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心的话让罗凝玉有些吃惊,因为她并没有听王落辰讲过星族的故事,并不知道星族还有这样一段历史。

    因此,她对劳心说:“想不到星族也跟我们地球人一样和狂霸星人有仇。这狂霸星人真是太可恶了,到处侵略。不过,多行不义必自毙。不信您看着,早晚有一天,他们狂霸星人会被宇宙间和平的力量给打败的。”

    “对,罗师侄说得没错。狂霸星人早晚会被打败的。尤其是星盟这种强大的维持宇宙和平的力量,更是不会放过他们。我已经跟飞羽大人说过了,请她回到星盟之后,就将地球的情况汇报给星盟议会。让他们派军队过来帮助地球人类。并且,在他们来之前,我们圣境中的星族,也会尽力帮助地球人类的。为你们提供一些行动用的飞船,便是援助中的一项。”听了罗凝玉的话,劳心指着仓库中的飞船十分慷慨地说。

    “谢谢劳师叔。我代表地球抵抗军的兄弟们感谢您的慷慨相助。”罗凝玉连连向劳心称谢。

    “师侄不必客气。同仇敌忾,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而且,我刚才说了,给你们飞船只是我们军事援助的一项。后续的,我们还将为你们提供武器和一些科技,以帮助你们的军队快速的强大起来。以便将来也好跟星盟的援军并肩作战。”劳心摆了摆手,要她不必客气,并说出了后续援助事宜。

    罗凝玉一听,十分激动,忙对劳心说:“劳师叔,这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我们地球重获自由的日子就不远了。”

    “师侄,先别忙着高兴。你也知道,宇宙广阔无垠。因而星盟距离地球比较遥远。飞羽大人飞回去再带人过来,顺利的话,也得用去大约两三个地球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地球仍要独自与实力强大且生性残暴的狂霸星人作战。所以,今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里,你们抵抗军还是会比较艰苦的。”见她产生了一些乐观情绪,劳心忙给了她一个善意的提醒。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援军马上就能到呢。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没关系。至少我们知道了会有先进且强大的力量过来帮助我们。这样,我们在同狂霸星人作战时,心中便会因充满希望而变得意志更加坚定。”罗凝玉略一思索,接着说道。

    这时,一直忙着找寻飞羽而没有参与两人谈话的王落辰插话了。他说:“地球人也并不是孤军奋战。因为,圣境中的力量和血族的力量也会和地球人并肩战斗的。而我现在要出使血族,正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所以,罗罗,你这次回到地球之后,一定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更多的人。以便给予他们希望,并激发起他们参加抵抗军的热情。”

    “嗯,我会的。辰,你放心好了。”

    在同劳心谈完话,了解到了星盟和星族将会对地球进行援助后,想到促成这一切的是王落辰。罗凝玉对他更加崇拜了。因此对他的爱也加深了几分。对他的话,自然是更为言听计从了。

    王落辰笑着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对劳心说:“师叔,怎么没见到飞羽啊?难道她不在这儿吗?”

    “落辰师侄,你别慌嘛。飞羽大人肯定是在这儿的,只是因为仓库比较大,咱们还没走到她所在的位置而已。”劳心见他有些焦急,微微一笑,指了指前方说。

    “师叔,他这是想飞羽了,真情流露,所以才这么着急的。哈哈。”罗凝玉从一旁打趣道。

    “罗妹妹,你净瞎说,他哪里会想我啊。要是他心里有人家的话,也不会这么多天既不来看我,也不给人家个口信儿什么的了。”

    真是应了那句“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他们三人正说着飞羽呢。飞羽就从前方不远处的一艘飞船旁闪身出来。

    她一露面,就抱怨起王落辰来。

    劳心听了,觉得他们小年轻之间久别重逢,必定会有许多情话要讲,自己在这儿有些碍事。便主动向他们说:“好了,飞羽大人我带你们找到了。族中还有其它事情要去处理,我就不在这儿耽误你们说话了。哈哈。”

    他们三个知道他这是故意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便也不挽留他。跟他说笑了两句,便由他走了。

    他走后,罗凝玉便向飞羽询问了一下学习飞船驾驶术的抵抗军兄弟的位置,也很识趣借口要去见见他们,离开了。

    于是,这处便只剩下了飞羽和王落辰两人。

    两人四目相对,凝视了一会儿,飞羽先说道:“你好像有些廋了。是不是最近身边美女太多,有些应接不暇,耗费精力过多啊?”

    “哈哈,你瞎说什么啊。才不是呢。我是因为事情太多,思虑过度才廋的。唉,飞羽,你是不知道啊。和你分开后,我先是独闯冷月宫,接着又参加集训,参与大比。最后还去了趟乾坤洞。然后还在那里惹上了大麻烦。因而离开乾坤洞后,又接二连三的做了很多事情。可谓是一刻也没休息。你想想,总是这样忙碌,不瘦才怪呢。”王落辰走近她,揽她入怀,向她说道。

    “哦,这样说来,你的生活很精彩嘛。至少比我待在星族整天鼓捣这些飞船要强多了。不过,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弄好了飞船,可以离开这片星域重回星盟了。哎,辰,你刚才不是说你遇到麻烦了吗?那这样好不好,你跟我一起离开。如此一来,你岂不是就可以避开麻烦了吗?”飞羽听他说了他精彩而辛苦的人生经历,心疼地摸着他的脸颊问。

    “要是可以一走了之那么简单,我就不用为此烦恼了。可是不行啊。我走了,师姐师兄他们怎么办呢?所以,我不能走的。还得继续挑起我的责任,艰难地前行。不过,飞羽,这样一来,我们就要分开很长一段时间了。说起来好像对你不太公平哦。可是,真是没办法啊。你不会怪我吧。”

    对于她所提出的建议,王落辰说了自己的难处,并回绝了她。回绝了之后,又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对她不住,便连忙询问她会不会因此而怪罪自己。

    听他这样讲,飞羽拍了他胸口一下,反问道:“还问人家会不会怪你?你说呢?那可是三年的分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