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后,待在原地的何道奎望着他们一人一兽渐渐远去的背影,闭上眼睛,轻轻说道:“这小子不简单哪。(书=-屋*0小-}说-+网)做事让人想不透。你说,他没事儿去祖庙干什么呢?我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呢?不,还是算了。祖庙那里看似没人关注,实则那几个老家伙不知什么原因,却是非常留意那里的。我去了,怕是要给自己惹上麻烦的。”

    王落辰自然不知道他师祖何道奎在他背后的打得小算盘。更不知道祖庙这个地方其实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水波不兴。他只管兴冲冲地向那里飞去,满怀信心去解救自己的大救星元化极。

    不过,好在他这人一向都很谨慎。在进入化极峰的范围之前,就让大块头巡天兽停止了飞行,由他一个人身穿隐身衣悄悄地到达了化极峰的南坡。

    当他到达化极峰南坡那座巨大的雕像底下时,他仰望雕像清秀的脸庞,暗自盘算道:“要解救祖师爷,还是先去祖庙见见他的神念,征求一下他的意见比较稳妥。”

    这样想着,他便继续凭借法阵的反冲之力飞去了祖庙。

    到了祖庙之后,他直接以自己的神识向元化极的神念发出了请求见面的信号。

    不多时,元化极的神念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臭小子,多日不见你的神识又进步了。已经进入清明境界了吧?”元化极依旧一身书生打扮,笑吟吟地看着他问道。

    “对啊,已经进入清明境界好多天了。怎么样?祖师爷,我厉害吧?”王落辰向他行礼,然后以神识与之交流道。

    “厉害,的确是厉害。你是我所见过的修行速度最快的人了。也不知你小子是怎么练的,不过我敢肯定,你这家伙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惊人的进步,不是有什么奇遇便是你身上有什么古怪。不知我老人家猜得对不对啊?”元化极以审查地眼神看着他,问道。

    “哈哈,祖师爷,关于我怎么练的,您就别操心了。还是关心一下您自己吧。”对他的猜测,王落辰既不予以肯定,也不予以否定,而是将话题给岔开了。

    元化极用手指指点了他一下说:“你这小子就是滑头,一说到关键之处就会顾左右而言他。不过,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我是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可是,你也知道,我老人家这道神念修为太差了,就是想关心也关心不上去啊。”

    “所以嘛,弟子这次就过来帮您了啊?只是,咱们明人不做暗事,在帮您之前,我可是有话要说的。那就是,我若帮您成功脱困,您可一定要反过来帮我解决我惹出的麻烦啊。”

    因为跟元化极很熟,所以王落辰跟他并不像和何道奎说话那样,拐弯抹角的。

    对于他直截了当说出的条件,元化极呵呵一笑说:“废话,那还用说吗?你看我老人家是那么喜欢欠人家人情不还的人吗?放心,只要你能将我的神识给释放出来。我定然会帮你解决掉一切困难的。不光如此,我还会帮你上位。让你也在五极门中当个长老什么的。怎么样?”

    “嘿嘿,您能帮我解决掉麻烦就行。至于当长老什么的,我可没什么兴趣。再说,您见过有我这么年轻的长老吗?呵呵。”王落辰听他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心里十分高兴,不禁跟他玩笑了起来。

    “怎么没有?我看你们现在的那几位长老中,就有非常年轻,看起来嫩地掐一把就能掐出水来的嘛。哈哈。”元化极也跟他玩笑了一句。

    “他们?可都是些老怪物。不过,说到他们。我还有件事情要问问您。就是您老人家能够活那么久,是不是也使用了某种借年轻弟子延续寿命的方法呢?”

    这个问题很重要。

    因为若是元化极也是以这种方法才活得长久的,那他放他出来,岂不是又放出一只老妖怪出来?

    所以,他一定要弄清元化极长寿的秘密,免得自己铸成大错。

    元化极听他这样问,立刻瞪圆了眼睛问道:“怎么?你终于知道现在这几个老怪物的秘密了吗?这件事我原本应该早告诉你的。但因为怕你知道了会口风不严,招来杀身之祸,所以便没有告诉你。不错,他们这几个人之所以能够活这么久,的确是借用了‘李代桃僵’这种比较不人道的秘术的。不过,这是因为他们的体质不能修炼五极化极归元神功才采取的拙劣手段。若是他们跟我老人家一样,可以修炼神功,根本就不必如此的。”

    “这么说,您老人家并没有使用过这种很残忍的秘术了?那好,知道了这一点我就放心了。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去解救您的神识了。”王落辰听他这样说,便放下心来。一边说着话,便一边拔腿就走,说是要去解救他的神识。

    见他这样信任自己,元化极心里着实有些感动,便说:“你这孩子,你就这么相信我?就不怕我所说的都是骗你的?”

    “若是别人呢,我肯定是不会轻信的。不过,您亲自传了我您毕生的绝学五极化极归元神功,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奸诈之人呢。所以,我是绝对信任你的。您等着,我这就去破了神识困锁,将您给放出来。”王落辰回头冲他笑了笑,十分认真地回答道。

    “这话还真叫人感动呢。所以,我老人家便觉得自己不能辜负你的这份信任呢。就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他这话让元化极听得心里暖洋洋的,因而便决定不再对他有所保留,而是要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他。

    “您还有秘密?好吧,那我就听您说说吧。”王落辰听他要说秘密,便停住了脚步,继续跟他进行神识交流。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秘密。就是一个小秘密。是关于我在这祖庙之中居所的问题。你上次走的时候我不是没有告诉你吗?这次我就跟你说了吧。因为,我只有跟你说了,你才好去找那个人来帮助你。”

    元化极所要说的秘密,就是他住在祖庙主事艾不照那里并一直得到他帮助的事。

    他之所以要告诉王落辰,是因为他觉得王落辰一个人去破解神识困锁或者会有些困难,他应该为他找个帮手。以便他能够一次就取得成功。

    于是,他就将这个秘密告诉了王落辰,并要他请艾不照跟他一起去帮自己的神识体脱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