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摸了一下胸口,然后捏了捏她的鼻子说:“三年的时间是有些漫长,可是如果能够用这三年的分别,换来咱们一生一世的相守。我觉得还是值得的。对吗?飞羽。”

    “嗯,这话说得是不错啦。听了挺叫人感动的。好吧,为了你这句话,我便请你去我修好的飞船上去参观一下,好不好?”

    飞羽显然是被他一生一世相守的承诺给感动了,她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向他发出了前往自己将要乘坐离开的那艘飞船的邀请。

    王落辰自然是很想跟着去看一看了。便点了点头,和她并行,一块儿去了她修好的飞船。

    到了飞船那里,他看着眼前跟周围的破烂货比起来显得光彩照人的海虹号。他向飞羽竖起了大拇指,夸奖道:“厉害,飞羽,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你就将这飞船给弄得大变样了。啧啧,若不是早知道,谁能想到眼前这艘飞船是一艘几千年前的老古董呢?”

    “呵呵,不是我厉害,而是这里的飞船够多,可以随便我拆卸。不然,我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鼓捣出一艘可以进行星际飞行的飞船来啊。”飞羽指着周围那些被她给拆得残破的飞船,笑着说道。

    “也是。不过,这不正好彰显了你的聪明吗?还是值得为你赞一个的。”王落辰以欣赏的眼神看着她,然后又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飞羽伸手将他的拇指给抓住,拉着他登上进入飞船的舷梯说:“好啦,你就别夸我了,人家被你夸得都不好意思了。走,咱们还是去飞船里看看吧。里面有我为你准备的一个小礼物。”

    “小礼物?是什么可不可以透露一下是什么?哦,我知道了,不会就是你自己吧?呵呵。”王落辰边跟着她走进飞船边在她耳边柔声问道。

    “去你的吧。人家是小礼物吗?人家应该是大礼物才对。小礼物是它。”飞羽和他说笑着,走进飞船,然后用手轻轻一招,招来了一个拖着光尾的在空中自由飞行的金色圆球。

    “这是什么?”王落辰瞧着那圆球问。

    “这个嘛,就是海虹三代的智能控制中心。只是被我用我飞船上的智能控制中心给它升级了一下而已。虽然比不上我的先进,但也足够你使用了。最重要的是,它可以为你导航。并可以通过它同我进行短时间的交流。怎么样,这算是件称心如意的礼物吧?”飞羽将那圆球塞进王落辰手里,说明了一下它的功能,问道。

    “能导航,这么说这里面有星图了?那样的话,我岂不是可以利用它去甘巴拉星矿场去找我的父母了?这果然是件好礼物,谢谢你,飞羽。”王落辰听后,十分高兴地说。

    谁知,听了他这个回答,飞羽却有些不高兴了。她娇声哼了一下说:“你这坏家伙,你压根儿就没听见人家说好的重点嘛。”

    “呵呵,我的飞羽大人,你别忙着生气嘛。你说话的重点我听到了。你不就是说这个智能圆球可以和你进行交流嘛。我记下了。等你走了以后,我天天用它跟你交流还不行吗?”王落辰知道她的心思是什么,便赶忙将话题说回到她感兴趣的上面。

    “也不能天天啦。因为我怕它会坏掉啦。你只需过段时间,估摸着我快要想你了,你就用它跟我说说话就行了。”飞羽见他并没有忽略自己的话,脸上又变得高兴起来,一下扑进他的怀里,娇声说道。

    “估摸着你快想我了这事儿的难度好像挺大的哦。不过,既然飞羽大人如此吩咐了,那我便照办就是了。而且,我估摸着飞羽大人现在就想我了。所以,我也想照办了。不知道飞羽大人可愿意啊。”王落辰将她抱紧,有些用**地语气问。

    “什么愿意不愿意的。人家不早就是你的人了。只要你想,飞羽是不会拒绝的。”

    飞羽不像地球女孩儿那样扭捏,对待王落辰的索爱,她给予了直接而热烈的回答。

    王落辰听了这话,马上就明白了她的心意。将圆球收进自己的音灵石后,就和她进行起了慰籍她思念的事情。

    因为马上要分离了,两人都很珍惜这相聚的时光。因此,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进行的很和谐,也够酣畅淋漓。两个人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辰,三年的时间很漫长,我在星际旅行中会寂寞的。不如你送个小孩儿陪我吧。”飞羽用娇滴滴地声音恳求到。

    “可是,我们还没有结婚呢。这样做,你回到星盟之后会不会被人家给说三道四的?”针对她的提议,王落辰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不用担心这个的。我们星盟可不是地球这种老古董的地方。那里对于婚姻的观念跟你们不一样的。青年男女只要相爱,便可以生出自己的爱情结晶。大家也无人说些长短的。”飞羽跟他解释了一下星盟那里对于爱情和婚姻的观念,要他不必顾虑什么。

    虽然不知道她这话是不是真的。但因为有飞羽的恳求,王落辰也不好拒绝,更不好就她所说的进行一下猜疑与求证。便照她的话去做了。

    两人都是神识强大之人,想要让他们的爱情产生结晶,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儿。于是,在两人的欢愉中,他们就依靠神识的力量完成了这一过程。

    “这下就不怕你以后会忘记人家了。辰,记得,你有一个爱人还有一个孩子在宇宙的深处等你。若是我不能够回来,你有能力的话,可一定要去找我们啊。”在他们完成了那一过程后,飞羽笑着向王落辰说道。

    王落辰觉得她这话里有话,便问:“飞羽,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离开之后,便不再回来了吗?”

    “不,不是的。人家不是这个意思。人家只是说,这茫茫宇宙,浩渺苍穹,谁知道三年中间会发生什么?万一人家因为有事情耽搁无法及时回来看你,你有时间且有能力的话,就不要光呆呆地在地球上等人家了。行吗?”飞羽听他这样问,神情有些慌乱,连忙跟他解释说自己不是那样的意思。

    虽然,王落辰总觉得她说那样的话是有些深意的,但因为她极力否认,便也不好再深究下去。便点点头,表示了自己对她提议的认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