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凝玉付过钱后,卓应儿拿到了自己的那份爱情饼。她马上就将一块饼取出,吃了起来。

    饼有掌心那么大,她一口咬下去,便将它吃掉了一半。

    饼到了嘴里,马上,她就咀嚼了起来。

    嘴巴才动了两下,她立刻就用因含着食物而含糊不清地声音,向罗凝玉冷泠弦她们两个说:“嗯,嗯,好吃,真好吃。酥酥的,香香的,甜甜的,滑滑的。感觉真的很奇妙。你们快尝尝,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味道?”

    “是吗?真的这么好吃?我也来试试。”冷泠弦听她这样说,也忙把自己爱情饼给取出,吃了起来。

    饼吃到嘴里,跟卓应儿一样,她脸上也立刻出现了非常享受的表情。

    “呵呵,瞧你们这样儿。看来店老板的手艺真的不错啊。好吧,让我也来吃吃看。”

    罗凝玉以前吃过很多次爱情饼,从来没有品尝出像卓应儿她们这么夸张地感觉。听她们这样说,便动了心,也把自己的爱情饼吃到了嘴里。

    然而,等她将饼吃到嘴里后,她立刻“噗”的一下给吐了出来。

    “什么啊,这是爱情饼吗?一点儿甜味儿都没有?应儿,弦儿,你们两个,原来是在骗我啊。”

    吃过爱情饼,没吃过这么难吃的。

    罗凝玉尝了爱情饼的味道后,立刻明白了卓应儿和冷泠弦两人刚才都是在做样子,好骗自己也上一次当,来吃这难吃的爱情饼。

    “哈哈,好东西当然要大家分享嘛。凝玉姐姐,接受爱情的伤害吧。哈哈。”

    卓应儿也把自己嘴巴里的爱情饼吐出来,坏坏地笑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店主,你是不是得给我们一个交代。”以眼睛瞪了卓应儿一下,算是回敬了她的恶作剧。然后,罗凝玉便有些愠怒地向店主人兴师问罪。

    店主人目睹了三人品饼的过程,心里有数的他,明白自己被她们给问责是肯定的事儿。

    便红着脸,硬着头皮走了过来,满脸歉意地说:“唉,不好意思了三位。我也不想的。可你们也知道,做出一种美食,需要好多食材的。可现如今由于当局的管制,好多食材我根本就弄不到啊。但我还得生存,只好制作这种味道不好的食物出售以维持生计呀。所以,请你们原谅一下吧。非常时期,我也不想的。”

    “这么说,又是该死的狂霸星人闹得?他们可真是可恶啊。”卓应儿美食没有品尝到,弄了一肚子气,不禁对狂霸星人充满了愤恨。因此,她又开始埋怨他们。

    “嘘,小姑娘,求你别这样讲了。我是真害怕你这话会被人家听到的。若是被人家听到了,虽然话是你讲的。但因为是在我的店里,我也是要被牵连的。所以……”店主人听卓应儿又说出对狂霸星人不敬的话,心里惶恐不已的他再次看了看店门外,向她求告道。

    “怕什么啊?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胆小呢?我就不信狂霸星人还能吃了你?再说,他们真要对付你,你就不会起来反抗吗?”卓应儿见他这样谨小慎微的,有些厌恶了,便数落他说。

    “哎呀,求你别说了。要说的话,请你出去吧。你这话越说越严重了。你知不知道,发布煽动性言论可是要被抓进监狱里去的?我可不想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因为你的缘故进去坐牢。”

    店主听卓应儿说出这样的话来,更害怕了,为了避免自己受牵连,他竟然对卓应儿等人下了逐客令。

    “走就走。你这人,真是胆小如鼠。而且还特别会自我欺骗。什么好好的日子,你这样叫好好的日子?开着一家连像样儿的爱情饼都做不出的糕点店,被人家整天给监视着,这叫好日子?哼,真是一个没有血性的男人。姐姐们,我不想跟他这样的人讲话了。所以,咱们走吧。”

    卓应儿向来是直来直去的。她见店主人一个大小伙子还不如她一个姑娘家胆子大,当即就恼了。拉起罗凝玉和冷泠弦便向门外走去。

    “唉,应儿,他这也是没办法啊。你也不能责怪他的。”罗凝玉比卓应儿更了解地球中的普通民众,知道他们向来都是这样谨小慎微过日子的。所以,她并不责怪这名店主人。

    相反,她还为卓应儿的话,向那名店主人道歉说:“不好意思啊,我这妹妹脾气有些倔强耿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还请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啊。”

    “没事儿,没事儿。我不介意。只是,我要提醒你们一句。到了外面,可千万不要再这样说了。外面真的有很多密探的。像她这样乱说,很容易就被人家给当做抵抗军给抓起来的。”

    店主人脾气还是非常好的。被卓应儿给数落了一通,并没有记仇。反而还在她们离去之时,特意又叮嘱了两句。

    然后,在这些话后面还不忘为她们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消息:“其实,你们若真想吃到美食。就别在街边的小店里浪费时间了。因为它们都跟我一样,没有足够的食材,做不出原来那种美食的。吃美食的话,你们得去街那头儿的大店。那里是狂霸星人官营的。是专门供给有钱人和他们自己人品味美食的地方。当然,因为是这样的地方,里面的食物好吃是好吃,价格可是贵得惊人的。”

    说完这话,那店主便快速地回到了店中。只留下罗凝玉她们三人站在他的店外慢慢消化他这话里的意思。

    “凝玉姐姐,他说什么?街那头儿有狂霸星人开得店?怎么,他们这些家伙还做生意吗?”卓应儿疑惑不解地向罗凝玉问。

    “他们也做生意这事儿我倒是听说过。不过一般都是做得那种利用手里掌控的资源为黑市提供货物的生意。倒是没听说过他们还做这种服务行业的生意。不过,既然这名店主这样说了。大概就是真的了。不如咱们就去那里瞧瞧。也省得我们白来这里一趟。更省得你没吃到好吃的怪我招待不周。”

    就这个问题,罗凝玉想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决定。

    “可那里不是狂霸星人官营的地方吗?咱们去那里会不会有些不方便?”冷泠弦心眼儿比卓应儿细密,听罗凝玉要去那里,便在卓应儿脸上露出兴奋表情的同时,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没事儿,不管是谁经营的。他们打开门就是做生意的。还能拒绝客人消费?所以,我们去那里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应儿去了那里之后,说话可得小心一些。再不要乱说了。记住了吗?”

    罗凝玉倒是不担心别的,她只担心卓应儿那张嘴会口无遮拦,为大家招惹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