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骑着巡天兽飞速地冲了下去。随着他距离那发光之处越来越近,他渐渐看清那人是谁了。

    那人竟然是他的师祖何道奎。

    他猛地让巡天兽来了个急刹车,一下在离他几米远的空中停住。

    要不然,就巡天兽那个速度,肯定一下把他给冲倒了。

    他停在空中,看着被巡天兽的庞大身躯所带起的狂风给吹得胡子眉毛一阵乱舞的何道奎,他呵呵一笑问:“师祖,你老人家还小啊?没事儿拿个破镜子乱照什么?”

    “呵呵,照什么?照鸟儿啊?”何道奎指着王落辰骑乘的巡天兽,笑着说。

    巡天兽是有灵智的,听他把自己堂堂的巨兽说成是鸟儿,老大的不高兴。它扑打着自己的飞翼向他扇出更多的风,表示自己的抗议。

    王落辰制止了一下他的无理行为,然后指示它降落下来。

    等巡天兽落地,他从它背上下来之后,跟何道奎行礼后说:“师祖真是好雅兴。您老人家这是在尊老院待得腻歪了,出来放风吗?哈哈。”

    “臭小子,连师祖的玩笑也敢开。不过,我告诉你,尊老院那种地方呆长了的确是无聊的很。所以我老人家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出来逛逛。哎,今天就这么巧了。刚到这落枫山就碰到你了。你说你啊,骑着这头巡天兽像个火箭似的,火急火燎的去干嘛啊?大老远地都能听到你们两人带起的风声。”

    何道奎捋着自己的胡子接受了他的行礼,然后问道。

    “哦,也没什么,我不是在祖庙待了一段时间吗?当时和祖庙厨房里的兄弟们处得挺好的。这次参加完大比之后,我有些想他们了。便打算到那里看看他们。”王落辰跟他编了个瞎话儿。

    “哦,明白了,你这是衣锦还乡啊。怎么?大比出了风头,去跟他们炫耀一下吗?哈哈。”何道奎跟他玩笑道。

    “哪里哪里。师祖你开玩笑了。我取得这么一点小成绩,哪里就好意思炫耀呢?”王落辰忙谦虚地回答。

    “哦,还挺谦虚嘛。好,少年不轻狂。将来必定成就非凡。”何道奎夸奖了他一句。

    “谢师祖夸奖。您还有其他事吗?没事儿的话,徒孙就不耽误您老人家逍遥自在了。”王落辰心中装着事儿,不想和他多磨叽,便想离他而去。

    但何道奎却叫住他说:“别慌着走嘛。我老人家拦你下来,自然就是有事儿问你的。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跟我老人家说实话啊。”

    “瞧您说的,您亲自询问。但凡我知道的事情,哪里会刻意隐瞒您呢?”王落辰听他这样说,马上十分乖巧地回答。

    “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问啦。落辰啊,你们这次进入乾坤洞,你有没有什么奇遇啊?或者说,你有没有什么重大的收获啊?”见他答应,何道奎便笑吟吟地向他问道。

    “奇遇?收获?让我想想。”王落辰听他问出这样的问题,便挠了挠头,假装想了一下,说,“要说有什么奇遇的话。师祖我见到了一座远古巨人的城池不知道算不算是奇遇呢?”

    “远古巨人的城池?那里面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你快跟我说说。”何道奎听了他这话,眼睛一亮,马上追问道。

    “有啊,这座城池的中间有一座特别大的建筑。其中还有一个奇怪的雕像。那雕像长着蜻蜓一样的翅膀,有着和昆虫一样的腹部。且四肢多节长毛。不知道是什么生物。但看得出,它却是有智慧的。”

    王落辰听他问及,便将自己在乾坤洞里那座城池中所见到的雕像向他描述了一下。

    何道奎听了他的讲述,略微沉吟了一下,又接着问道:“就这些?除了这些,还有别的吗?”

    “别的?好像没有了吧。这一次进入乾坤洞所见过的东西挺多的。徒孙愚钝,有些都记不清了。不知师祖到底想知道什么样的信息,不如您提醒我一下,我也好想一下。”

    王落辰见何道奎连连追问自己在乾坤洞中的见闻,料定他必然有所企图,便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接反问了他想知道的内容。

    何道奎听他直截了当地问自己,便向左右瞅了两眼,然后走近他身边,压低声音问:“好吧,那我就提醒你一下吧?我想知道的是,你这次进入乾坤洞,有没有发现生命原种的秘密?”

    “生命原种,那是什么?”这是王落辰继从那名神秘女子之后,第二次听到这个词。对于它是什么,不禁好奇了起来。

    “生命原种,顾名思义。就是生命的原始种子,是宇宙间万物孕育的发端。传说它来自宇宙之神的创造。是我们所有生物之所以能够繁衍生息的根本。倘若有人能够得到它,并获取其中的秘密,那么他便可以获得永恒的生命。落辰,你作为天命之人,这次进入乾坤洞中,真的没有接触到这生命原种吗?”

    或许是因为想要从王落辰这里得到信息,对于生命原种是什么,何道奎并不加隐瞒。全都告诉给了他。

    王落辰听后,非常吃惊。他没有想到自己体内凝聚出的星云和星烁所能产生的生命原种竟然是这么厉害的玩意儿。怪不得那神秘女子说,如果自己修炼有成,便可以得永生呢。

    由此他又想到,那名女子既然能够知晓这样神奇之物的修炼之法,并且可以施展出常人所不具备的手段,那么说明那女子或许就是何道奎口中所谓的宇宙之神类似的存在。

    只是,神,这样的传说中的人物,不是应该是虚妄的吗?怎么会真实存在呢?

    不过,话又说过来了。宇宙之大,无奇不有。有这样异常强大的存在,或者也并非是不可能的吧。

    他虽明白了这样的道理,也想到了那名女子的可能身份,但却是不能告诉何道奎的。因此,便飞快地思索着,想出了一些瞎话来答对他:“师祖,乾坤洞中还有这样神奇的东西吗?我没有遇到啊。不过,我却在见到那座雕像的时候,接收到了一些模糊不轻的信息。那信息我以为是没用的,就没有用心去记。如今便只能想起这样两句‘生命玄奥,在于天心;求永生者,当敬母神’。不知对师祖有没有用?”

    这两句话是他从那名女子所赠送的乾坤混沌心法中随便抽取出的。他觉得这两句没有什么深意,原本只为打发何道奎的。

    谁知,何道奎听了这两句话,马上激动起来。他一下抓住王落辰的手,嘴巴张了几下,居然因为过于激动而没有说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