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天生丽质,容貌脱俗,即便是一脸怒色的样子也叫人觉得好看。因此,那些围观者并没有因为她们两人怒视自己,就收敛一些。

    相反的,他们还发出了更多的议论声。而且,因为兴奋,还越说越有些离谱了。

    因为他们所说的都是些意@淫之词,其中不免有些粗俗之处。

    他们这些话,若是平常人,因为隔着一段距离且受限于听力,是听不大清的。

    但偏偏卓应儿和冷泠弦不是平常人。她们都是内外兼修的武者,自然是能够听得比平常人更远些,也更真切些的。

    这样一来,那些人的话便一字不漏地钻进了她们的耳朵眼儿里。

    “表姐,你听到了吗?这些人怎么这么无耻,在背后这样乱说人家。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过去教训他们一顿。”卓应儿听到了那些人所说的话,有些沉不住气了,想要冲过去狠揍他们。

    见她这样,罗凝玉忙说:“应儿妹妹,别冲动啊。你想想这是什么地方?咱们在这里动手恐怕有些不妥吧?再说了,你不了解他们这些人。他们这些人呢,本身并不是坏人。仅仅就是因为没有受过多少教育,说话粗鄙一些而已。别跟唾沫一般见识,你就只当他们这些话,是对你美貌的另类的欣赏好了。”

    “凝玉姐姐这话说的有道理。应儿,若不是咱们长得好看。这些臭男人怎么会在背后胡说八道呢?而且,他们也只是背后说说啦。若不是咱们听力异于常人,根本就听不到的。所以,咱们犯不着因此而大动干戈,与他们动手的。你啊,若是不想听,干脆学我这样,直接入定好了。”说着,冷泠弦便深呼吸了几下,凝聚心神,进入入定状态。

    “哼!要不是本姑娘现在身处这样的环境。他们今天肯定就要被吃点苦头了。唉,算啦,耳不听心不烦。我也入定好了。”

    卓应儿真怕自己再听下去会忍不住过去打人,便只好强压下怒火,运起气功,也入定了。

    练气功的人,一旦入定,便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可以暂时屏蔽周围的一些影响自己跟天地交流的信息。因而是一种让自己心情宁静少生闲气的好方法。

    罗凝玉见她们两个入定了。长出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她这样,倒不是说他这人胆小怕事,而是因为她知道这里对于抵抗军来说,是一处可以搞到很多急需物资的地方。若是任由卓应儿和冷泠弦出去大杀四方,将这里的臭男人们给打个缺胳膊少腿儿的,就不免将双方的关系给弄僵了。

    那样的话,从长远来看对抵抗军是不利的。

    现在抵抗军的生存环境如此恶劣,她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儿而坏了大局的。

    她看着入定的两人,为她们的识大体而赞许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将目光投降了车窗外。

    外面,刘三江正带着那几个兄弟,扛着几袋儿东西过来。

    她便赶紧下车迎了上去,一边从刘三江手里接过一点东西,一边很失望地问:“怎么是你们自己扛的?装货不是一向都有专门的装卸工吗?不会是这里就只有这么点儿东西吧?”

    “唉!罗罗,可不就只有这么点儿吗?你不知道,现在狂霸星人对物资控制的更加严格了。很多渠道都搞不到货。就这些,还是我死乞白赖地从他们手里强买来的呢。”刘三江一脸愁容地说。

    “哦,这样啊?那怎么办?”采购物资的事情一向都是刘三江在操办,罗凝玉并不是多熟悉,因而听他这样说,便有些焦急的问了一句。

    “还能怎么办?只好多跑几个地方了。”刘三江将货物丢进了车厢,回答。

    “那既然这样,咱们赶紧走吧。待会儿天黑了,狂霸星人的巡逻队该出来了。路上多了这些狗,咱们行动就不方便了。”罗凝玉帮着其他人也把货物给装进车厢,向刘三江催促道。

    “嗯,是的,得抓紧。好,兄弟们,赶快上车。咱们去下一个地方。”刘三江连连点头,招呼着大家上车。

    车子才刚刚启动,卓应儿便醒过来了。她向罗凝玉说:“凝玉姐姐,你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啊。”

    “这,货物置办的不顺利,恐怕……”罗凝玉有些为难的说。

    “不管,我不管。你答应人家的。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呢?”卓应儿见她这样一副表情,唯恐自己的美食吃不成了,便连忙耍起了小孩儿脾气。

    这时,刘三江已经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便向她们说:“小师姐是要吃美食吧。这也没什么的。正好咱们要去的地方会路过美食城,不如就过去买上一些好了。顺道也带回去给指挥官他们尝尝。”

    “江江,你倒是好说话。哈哈。好吧,那就按你说的,去一趟吧。”

    罗凝玉清楚刘三江已经将王落辰奉若神明,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时时想着跟王落辰加深感情。这次,他显然是觉得带些美食回去又是一次跟他加深感情的机会。所以才答应卓应儿的。

    他主动答应去,她自然是不好再反对的。便答应了下来。

    卓应儿一听,高兴了,立刻欢呼了起来。

    她的欢呼声惊动了冷泠弦,她也清醒了过来。然后,她便弄清了卓应儿大呼小叫的原因。

    女孩儿对于美食总是很向往的。

    她知道了这其中的缘由,便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车厢里便因此再次充满了欢声笑语。

    刘三江在美女们甜美的笑声中也十分愉悦。连开车的流畅度都提高了几分。

    破旧的箱货便在悬壶城的街道上欢快地穿梭了起来。

    他们两辆货车,一前一后,在车流中见缝就钻,很快便在别人尖利的喇叭声中超越了很多车辆,飞驰到了一处步行街的街口。

    去地下停车场停了车,他们一行人便步行进入了这条街道。

    街道的街口悬挂着五个用霓虹灯管儿制成的大字:“悬壶美食城”。

    由它底下走进去,便可以看到步行街两旁一家挨着一家的各种美食小吃店。

    “这里就是美食城?卖美食的可真多啊。怪不得叫城呢?”

    站在街口,向街道的尽头眺望了一下。在视线被各种招牌给弄得缭乱之余,卓应儿深深吸了一口从街上飘过来的浓浓香气,咽了口口水,向罗凝玉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