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元化极本人的支持,王落辰就不再犹豫了。他开始构建反神识困锁的法阵集合。

    他先将一个法阵构建出来,然后以神识将其打入那光团之中。

    这种打入,他不是无的放矢的进行的,而是以神识锁定住构建神识困锁的某一法阵后再打入的。

    如此一来,他的那道法阵便跟他锁定的那道法阵紧紧地附着在了一起。

    等第一道法阵打出之后,他紧接着便打出了第二道、第三道……

    在短短的一秒钟内,他以神识飞速打出了八十一道法阵。

    这使得他的法阵进入神识困锁的过程几乎没有时间间隔。也使得他所打出的法阵,在一刹那间便形成了一个附着在原来那些法阵之上,但又完全独立的法阵集合。

    这个集合一形成,吸收了天地元力后,也形成了一个光团。

    这光团融合在原来的那团光团中,但却有自己独特的光芒。

    “成了!成了!”在这光团形成的瞬间,在一旁观看的艾不照感知到那法阵的成型,心里高兴,忍不住喊了两声。

    “还没成,法阵集合虽成,但还没有打破神识困锁。”元化极见他高兴,便从一旁说道。

    “祖师爷说得对,是没成。是我心急了。”艾不照经他这样一说,也意识到事情还没有结束。

    而就在他们相互说话的这会儿工夫,王落辰从自己停留在雕像顶端的身体里猛地调出了五彩轮盘。

    那五彩轮盘进入雕像头部的空间后,马上向着他所构建的法阵集合上释放出了五股色彩不同的元力。

    他所构建的法阵集合在接受了这五股元力后,便一起大放五彩,顷刻间便将原来那些法阵的光华给掩盖住了。

    紧接着,就只听原来那团光团中发出数十声如气泡破裂般的轻轻的“啵啵”声。

    那旧光团便在这破裂声中暗淡下去。

    随着原来那团光团的暗淡,他们三个看到一道白色光华从光团中释放出来进入王落辰的法阵所形成的光团中。

    “撤!”

    在这道白色光华释放出来之际,王落辰以无比的速度将自己所复刻出的九九八十一道法阵以及五彩轮盘一起收回到他的身体内。

    原来光团所在的位置便只剩下了那道白色光华。

    在一旁观望的元化极也就在此时突然被一道吸力拉向了那道光华。

    这一情况出现的太突然,艾不照有些吃惊,连忙大喊:“祖师爷!你去哪儿?”

    “哈哈,回归本体啊!”

    元化极的分念跟那道光华融合后,立刻幻化出一个更加光彩熠熠的人像出来。或许是怕他们两人为自己担心,他刚一成形,便立刻跟他们两人说明了情况。

    “啊!成了?这是成了吗?祖师爷!”

    见到白色光华变成人像并跟自己打招呼,艾不照兴奋地问。

    “成了,成了。这回是真成了。我元化极又回来了。哈哈。”元化极的神识体飘向两人,以意念跟两人交流道。

    王落辰这才从发功状态恢复过来,向他祝贺道:“恭喜祖师爷重获自由!哈哈。”

    听他这样说,元化极过来在他们两人肩头拍了拍说:“谢谢你们,若没有你们两人,我恐怕就困在神识困锁中永远都出不来了。”

    “祖师爷,这里面没我什么功劳。毕竟,破解困锁的可是落辰师侄啊。”被他给感谢后,艾不照谦虚地将功劳都归到了王落辰身上。

    “哎,师叔,也不能这么说嘛。祖师爷的分念能够维持这么多年而没有破碎,以至于他的神识重获自由后就能够那么完整,这可是您的功劳啊。所以说,在这件事上,可不是光我有功的。对不对啊?祖师爷。”王落辰也不是好大喜功之人,他听艾不照谦虚,便也跟着他学,谦虚了起来。

    这时,元化极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两个都别谦虚了。我能重获自由你们两个都有功劳。所以,你们两个都请放心,等我重新执掌五极门后,你们两个都要封赏的。”

    他们两个听他这样说,自然是十分高兴了,都连忙称谢。

    谢过之后,王落辰就问了:“祖师爷真要重新执掌五极门?可是我担心五大长老恐怕不肯主动让位呢。若是那样咱们该怎么办?还有,您现在只是一道神识,若是想要重新出山,恐怕还得先想办法恢复身体吧。可您原来的身体不是已经坏掉了吗?这可怎么办呢?”

    见王落辰为自己操心,元化极摆了摆手,笑着说:“哈哈,傻小子。这些你都不用担心。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修炼到极致,便可以同天地融为一体。想要回复身体,只需假以时日慢慢地从天地间攫取物质重新聚合成躯壳就行了。至于说拿回五极门的控制权,只要恢复了身体,凭老夫的手段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王落辰和艾不照听了他这番话,不禁大感神奇。尤其是王落辰听后,不禁对自己修炼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的前途充满了憧憬。

    他想象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够达到元化极这样的境界。

    好像看出他的心思,元化极挥手向他打出了一道意念,并对他说:“落辰,这是完整的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的功法,拿去练吧。哈哈。很好,很好,我元化极等了数千年,终于等到自己真正的衣钵传人了。”

    给了他这个好处之后,他又向艾不照打出一道意念,然后说:“由于你的体质不行。我只能给你经我最新改良版的五极化极功法。虽然你的功法无法最后归元,但因专注一种元力的修炼,最终也能达到极致。大大超越其他修炼单极功法的人。”

    见他刚一获得自由自己便获得了好处,王落辰和艾不照两人在体会着功法的同时,也是再次向他称谢。

    元化极见他们这样,再次笑了起来,并对他们说:“好啦,好啦。你们两个怎么跟老夫这样客气起来了?哈哈。我看,咱们也别在这儿谢来谢去的了。趁着没人注意这边,咱们还是先回祖庙吧。我刚获得自由,神识还需要借助祖庙里所凝聚的众人信仰之力好好锤炼,才能变得坚实。也才能够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否则,老是待在这里,若是被人发现了,恐怕有些不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