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见何道奎这般模样,心中料定他必定是因为自己所说的这两句话而动容了。便一脸笑容的试探着问道:“师祖,看你这么激动,难道说我说错了什么惹到你了?弟子年纪小不懂事,若是说错了什么,还请你原谅啊。”

    “不,不,不是,你没有说错什么了。而是说得太对了。落辰,你知道‘生命玄奥,在于天心;求永生者,当敬母神’这两句的深意吗?你小小年纪想来是不知道的吧。不过师祖却是经过多年的搜集,找到了很多与你这两句话中所提到的‘母神’相关的信息。这些信息证明了在咱们这个宇宙中,存在着一个可以主导一切的母神。传说,人们只要得到母神的祝福,获得生命原种的力量,便可以得到永生。而你所说的这两句话,正好印证了母神的的确确是存在的。你说,我能不激动吗?”

    何道奎好像陷入迷糊状态的人一样,被王落辰的疑问给唤醒了。醒过神儿来之后,他稳定了一下情绪,马上跟王落辰解释自己之所以激动的原因。

    而王落辰听了之后,心中也是震惊不已。他隐约觉得,自己所见到的那名神秘女子,或许就是传说中的母神。

    不过,他心中虽有此怀疑,却不便在何道奎面前表现出来。故而假装不解地问:“师祖,你说的什么跟什么啊?什么母神?什么永生?她跟你或者我,有啥关系?”

    “傻孩子,怎么没关系?你想想,母神能给人以永生啊。作为一个会死的普通人,难道你不想永生吗?”何道奎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笑着问道。

    “师祖,不瞒您说。关于永生,我还真没想过。嘿嘿。怎么?难道您想过?”王落辰反问他说。

    “废话!你这小年轻还有几十年的光景好活,自然对于生死是不怎么关注的。可师祖这活一年便少一年的人可不就得盼着自己能够多活几年吗?所以说,别说永生了,哪怕有人能够让师祖活得跟长老们一样久。师祖也必定是当他像神灵一样给供起来的。”

    何道奎眼睛热切地望着王落辰,说出了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

    而且,王落辰听得出,他这句话里似乎是给了自己某种暗示。

    暗示什么呢?

    他感觉他好像就是在说,如果自己能够给他延续寿命的方法,他就会给予自己非常大的回报。

    显然,他在王落辰说出那两句话之后,燃起了心中的某种希望。

    王落辰揣摩着自己这位师祖的心理,头脑中猛地灵光一闪,想出一个可以利用自己师祖进而通过他利用整个尊老院的计划。

    他挠了挠头故意傻笑了一下,说:“要是我脑子再好用一些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把那些模糊的信息全都想起来了。唉,可惜我脑子笨啊。最近又因为麻烦缠身,产生出了诸多烦恼。脑子里更是乱糟糟的。恐怕是这辈子也别想起那些信息了。倘若我没有那么多烦恼就好了。没有那么多烦恼的话,或者脑子就可以清醒一些,回忆起更多的信息呢。那样的话,或许就能帮到师祖了。”

    “哎呀,你小子这话说得有道理啊。你不说,师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呢。你说的没错,倘若你脑子清清楚楚地,那说不准还真有可能想起更多的东西来呢。不如这样吧,为了让你能够想起更多的东西。师祖就帮帮你,把你所有的烦恼都给你清除掉好了。只是,到时候你小子可一定将该想起的信息想起来啊。否则的话,我老人家可以会生气的哟!”

    何道奎是何等精明的老人精啊。他一听王落辰的话,便马上听出王落辰是在说要跟自己进行一场交易。他计较了一下得失,便马上答应了他。

    王落辰见他答应了。便说:“那感情好。有师祖这样的绝世高手出马,就算对方是五大长老,恐怕也能应付得了吧。您放心,只要您和我蔡师伯肖师伯一道帮我解决掉了麻烦。我定然会想起很多令您大吃一惊的信息的。”

    “五大长老?你这臭小子,还真是敢惹。怎么就惹到他们头上去了呢?唉,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棘手呢。不过呢,既然你有本事让我那几个有出息的徒儿替你出力,那师祖倒觉得你的事儿还是可以管一管的。好吧,你说吧,什么时候,在哪儿,要师祖怎么帮你?”

    何道奎倒是挺痛快的,听王落辰说出麻烦的源头之后,仅仅考虑了一小会儿,就答应了他。

    “谢谢师祖可怜徒孙。呵呵。不过,师祖啊,我惹得麻烦暂时还没到爆发的时候。而且还有化解于无形的可能。所以暂时并不需要师祖您就有所行动。您呢,先去休养生息,等我麻烦来了,我自然会叫人去请您出山的。只是,到时候您可以别临阵变卦啊。”

    王落辰马上就要去解救元化极了。他才是解决所有麻烦最厉害的人物。

    所以,王落辰只是把何道奎给当成了一个备胎来用。因此,他便没有向其直接言明自己所遇到的麻烦是什么。而只是给了他一个含糊的回答,并要他回去做些准备。

    何道奎听后,微微点了点头,拍了拍王落辰的肩膀说:“你小子,还说自己傻呢。你这不是猴精儿猴精儿的?不过,师祖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所以并不会嫌弃你心眼儿多。好吧,既然话说明了,那么师祖也跟你保证。只要你真的能够请动你的师伯们,到时候不让我一个人替你卖命。那我必定会鼎力相助于你的。”

    “嗯,师祖果然爽快。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师祖,弟子还有事儿,就先告辞了。您也回尊老院歇息去吧。”

    王落辰和何道奎谈妥了合作的事情,便马上提出告辞。

    他现在又多了一个助力,信心自然是又足了几分。倘若待会儿再能够顺利的将元化极的神识体给解救出来,那他就真正是不惧五大长老会对自己和自己的亲朋们不利了。所以,他才有些着急赶时间。

    见他告辞,何道奎这次没有再拦他。而是冲他笑了笑,摆了摆手,做出了一副请他随意的姿态。

    王落辰会意,便不再啰嗦,飞身上了巡天兽,再次踏上去往祖庙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