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你艾师叔,他,他已经走了。而且是神识破碎,完全彻底地走了。至于我,也不行了。虽然不至于会马上神识破碎,但却也难以支撑下去,恐怕要进入沉寂状态。哦,也就是修炼咱们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之人的一种假死状态。进入这种状态后,我将会如死去了一样,不进行任何活动。只保留一点神识火种。等到有一天,另一个强大的五极化极归元神功大成的人来重新点燃我。而那个人,肯定就是你了。所以,落辰,拜托了。”

    发出这最后一道意念之后,元化极便收缩成一点如果核般大小的颗粒沉入王落辰识海的深处,彻底休眠了。

    王落辰见他变成这个样子,心里顿时是一阵难过,一阵惆怅,一阵唏嘘,一阵无奈,一阵烦闷。

    反正,挺复杂的。可谓是一时间各种滋味都涌上了心头,让他很不好受。

    他原本兴冲冲跑过来是解救元化极的,而且这中间他也成功了。谁知,就在他因为有了个大帮手后心中才刚刚升起一点希望之际,这希望的小火苗就被五大长老一盆冷水给浇灭了。而且,还搭进去一个武圣级的助力艾不照。可想而知,现如今他的心里滋味可不怎么好受的。

    他就静静地躲在元化极留下的光球里,一动也不动,细细地品味自己心中的滋味儿。

    时间过了很久,当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才尝试着悄悄从这里溜走。

    好在,仗着匿立方和隐身衣这两件宝贝,他的身体和神识都被隐藏的很好,他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他一路步行,从祖庙出发,穿山越岭,历经两个多小时才来到了化极峰的山脚下。

    到了这里,他才召唤来自己的巡天兽。之后,他便由它驮着,迅疾地离开了这块是非之地。

    天色很晚了,他才回到寓所。

    到了寓所后,他随便吃了点东西,跟大家打了声召唤,便借口累了跑回房间里想心事去了。

    解救祖师爷元化极这件事作为一个大秘密,他不能跟任何人讲。因此,它所带来的烦恼和感伤只能由他自己来承受。

    他躺在床上仔细回想着这整件事,觉得事情之所以变成这样,最关键的地方还是自己思虑不周,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也把五大长老给小看了。以至于不仅令这次行动前功尽弃,也害了元化极和艾不照两人。

    他这样自责着,长吁短叹了一会儿。又考虑了一下下一步的行动,便昏沉沉地睡去了。

    这一夜,或许看出他真有些疲累,冷泠弦也没有过来找他,因而他睡得还算踏实。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

    当他醒来,便发现卓应儿正站在他的床边为要不要叫醒他而犹豫。

    他揉了揉勉强睁开的睡眼问:“应儿,你怎么在这儿?他们呢?上学去了吗?你呢?你怎么不去?”

    “我也要去的,只是我想先跟你说件事再走。这事儿本来是昨天晚上就该跟你的说的,但因为看你一脸疲惫的样子,不忍心让你烦恼,就没告诉你。”卓应儿坐在他床边向他说道。

    “哦?小师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心了?好吧,现在我休息好了,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吧。”王落辰一下坐起来,揪了一下她的小辫儿,笑着说。

    “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昨天我听思雅说,她父亲给她送来了消息,说你以后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直接跟星族的人说,他们定然会鼎力相助的。还有就是,飞羽要走了,问你要不要去送一下。”卓应儿扒拉一下他的手,告诉了他两个消息。

    王落辰一听她这话,马上从床上爬起来说:“什么?飞羽要走了?你这丫头,怎么不早说?不行,我得去妖精森林送送她。”

    “瞧你激动的。难道说飞羽真的跟你有一腿了?呵呵,师兄,你可真是花心大萝卜啊。见一个爱一个,处处留情。”卓应儿见他一惊一乍的,不禁取笑起他来。

    “什么花心大萝卜,什么见一个爱一个?你小丫头懂什么?好啦好啦,不跟你啰嗦了,我得赶快去星族。”王落辰边快速穿着衣服和鞋子,边回答卓应儿说。

    “你真要去星族?能不能带上我?在五极学院上课实在太无聊了,我想出去转转。行吗师兄?星族那里我还没去过呢。再说了,你要去和小情人约会,我作为你未来的小姨子,我怎么也得替我姐去看着你点儿不是?”

    卓应儿大概早就有这样的打算。否则,她也不会等到大家都离开了,才将飞羽的事情告诉王落辰的。

    王落辰听了她这话,便猜到了她的想法。根据他对卓应儿的了解,这小丫头若是有了什么想法,必定是会想尽千方百计也要去实现的。便没有拒绝她。免得她再像上次独自跑去冷月宫一样乱跑一通,惹出是非来。

    因而,他便跟她说:“你跟我去可以,但不可给我惹事。还有就是,到了星族你只管吃喝玩乐就好。别管我跟飞羽之间的事儿。更别把我和飞羽之间交往的细节跟你表姐还有你其他几个姐姐说。怎么样?做得到吗?做得到我就带你去。做不到嘛,呵呵。”

    “做得到,做得到,应儿全都做得到。好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应儿最听话了。”卓应儿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他是答应带自己去了。赶忙又是点头又是卖萌地表示自己完全听从他的安排。

    王落辰被她这副模样给惹得笑出声儿来,便对她说:“听话就好。听话师兄就带你去。现在,你去把思雅和你凝玉姐姐叫来吧。等她们一到,咱们就一块儿出发。”

    “好,我这就去叫。只是,师兄啊,你让我叫思雅我可以理解,可叫凝玉姐姐是为什么啊?”卓应儿接下他派给自己差事后,随口问了一句。

    “呵呵,小孩儿家哪那么多事儿?叫你去叫你就去叫好了。至于原因嘛,等到了星族之后,你就知道了。现在别说废话,赶快去叫人。”王落辰和她一起走出房间,然后催促她说。

    “好吧。不过,临走之前我还是得说一句。师兄,你老人家以后能不能不要说人家是小孩儿啊?你看,人家明明比你小不了几岁,并且都已经发育了呀。”

    卓应儿被他催促了,便蹦蹦跳跳地向门外走去。但在出门之前,她挺了挺自己的胸膛,对王落辰说了句足以将他雷焦的话。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吃惊地张了张嘴,不知自己该怎么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