听她这样说,冷泠弦忙轻声细语地安慰她说:“应儿,别担心,我相信师兄一定会及时来救咱们的。(书^屋*小}说+网)因为,刚才在被抓之前,凝玉姐姐已经把咱们出事儿的消息,通过手机告诉了刘三江大哥。相信经过这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早已经把消息送到了咱们师兄那里了。而我相信,经过这段时间,恐怕师兄此时也已经赶到城里来了。所以,你不必过于悲观的。”

    “师姐,你别太乐观了。这里是那什么将军的官邸。你看这些保安什么的都有武器。别说师兄不一定知道咱们在这里,就是他知道了咱们所在的地方,也不一定就能够及时攻进来救咱们啊?所以说,两位姐姐,你们想过没有?万一,我是说万一师兄没有及时赶来?咱们该怎么办?就任由那家伙欺负吗?”卓应儿忧心忡忡地问。

    “当然不会任由他欺负了。到了最后时刻,我会自尽的。”就她所提的这个问题,罗凝玉十分肯定地回答。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只属于师兄一个人。其他人别想碰我。若不能保全清白,我宁愿死去,也不能受辱。”冷泠弦跟罗凝玉一个态度。

    听她们两个这样讲,卓应儿叹了口气说:“唉!你们都可以为了他去死。那我呢?我没有他这样的可以为之去死的人,是不是就该忍辱负重地活下去呢?”

    听她这样讲,罗凝玉和冷泠弦对视了一眼后说:“应儿,你也可以为他去死啊。别以为我们看不出,你对他的爱意并不比我们少。”

    “就是,你喜欢他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而且大家都看出来了。你又何必遮遮掩掩地呢?你就大大方方地说你肯为他去死不就完了吗?”冷泠弦也说。

    她们两个人的话让卓应儿脸上一红,然后瞪了她们两人一眼说:“什么?你们都看出来了?这怎么可能?我明明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的。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

    哪知,她刚刚说完,冷泠弦就马上朝罗凝玉一笑,说道:“看,承认了吧?我一早就猜到你喜欢师兄了。没想到只是这么一诈你,你就全承认了。呵呵。”

    “到了关键时刻了,她自然是不会再掩饰的。果然,咱们一诓,就把她的实话给诓出来了。”罗凝玉也不无得意的说。

    “你们,你们两个还真是无聊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拿我寻开心。哼!你们再这样算计人家,人家以后就再不当你们是姐姐了。”

    听了两人这些话,卓应儿才发现自己上了当。便假装生气,嗔怪起她们来。

    “还以后呢,我们今晚就要死了,还有以后吗?所以,应儿,我们这样做其实是帮你。帮你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也好死得没有遗憾。”罗凝玉冲她一笑,正色说道。

    “对啊,揣着一肚子的秘密去死,你这一生真的会留下遗憾的。还不如像我和凝玉姐姐这样,将心中对他的爱意说出来。然后为了他痛痛快快地去死呢。”冷泠弦也非常认真地说。

    “你们谁都不用死,我来救你们了。”就在她们三个正在讨论如何痛痛快快地去死的时候,她们脑海里突然多出了一道意念。

    她们得到这道意念之后,立马相视一笑,并向空气中悄声儿问道:“你来了,你在哪儿?快来救我们出去啊?”

    “你们先别急!我来的时候因为心里着急并没有等大家。所以我是一个人先到的。我到了美食城那里,以神识探查了几个人的意识之后,才找到这里。到了这儿之后我才发现,这个混账将军的官邸防守挺严密的。不太容易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将你们救出去。所以,我就先将神识潜入了进来打探你们的情况。”王落辰听到她们的话之后,向她们说明了一下情况。

    他的话音落地,不等罗凝玉她们再说什么,卓应儿抢先向王落辰问:“师兄?你来多久了?没有听到我和两位姐姐说的话吧?”

    “什么话?我刚来,没听到啊。”

    其实,王落辰来了有一会儿了。因为刚才听到卓应儿吐露心声,唯恐大家尴尬便没有打断她们。所以,卓应儿所说的话,他是听到了的。可现如今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因此他选择了撒谎。

    “你没听到吗?应儿说喜欢你呢。还说为了你要跟我们一样宁死也不受人家的侮辱呢。师兄,你真没听到吗?”

    然而,他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却不代表别人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儿。就在他刚说了自己没听到卓应儿的话之后,冷泠弦却直截了当地将卓应儿的心意告诉了他。

    “表姐,你怎么乱说?你再说,你再说我不理你了。”卓应儿听冷泠弦当着王落辰的面儿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秘密,不好意思了起来。

    “弦儿,这个,应儿嘛。这个,我看咱们还是先不要说这个问题了。当前,救你们出去要紧。你们听我说,我有个主意。只要咱们配合好,一定可以很轻松地就能让让你们从这里脱险。”

    被冷泠弦的直接给弄了个措手不及,王落辰略微慌乱了一下。但自己心爱之人还身处险境,他岂能允许自己在这个时候乱了阵脚。便赶忙支吾了一下后,说起了正事儿。

    “落辰说的对,咱们这时候是不宜讨论这个问题的。那咱们现在就不说这个问题了。就来说说你的这个主意吧。”听了他这话,罗凝玉会意,便将话题转移到了脱困这事儿上面。

    “是啊,师兄,你有什么办法救我们。就赶快说吧,我们一定照办。”卓应儿此时十分尴尬,巴不得王落辰不说自己喜欢他这件事呢。听他说有办法就她们出去,便也连忙将话题转移了。

    “好吧好吧,不说就不说。那就听你们的好了。”冷泠弦本来是想趁机让王落辰就卓应儿的事儿表明态度的。不想大家都不想说这个问题。她也只好随着他们了。

    听她们都让自己说,王落辰详详细细地便向她们说了自己的主意。

    谁知,她们在听了他的话之后,都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这主意不好。人家根本就做不到。你还是另外想办法救我们吧。”

    究竟王落辰想出的是什么办法,会遭到她们三人如此一致的反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