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长老见王落辰没什么意见,接着说道:“既然你同意他们派人参与进来,那么关于人选的话,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关于这个人选问题,我还真是考虑过。因为在大比的时候,我跟冷月宫的冷凌风和炽日教的阳斩星处得还可以,我觉得不如就让他们同我一起出访好了。另外,血族那边现在也不是非常太平,为了保证此次出访能够成功,我们最好是能够组成一个稍微庞大点儿的使团。一来显得咱们圣境对此次联盟足够重视,二来也能够彰显一下咱们的实力。不知我这个想法,长老们以为如何呢?”

    既然木长老问到了自己,关于出使的设想,王落辰自然是要好好说一下的。

    长老们听了他这话,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当然在这中间或许还用神识交流了一下,然后仍是由木长老代表他们说:“你这个想法不错。我们觉得可行。到时候,我们将派出一千名五极军团士兵,还有门中年轻有为的弟子跟你一块儿出访。这下你满意了吧?”

    “五极军团的士兵?他们可都是武将级以上的战力啊。长老肯派他们前往,我自然是十分赞同了。”

    此去血族,要穿越小半个地球,可谓路途遥远。这一路之上肯定会有不少险阻。若是随同之人力量薄弱,那前途如何还这是不好说。

    如今,长老们要派给自己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那就等于给了他一把劈山开路的利斧,王落辰自然是欢迎的了。

    见他同意自己的安排,长老们也很满意。因为,从他们这方面来说。他们所挑选的人员自然是效忠于他们的。有他们随着王落辰一同前进,就不怕他会在结盟这件事上耍手段了。

    双方都同意,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接下来,他们便商量了一下启程日期的事。

    考虑到这次去的人比较多,长老们提出要准备十天,然后王落辰他们才能够出发。

    王落辰对此没什么意见。反正,自从上次沙傲云的父亲到金光阁亲自询问了沙傲云后,沙家那边并没有什么动作。他也不担心在这短短的十天里他和沙傲云的事情会突然引发危机。

    就这样,双方便达成了一致,十天之后由王落辰带着一支庞大的使团,手持圣境向血族表达结盟意愿的结盟书,前往血族。

    大事商量妥了,王落辰便和妮蒂亚向长老们告辞。

    长老们也并不挽留他,亲自送他和妮蒂亚出了门。

    等他俩离去,众位长老重新回到小院的桌旁坐定,木长老向众人问道:“你们可曾从他身上探查出什么没有?”

    “他身上并无特别的能量波动,更没有那老家伙的一点气息。看来,那日放出元化极的人并不是他。”他一问,水长老立刻回答说。

    “我就说嘛,不可能是他。他虽然略懂法阵,但也只是一些皮毛。那老家伙的法阵那样玄奥,连我们都无法破解,他又怎么可能破解得了呢?”火长老从旁说道。

    “我看还是艾不照搞的鬼。绝不是这小家伙的干的。”土长老也说。

    木长老点了点头,说:“看来也只能是这种可能了。虽然这小子那日曾经在化极峰周边出现过。但并没有迹象表明他去了祖庙。所以,那老家伙的事是跟他不相干的。”

    “你们能这样想就对了嘛。这王落辰才多大点儿能耐,他怎么可能知道元化极的事情,并且还去助他脱困呢?定然是艾不照,因为长年待在祖庙,不知怎么的,就得到了关于元化极的消息。这才想出了某种方法破解了那道神识困锁,将他的神识体给放出来的。”金长老也不认为王落辰可以把元化极给放出来。

    “唉,可惜那老家伙太不禁打了,咱们才刚刚一出手,他就被打残了。要不然,或者可以将他给困住,让他说出他长寿的秘诀也说不定呢。”说到此处,水长老一拍大腿,满脸遗憾地说。

    “好啦,诸位。此事就此打住。以后最好也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接下来,咱们还是商量一下该派谁和王落辰一同出使,以及如何在出使的时候监督他的问题吧。”

    听了大家的议论,木长老也已然在心中认定了当时在祖庙放出元化极的并非是王落辰,就出言制止了大家的继续讨论,并转移了话题。

    且不说他们在此议论此事,却说王落辰和妮蒂亚离开了化极峰。在路上,他一边跟妮蒂亚说着话,一边于心中暗自庆幸:“幸亏我有匿立方这个宝贝,不然的话刚才那几位长老的神识在我身上扫来扫去的,肯定会发现一些祖师爷残留的气息的。”

    王落辰所修炼的也是五极化极归元神功,功法运行过程中必然会引起能量的波动。这种能量波动,难免会和元化极的有些相似之处。另外,元化极就休眠在他的识海中,即便他隐藏的很深。也难保不被五位长老扫来扫去的神识所发现。

    而五位长老联合搜索都没有发现,恰恰正是匿立方的神奇能力起了作用。王落辰岂能不因此庆幸呢?

    并且,在庆幸之余,他也意识到长老们对自己并非没有怀疑。便不由地暗暗提醒自己,今后再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更加的小心谨慎。

    这一原则,在他离开圣境之前一直都被他给忠实地执行着。以至于,他在蔡不离和肖不弃等人的帮助下将抵抗军的装备等物资送出圣境,都没有被人发现。

    等他将所有的一切准备好了。又向长老们说因为使团要穿越地球,需要熟悉地球情况的抵抗军兄弟大力支持,要求把他们给带上。

    对他这个要求,长老们很爽快地答应了。因为,在他们看来,抵抗军的人员战力都很弱,即便跟在王落辰身边,也起不到制衡他们所派去的人员的作用。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王落辰之所以跟他们申请要带上抵抗军的兄弟,其实是要跟他们玩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他明着是带上自己抵抗军的兄弟,实际上他是在带走抵抗军的同时,利用他们的机甲偷偷带走了天命社的骨干力量。

    这一部分人大约有五百多人。他们就藏在机甲的控制室中随着王落辰他们一起被传送到了地球。

    他们这一部分人,加上抵抗军的四百多人以及冷月宫炽日教的两百多人,就使得使团的力量天平向着有利于王落辰这一边倾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