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说密探回报之后沙家家主如何反应,单说沙傲云送自己父亲离开,回到房间后便躺在床上暗自琢磨。

    “父亲为什么突然大晚上的跑来过问我和王落辰之间的事呢?难道说今天王落辰来金光阁并在阁中逗留的事儿,被别人看到且告诉他了?嗯,恐怕是如此吧。看来,我们今后见面还要多加小心呢。另外,这件事情我也得跟王落辰这坏家伙说一下,免得万一别人对他不利而他还不知道提防呢。”

    她心中盘算着,渐渐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起来了。先去跟金长老问了早安,然后便离开金光阁去了戒律院。

    在那里和一帮戒律院的弟子闲聊了几句,了解了一下昨天五极门发生的新闻。便小心堤防着被人盯梢儿,到了旭日峰上王落辰他们的寓所。

    由于门中没有别的什么安排,王落辰他们已经恢复了在五极学院上课的日子,因而他们早上就没有懒觉可睡了。

    所以,沙傲云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吃过早餐,准备出门了。

    见她来了,大家就过来跟她打招呼。

    她就和大家说笑在了一起,但在说笑的过程中,却偷偷给王落辰使了个眼色,向他表达了自己有话要说的意思。

    她这眼色使得虽说是偷偷的,但大家都是明眼之人,在他们眉目传情之际已经看在了心里。见她有话要和王落辰讲,便纷纷起身去上课了,给了他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大家一走,王落辰便过来抱住了她,在她耳边亲昵地问:“怎么?昨天才刚和人家双修了,今天就又想人家了?”

    “切!你这坏家伙。满脑子都是坏思想。人家来找你就是要和你双修吗?人家是来跟你说正事儿的。”沙傲云脸颊微红,在他脸上轻拍了一下,嗔怪道。

    “说正事儿?咱们双修可以提高战力,且能增进感情,不就是正事儿吗?我跟你说的也是正事儿啊。”

    王落辰脸皮可没有那么薄,被她随便说一句就羞地不知该如何自处。相反的,他不光没有因为她的话而退却,反而还不老实地展开了进攻。

    沙傲云被他坏坏的动作给弄得满脸羞红,在他怀中挣扎了一下,奋力推开了他说:“哎呀,别使坏了。人家真有正事儿的。你知不知道,昨晚你离开之后。我爹就来了。他到了金光阁,不说别的,就问我和你的关系怎么样了。哎,你说,他是不是听别人说了什么了?或是咱们昨天见面的事儿被人家给撞见了?所以,他才来询问的呢?”

    听了这话,王落辰老实了一些,他略一沉吟,说道:“都有可能。那么,他有没有从你这儿套出什么话儿去啊?”

    “那倒没有。因为,金长老当时也在场,他并不能多说什么的。说到这个,我还要跟你说一件事,就是金长老在昨晚跟我和我爹谈话的过程中,流露出了一些跟平常不一样的情绪。也不知道是想要跟我们爷俩儿表达什么意思。”

    沙傲云这番话令王落辰很感兴趣,便追问沙傲云金长老都说了些什么。

    于是,沙傲云便将昨晚金长老所说的话,一字不落地跟王落辰复述了一遍。

    王落辰听了这些话之后,仔细品味了一下,对沙傲云说:“云姐,从他这话里似乎可以听出他真有看破世事之意。或者,他是想说自己不打算再续命了。要你尽管跟我交往,不必有什么顾虑的。只是,像他这种老人精往往心机都深不可测,咱们不能随便根据他几句话就轻易做出判断的。所以,这些话,你权且听之,且不可放松对他的警惕之心。明白吗?”

    “嗯,明白。你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我可不会傻到听到他说了一些感慨的话,就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他的。只不过,辰,他的这番话在我爹那儿起了作用了倒是真的。他听了这些话之后,似乎就不再企图强问我和你的关系了。你说,他会不会因此就信了我的话呢?”沙傲云点点头,说。

    “或许吧。不过呢,别管他们怎么说,怎么做。我们还是坚持自己的。对于他们,现在不能放松防备就是了。”王落辰嘱咐她说。

    这话,沙傲云自然是听的。便用力点了点头,说:“那是自然,还用你说?呵呵。”

    “哦,你既然这么有主意,干嘛还来问我?说到底,你还是想我了吧?”两人说完了正事,王落辰又变得不老实起来。

    “想又怎样?不想又怎样?谁知道明天会怎样呢?不如活在当下吧。”沙傲云任由他不老实地对待自己,轻轻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来。

    这话说得有几分伤感,但却在理。王落辰也从中听出她的意思,便是她要抛却顾虑和自己纵情欢乐。便顺从她的心意,温柔地将她抱起,进去房间。和她再次双修了一回。

    家里没有别人,两人尽情地欢愉了一番。然后,沙傲云怕自己在这儿逗留时间久了别人怀疑,便离开了。

    王落辰恋恋不舍地放她离去。自己稳定了一下情绪,便也出门去了。

    由沙傲云跟自己所说的事儿,他意识到自己和沙傲云这种关系所带来的麻烦并不会就此断绝。因而,他觉得自己仍旧要对将要到来的冲突做出更多的准备。

    “到了该动用最后的力量的时候了。”

    临出门时,他在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心,然后他便骑上巡天兽,向化极峰南坡儿飞去。

    那里有他祖师爷元化极那座高达百米的雕像。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的很。在那座雕像里面,就困着元化极的神识体。

    他此番去那里,就是打算履行自己当初向元化极的分念所许下的承诺,将他给解救出来。

    现如今的他,自觉已经对法阵有了一定的掌握,可以救他脱困了,自然是要将他给救出来的。毕竟,他的力量那么强大,是可以帮到自己的。

    他催促着飞行兽一路飞驰,很快便走过了一半路程。

    就在他一边在心里谋划着怎么样助元化极脱困,一边继续催着巡天兽赶路之际,他脚下的一座并非主峰的山峰上,却有人以什么东西向他反射过来一道耀眼的阳光。

    这道冷不防射来的阳光将他的眼睛给刺痛了,他心里顿时生出一丝恼怒,便以神识指挥着巡天兽,要它冲下去。他要看看是什么人如此无聊,用这种小孩子的把戏跟自己开玩笑。然后,给他一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