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他们这一次被传送回地球的位置,选在了远离河洛城的艾比斯堡垒所在的丘陵地带。

    这个地方,远离城市,且又多山多树木,很适合他们这么多人集结和行动。是个很不错的落脚地。

    作为此次出行名义上的首脑,王落辰是最后一批到达这里的。

    和他一起的有妮蒂亚、罗凝玉、冷泠弦、卓应儿、劳思雅、朱立军、李英晨、朱丽娜、李英雄和阳斩星、冷凌风,以及木长老他们派来的欧阳百知、司徒无言、欧阳立、司徒洲、毕世明等人。

    这其中,恰恰缺少了对于五大长老极为重要的沙傲云、吴梦雪、秦俊彦、丁梁柱和甄仁才等人。他们都被五大长老以种种借口给留了下来。

    对于长老们的强留,王落辰不敢太过反对,免得被他们察觉出自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秘密,给这大家带来麻烦。

    因此,他只能是答应了长老们的这种安排,并于私底下再次叮嘱他们几个在自己离开后万事都要多加小心。还说,一旦有事,就投奔冷月宫去。先在那里躲避一段时间,等他带着血族的人马前来解救他们。

    当然,他也想到了,或者跟五大长老撕破脸皮,兵戎相见的事情在他出使的这段时间暂时还不会发生。便也没有对他们的安危过于担心。

    何况,他们并非是毫无安全保障的。

    他在离开圣境之前,也是得到了师祖何道奎和师伯蔡不离他们的承诺,他们这两派都会力保他们这些人的安全的。

    由于替自己的爱人和朋友准备好了万全之策,因此他的这次出行,心中并没有多大的负担。

    他一路同大家说笑着,显得由于担任了使团的大使有多春风得意似的,跟长老们告了别,离开了圣境。

    离开那里之后,经过短暂的时空旅行,他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故园,地球。

    只是,刚一结束传送,他的好心情便宣告结束了。

    因为,他才刚刚站稳脚跟,便听见了激烈的争吵声。

    “凭什么我们要听你们的?你们不过是五极门新进的弟子。而我们可是你们的师兄,圣境中赫赫有名的五极军团。要我们听你们这些小角色的命令,休想。”

    说这话的是五极军团带队的一名将军,叫吴柏柳。在离开圣境前的欢送会上,王落辰见过。

    因为他是长官,他的话立刻就得到了手下将士们的认同。他们跟着他起哄起来。

    “就是,要我们这些当师兄的听你们这些师弟的,哪有这样的规矩。”

    “我们可是正规军,训练有素,还用得着听你们这些杂牌军指挥?”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论战力你们连我们一个连都打不过,凭什么发号施令啊?”

    “地球又怎么样?我们是军人,到了什么地方都一样可以生存和战斗。不用你们指手画脚的,我们一样可以在这里行动自如。”

    从他们这些嘈杂的话语里,王落辰听出来了。他们同抵抗军的指挥官刘三江、孟虎、戴占雄和张贤达正在因为指挥权而争吵。

    他不禁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正在争吵的两拨儿人,缓步走了过去。

    由于他的身份,他的出现,立刻引起的大家的瞩目。

    他们纷纷向他围了过来。争着跟他诉说自己的观点,要他说句公道话。

    他看了看大家,极有威严地说道:“你们看看自己的样子,还有军人的样儿吗?为了指挥权争吵不休,成何体统?要我说,你们这种争吵完全是瞎吵吵。指挥权还用争吗?指挥权在我这儿呢。我才是这次行动的最高长官,你们争什么?好啦,都别说话了。下面,我命令,将五极军团和抵抗军的兄弟分成十个小队。每队两百,混合编制。由我统一指挥。”

    “什么?王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五极军团向来是单独编制,不受文官指挥的。你虽然是此次使团的大使,是最高长官,但却无权做出这样的安排的。”

    王落辰的这条命令一出,因为抵抗军这边为他马首是瞻,并无任何异议。可五极军团这边儿就不干了,他们的将军吴柏柳立刻表示抗议和不服。

    这时,与王落辰同来的毕世明也开口说道:“王师弟,吴将军说的没错。你作为一个文官,的确是无权下达这样的命令的。”

    他这样一说,跟他臭味相投的欧阳百知、司徒无言等人马上就附和他的话,起哄起来。

    他们这样做,显然是在挑战王落辰的权威,为他们今后在使团事务上拥有更多的发言权而打基础。

    王落辰若在此时让步了,那么他们将会得寸进尺,更加不受他的指挥与控制。

    他心里很明白这一点,因而,他冷冷一笑,指了指远处的机甲说:“你们看看那是什么?”

    “什么?不就是一群铁疙瘩吗?难道说,王师弟以为有了这些铁疙瘩就可以拥有了指挥我们的资本了吗?不要忘了,这样的机械装置,咱们圣境中也有。可事实证明,它们并不是五极军团的对手的。”

    吴柏柳见他指着机甲说话,便马上明白了他是想说他有足以让五极军团听他命令的资本。为了让他打消这个念头,他给了王落辰一个机甲并不能威胁五极军团的提醒。

    对他的回答,王落辰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高声喊了一句:“你们可以出来了。”

    随着他的这个命令,位于机甲胸膛上的控制室一下打开了。接着,便从两百多具机甲中跳出了天命社的成员。

    他们一落地,便井然有序地集合起来。

    等他们形成一个战队,他们齐齐地向王落辰喊道:“天命社弟子,时刻听从社长召唤。”

    见此情形,抵抗军的兄弟也跟着说:“指挥官,我们的命是你的。”

    这近一千人的队伍,非常有气势,让吴柏柳看了心里一惊,他有些慌乱地向王落辰说:“王师弟,你,你,你怎么还私自带了人员出来?”

    “什么私自?他们不都是在机甲里大大方方地跟大家一块儿出来了?再说,他们都是我天命社的成员,相当于我的私人保镖。我带他们出来,也是为了自身安全,为了更好的完成长老们交给我的任务嘛。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呢?”

    出了圣境,王落辰又有自己兄弟们的支持,他才不管什么圣境的规矩了呢。因而,关于天命社成员会跟着自己出来的事情,自然是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吴柏柳他们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便对此事无话可说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