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不照进入雕像之时,王落辰已经在开始尝试着破解困锁了。

    见他的神识进来,便向他说道:“不愧是祖师爷耗尽心血研究出来的法阵,我刚刚分出一丝神念进去,就如同泥牛入海毫无反应。”

    艾不照听了他的话,看着面前那一团不停变幻形态的多彩光团,眯起眼睛想了想,说:“既然这法阵叫神识困锁,你放神识进去,自然是要被它给困在里面的。所以,打算以神识进入里面破解它,这种方法从根本上来讲就是行不通的。”

    “对啊,师叔所言甚是。是我想错了。看来,要破解它还真有点儿困难呢。不如,让祖师爷自己出来看一看吧。咱们听听他怎么说,然后再采取下一步行动吧。”

    经过初步尝试,王落辰没能找到突破口,便想到了要元化极自己出来看一下,以给他和艾不照提供点儿有价值的信息以及破解方法。

    就他这个建议,艾不照自然是同意的。毕竟元化极的这一缕神念来都来了,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让他出来帮帮忙吧。

    见师叔没有意见,王落辰便将匿立方从识海中调出,向藏在其中的元化极说道:“祖师爷,你看看你自己的杰作吧。怎么是这么奇怪的东西呢?”

    “呵呵,怎么?要我老人家出来,是你们俩对我老人家的作品束手无策了吗?不过,我可得先给你们泼一盆凉水。你们请我来看也没用,因为这困锁虽然是我发明的。但其构建和解锁的方法都在我神识的主体里面。我这一缕分念是没有这方面的记忆的。”

    元化极从匿立方中出来后,倒背着手看着自己的杰作,无奈地一笑,向王落辰和艾不照说了一个坏消息。

    听了这个消息,艾不照不禁有些失望。王落辰呢,则是轻轻一笑,摆了摆手说:“没事儿,不知道构建和解锁的方法都没关系。只要您能够说明一下它到底是根据什么原理构建的以及它的运行规律就可以了。”

    “这个嘛,我也知道的不多。只知道这神识困锁好像是依据人类神识产生的机理,反其道而行之建立的法阵集合。这些法阵一个套一个,总共套了八十一层,将一个人的神识整整分成八十一份分别锁住。令它无法聚合成一个整体。也就断绝了他发挥神识之力从这困锁中逃脱的可能。嘿嘿,落辰啊,不知道我这样说有用吗?你满意吗?”

    元化极因为自己帮不到王落辰他们有点不好意思了。因而,在将自己所能想到的关于神识困锁的信息都说出来后,特意向王落辰问询了一声。

    王落辰微微一笑,向他说:“您老人家不必在意,你所提供的这些信息很有价值。我一听之下,已经有了一些破解它的想法。只是,暂时还没有形成完整的方案而已。所以,不如请您先去匿立方中歇歇,我也在这儿仔细想想,说不定一会儿就有破解的方法了。”

    说着,王落辰的神识便开始停止一切活动,陷入了一种思索状态。

    见他这样,完全没有一点头绪的元化极和艾不照都不敢打扰他。一个躲进了匿立方保证自身安全去了。另一个则是回归本体,又开始打扫卫生,掩护起王落辰在雕像头部内的行动来了。

    王落辰此时已经无暇理会他们两个去做什么了。他的神识进入了一种推演状态。

    他在不停地思索,也在不停地以神识尝试自己建立一种类似于神识困锁的法阵集合并在集合建立后一遍遍地推翻它。

    “依据人类神识产生的机理反其道而行之建立的法阵集合。那么说,这个神识困锁便与人类神识产生的机理有莫大关系了。话又说回来了,人类神识产生的机理是什么呢?”

    “所谓神识产生的机理,也就是一个人神识从无到有产生的机制和原理。那么神识是怎么从无到有的呢?当然是个人与外界相互作用产生的了。知道了这一点,那么就好理解这个困锁构建的原理了。”

    “它构建的原理便是将人的神识与外界完全隔离开来,让人的神识无法与外界产生交互作用,也无法从外界获取能量。由此神识活动就被迫停止了。而且,它还很霸道地将一份神识分成了八十一份。这八十一份神识没一份就变得更弱了,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力量冲破法阵的围困。只好被困在这里面了。”

    正是因为王落辰想清楚了这一点,所以他才有了模仿这个神识困锁尝试建立法阵集合的能力。

    但是,几经努力,他建立的法阵集合都达不到这个神识困锁所达到的那种效果。

    因此他又想:“不行啊,这神识困锁是祖师爷经过无数次失败才构建出来的。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法完全复制出来啊。看来此路不通,还得再想别的办法。”

    于是,他又展开了思索。

    又过了一会儿,他找到了一条突破口:“哎,这神识困锁之所以能够困住神识,便是将神识分割并隔断了其与外界的联系。那么我可不可以这样做呢?我以新的法阵插入到这些法阵之中,将那八十一份被隔离的神识全部联结起来,让它们重新汇聚成一个整体呢?”

    想到这一点后,王落辰觉得这绝对是一个好主意,值得试一下。但因为这样的尝试事关元化极神识体的安全,他不敢擅自决定,便再次将元化极的分念和艾不照给请来,将自己的思路说了一下,请他们斟酌。

    艾不照听了之后,大概是跟他一样的想法,怕有所闪失,便向元化极问道:“祖师爷,落辰师侄的这个主意其大方向倒是不错的。就是怕实施起来在细节上会出现闪失。而一旦闪失的话,只怕会影响您神识的安全。所以,这事儿弟子也是做不了主的,还得是请您自己拿主意。”

    “我自己有什么好说的?要我自己破解困锁我又破解不了。我看,也别犹豫了。就让落辰放手去做吧。管他呢,我活了这么多年也够本儿了。即使今天我的神识破碎了,那也是上天不再给我机会,与他人无碍的。所以,落辰,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只管去做好了。”

    元化极这人应该就是一个很豁达的人,所以他的分念也跟他本人一样,做事不带优柔寡断的。他听了王落辰的想法之后,觉得可行,也不多想后果,直接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