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见他答应了,脸上立刻堆满了憧憬未来的微笑。她用手指在他心口轻轻戳了一下说:“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哟,若是做不到的话,小心我会恨你哟!”

    “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说过的话,就不会失信的。”王落辰信誓旦旦地说。

    “问题是,你是君子吗?哈哈。”飞羽笑着,伏在他胸口问。

    “这个嘛,要看对谁来讲了。呵呵。”王落辰轻轻拉了拉她的尖耳朵说。

    飞羽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便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继续珍惜这剩余的时光,跟他说了和做了一些别的事情。

    两人做这些事情花费了小半天时间。直到有些担心罗凝玉他们会笑话自己了,才收拾好一切从飞船中出去。

    好在,大家都已经明了了两个人的关系,再见到他们之时,并没有人刻意地问他们在飞船里做什么了,为什么过了那么久。

    他们因此避免了一些尴尬。

    于是,他们便在一起畅聊了起来。

    聊过之后,便是回到母舰大厅参加特别为飞羽所举行的盛大的送别宴会。之所以说它盛大,是因为这个宴会星族全族的人都参加了。

    这也难怪,飞羽承载着他们所有人回归星海的希望。他们当然都希望来亲自送一送她的。

    在这盛大的宴会上,飞羽和王落辰他们受到了大家热情的对待。

    他们也因此在盛情难却之下,多喝了几杯。每个人都变得醉醺醺的。

    不胜酒力,他们是被人给搀扶进客房的。

    酒醉之后,自然是酣睡了。所以,这一夜并没有故事发生。

    第二天早上,他们起来后,个个都打扮好了,便一起去了母舰仓库。

    今天飞羽就要走了。仓库里她那艘飞船前站满了送别的人们。

    直到此时,王落辰心中才真正涌起了无限的惜别之情。他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走近飞羽,抬手为她抿好一缕散乱的头发,神色凝重地说:“一路保重。一路顺风。”

    “傻瓜,宇宙间哪有风?谈不上顺不顺的。”飞羽一下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强颜欢笑地说。

    “嗯,我知道。我故意这样说,是因为我想再听你叫我一声傻瓜。”王落辰在她耳边轻轻说。

    “傻瓜,你真是个傻瓜。”飞羽流着泪,又叫了他两声傻瓜。

    “飞羽,你记得,地球上有一个傻瓜会一直爱着你的。如果你不来,他就会穿越无尽的宇宙去找你。”被她亲昵地叫着傻瓜,王落辰的鼻子有些发酸,说话也有些轻微的变音了。

    “不,不要流泪。让我看着你的微笑上路。”飞羽听出他声音里的异样,松开紧紧抱住他的胳膊,用双眼凝视着他,慢慢地退向了自己的飞船。

    王落辰很听话的在自己的脸上挤出笑容,跟她挥舞着手臂。

    她走到舱门的时候,也挥动起手臂,向王落辰以及自己的族人们说:“别了,我的亲人们。我会尽早让援军过来的。你们多保重。”

    “飞羽大人多保重!”

    “一路平安!”

    “一帆风顺!”

    “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送别的人们也向她喊出了各种祝福的话语。

    飞羽在这些祝福声里,再一次凝视了王落辰的眼睛,伸手在自己的胸口和肚子上拍了拍,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便猛地一扭头,走进了飞船。

    然后,飞船的舱门便自动开启了。

    三秒钟后,飞船上的各种灯光亮起。

    它缓缓地悬浮起来,然后在人们头顶盘旋了两圈儿,表达了一下飞船主人无尽地留恋之情后,便飞速飞出了仓库那宽敞的大门。

    接着,它便陡然加速,变成一个小光点儿消失在人们的眼前。

    飞羽走了。带着她对自己的爱意和他们的孩子,以超越光速的速度飞走了。

    这一刻,王落辰的心里空落落的。

    不过,他的伤感还没来得及泛起,罗凝玉便马上过来挽起了他的胳膊。以自己温柔的眼神给了他深深的慰籍。

    “飞羽是唯一的,但爱你的人却不是唯一的。辰,不要难过,好吗?”罗凝玉依偎在他的肩头,温柔地安慰他道。

    “嗯,不难过,因为我知道今天这短暂的分别是为了明日更长久地相聚。为了那一天的到来,我会好好努力的。”王落辰向着飞羽远去的方向再次凝望了一眼,握紧自己的拳头,表情凝重地说道。

    “我们一道努力。”罗凝玉握紧他的手表示。

    “好!现在就让我们付诸行动吧。”王落辰用力点了点头,反握住罗凝玉的手,拉着她走向了劳心。

    他同他告别,并和罗凝玉卓应儿她们,连同前来星族学习飞船驾驶技术的抵抗军兄弟一道,开走了星族六艘只能在大气层中飞行的飞船。

    当然,随着飞船一起带走的,还有一些星族的科技。

    有了这六艘飞船,王落辰他们返程的时候,就不用再骑乘飞行兽了。

    这一点让卓应儿很兴奋。

    坐在飞船休息室中舒服的座椅上,喝着一杯以星族秘方调制的一种叫星梦的酸甜适口的饮料,卓应儿咯咯笑着向王落辰说:“师兄,想不到你真是个情圣。瞧瞧你和飞羽姐姐分别时那依依惜别的样子,还有你那恋恋不舍地小眼色儿。真是足以迷倒万千少女心啊。”

    “哈哈,应儿,你这样说,是不是因为你自己也被王师兄的眼神儿给秒杀了啊?”她这话刚出口,劳思雅便取笑她说。

    “思雅,那还用说吗?你看应儿整天跟着你王师兄,你还不明白吗?哈哈。”劳思雅一提引子,罗凝玉也从旁打趣卓应儿说。

    “什么啊?你们两个坏人,可不要乱说啊。我和师兄的感情是那样的纯粹,可不许你们给我们搞变质了啊。”卓应儿听她们两个如此说,立刻将自己手中的饮料杯放下,跟她们认真地解释起来了。

    “你们两个别乱说啊。应儿还小。可不能开这样的玩笑的。”原本想着心事,只听她们说话的王落辰,听她们开这样的玩笑,也连忙制止。

    “她还小?师兄,你看看,她可是已经发育了呢。哈哈。”听了王落辰的话,赵思雅站起身来,走到卓应儿身后,冲王落辰比划了一下她的身材,继续玩笑着。

    “你,劳思雅,你这家伙,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卓应儿被赵思雅这样一比划,脸立刻就红了。她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就去抓劳思雅。

    劳思雅当然不会让她轻易得手了。两人就在休息室里追逐打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