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艾不照师叔一直深藏不露啊。想想有些惭愧,我以前还以为他是个坏人呢。哈哈,原来是我错怪好人了。那既然这样,我这就过去给他道个歉,然后请他一起跟我去雕像那里帮您脱困吧。”

    王落辰知道了艾不照所做的事儿,便明白自己以前误会他了。

    于是,他便随着元化极的指引,去往了他的住处,打算邀请他一起去帮祖师爷解困。

    一路之上,由于他身着隐身衣,别人看不到他。他很顺利地就进到了艾不照的房间。

    祖庙的工作清闲,艾不照平时也没多少事情可做,他此刻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的床上打坐。

    王落辰的到来,令他有一丝意外。

    他意外的原因,是王落辰会这么快就回来帮元化极解困,而非王落辰会来帮元化极解困这件事本身。因为,这件事他是早就听元化极说过的。

    因而,他在见到王落辰并被元化极告知对方的来意之后便说道:“落辰师侄,你这么快就回来履行对祖师爷的承诺了?怎么样,你有把握吗?”

    “艾师叔,实不相瞒,我这么快回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我惹出我自己无法解决的事儿了,必须要祖师爷出面帮我挡灾才行。至于说把握嘛,我不是夸口,我自我感觉自己有八九成的把握,可以将祖师爷的神识困锁给破解掉。”

    王落辰见他对自己的能力有所怀疑,便说了一下自己对这事儿有几分把握。

    艾不照听了,点了点头,说:“行,既然你有这么大的把握,再有我从旁协助,恐怕就差不多能将祖师爷给救出来了。”

    “最好把祖师爷也带去,他到了那里可以从旁指导一下。以利于我们更快地破解神识困锁。”王落辰提醒说。

    元化极听了之后,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我这一缕神念很脆弱,那座雕像有防御阵。我不能靠它太近的。要不然,万一被防御阵的能量给伤到,我可就魂飞魄散了。”

    “没事儿,祖师爷您尽管放心,我这里有一个宝贝,叫做匿立方。可以隐藏和保护神识,你进入其中,外界的神识和能量什么的就伤害不到你了。”王落辰早就替他打算好了,因而听他一说,便将匿立方给从识海中给调取了出来。

    元化极和艾不照一瞧见这晶莹的立方体,立刻欣喜不已。他们可都是识货之人,从它隐隐透出的能量中,就已经看出它是一件非凡的宝贝。

    于是,元化极便哈哈一笑,钻进了匿立方中。

    “果然是件宝贝,祖师爷一进去,我立刻就感知不到他了。落辰,想不到你有这样的宝贝,真是太好了。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带着祖师爷出发吧。”

    艾不照自然也希望在破解神识困锁的时候,得到元化极本人的这一缕神念的帮助的。因此,见王落辰的匿立方真的能够隐匿神识之后,马上便高兴地要和王落辰一起出发。

    “哎,师叔莫慌啊。你这样去,怕是不妥吧?要不要咱们等到晚上,你换身黑衣,蒙个面啥的?”王落辰见艾不照急匆匆地要走,便提醒了他一句。

    艾不照满不在乎的回答说:“傻孩子,你忘了我的身份了?我可是祖庙的主事啊?我去祖师爷的雕像那里还用得着避讳什么人吗?咱们现在光明正大地去就行,晚上鬼鬼祟祟的反倒是遭人怀疑。”

    他这话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王落辰不好再说什么了,就重新隐身,跟他一起走出了他的房间。

    艾不照从房间出来之后,就去器具房取了一个鸡毛掸子当做遮人耳目的工具。

    有了它,路上若是有人问他去做什么,他就可以说自己去清洁一下祖师爷的雕像了。

    王落辰等他做好了这个小小的准备,便尾随着他一同向元化极的雕像进发。

    这一路之上,果然有不少人跟艾不照打招呼,并问他去做什么。都被他刚刚想好的借口给搪塞过去了。

    那些人也没有起疑的,反而还都拍艾不照的马屁,说他对祖师爷真是尊敬云云。

    王落辰见他这招儿挺管用,就将一开始出门时的那点儿担心给撇开了。轻轻松松地跟着他慢慢到了元化极的雕像底下。

    雕像底下是一座高达数米的基座。

    它是中空的,这从其上面开出的门就可以看出。

    “落辰,你看,雕像的防御法阵就在基座里面。通过这扇门就可以进去。一般来讲,没有特殊情况的话,防御法阵是开启的。现在我就借口清洁一下法师雕像进去将它关闭。而趁我将防御法阵关闭的时间,咱们就赶快上到雕像的上端,以神识潜入它的头部替祖师爷破解神识困锁。你觉得怎么样?”

    到了那基座的门前,当守卫法阵的弟子过来向他行礼之际,艾不照便以神识跟王落辰说道。

    “嗯,行!师叔!就按你说的办。”王落辰以神识回答了他。

    两人达成一致,艾不照便对迎接自己的弟子说:“这几日天晴无雨,我看雕像上面落满了灰尘,怕祖师爷上天有灵会怪罪弟子不孝,便想着上去给他老人家清洁一下。为方便行动,你们且进去把防御法阵先关停一会儿吧。”

    “是,弟子遵命。”守卫的弟子自然要听他这祖庙主事的话了。得了他的吩咐,便赶快去关停法阵了。

    他们进去片刻后,王落辰听到一声嗡鸣,便感知不到基座有能量波动了。他因此知道,法阵已经被他们给停下了。也不等艾不照,就先借着法阵反冲之力向雕像的顶端飞去。

    艾不照感知到他先上去了,就在对从基座中出来复命的弟子说了句“开启法阵等我通知”后,飞身跃起,借助雕像的衣服的褶皱逐渐上到了雕像顶部。

    守卫基座的弟子见他身手如此了得,不免纷纷叫好。

    他在雕像顶端向他们招了招手,略微喘了口气,便用鸡毛掸子妆模作样地掸起灰尘来。

    还别说,这雕像顶上由于近期没有下雨,还真是有很多灰尘。他随便挥舞两下鸡毛掸子就掸起了很多。

    那些灰尘形成一片尘雾四处乱飞,底下看他清洁的弟子唯恐被灰给呛到,便纷纷躲进基座中去。

    他便趁此机会盘膝坐在顶端,将自己的神识也潜入了雕像的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