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俩进入金光阁中,从客厅一旁的楼梯登上了二楼,一起拜见金长老。

    金长老冲他们笑笑,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茶几,说:“都是自家人,不必客套。坐吧。云丫头,这里有我刚沏好的茶,给你父亲倒上,让他喝上两口醒醒酒吧。”

    “嗯!谢谢金长老!”

    沙傲云端起一只古朴的紫砂壶,依照金长老的吩咐,给自己的父亲倒了一杯茶,然后便在茶几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沙崭新跟金长老道了声谢,也坐了。然后,端起杯子轻轻吸了一小口热茶,向金长老说:“好茶。也就是金长老您这里才喝得到这么好的茶。小辈真是有口福了。”

    “哦,你既然觉得好,那待会儿你走的时候,就让云丫头替你带上些好了。”金长老笑笑,说。

    得到金长老的赏赐,沙崭新不免又连声称谢。

    金长老仍旧是让他不要客气,然后又问他:“你真的只是想云丫头了,才过来看看的?崭新,我跟你说,但凡有些什么难处,或者族中有那些人跟你不对付的,你尽管说出来便是。我只需跟下面的人说一声,自会有人帮你解决的。”

    “没有没有,呵呵,真没有。就是最近听人家说她和咱们门中一名叫王落辰的少年处对象了,心中挂牵,所以才过来看看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金长老面前,沙崭新也不敢隐瞒什么的。便直说了自己的来意。

    “看看,这不还是有事儿吗?不过,这事儿嘛,是云丫头自己的事情,还是由她来跟你说好了。云丫头,怎么样?你跟你父亲说说王落辰那小子的事儿吧。”

    金长老听他提起沙傲云和王落辰两人相恋的事儿,好像并不感到意外。

    当然,更没有为此生气。反而还像一个长辈那样,笑呵呵地让沙傲云谈谈她和自己情郎的事情。

    沙傲云听他们两人谈起这事儿,也已明白自己父亲此行的目的。颇有几分心虚的她,心中不免一阵紧张。但表面上仍旧故作镇定地说:“爹,关于这事儿,人家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和王落辰只是比较投缘而已,并没有什么的。你大可不必紧张。”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云儿啊。最近有人常在族中散布一些风言风语,说你和王落辰之间已经变得十分亲近。家主听了很担心,我听了之后,这心里也很不安生啊。这里没有外人,云儿啊,若是这些都是谣传。你可要对父亲和长老说明啊。我也好出面帮你澄清一下,免得别人会误会你。”沙崭新一脸忧色地进一步问。

    “谁这么爱嚼舌头啊?哪天被我逮住,看我不把他舌头割掉。我和王落辰不过就是说说话,游玩一下什么的,怎么就被人给传得怎样怎样了呢?爹,你可别听他们瞎说。知道了吗?”沙傲云当然是不会承认的,因此便以非常肯定地语气否定了那样的说法。

    “没有就好。这也不是当着咱们的老祖宗金长老说,你可是长老神功大成的关键。万万得多加小心啊。”沙崭新听了女儿这话,心里安稳了许多。怕她今后真和王落辰发生些什么,赶紧又嘱咐了她一句。

    他这话刚一出口,只听他们父女俩说话,半天没言语的金长老开口说道:“哎,崭新。话也不是这么说的。我的功法修炼了也这么多年了,要成早成了。之所以没成,或许都是命运的安排。并不能埋怨别人的。也不怕跟你说,云丫头也在我身边呆了这么多年了,也知道我的心境在最近这几年有了很大的变化。早将一些世间俗人们所看重的东西看轻了。若不是有一大帮小辈儿们需要我照拂,就是此时追赶祖师爷元化极的脚步而去,也不嫌早了。”

    金长老的这些话,以前从没有当着沙傲云的面儿讲过。因而,当她听到了他这话语中一丝超尘脱俗的意味,心里莫名地产生出了一种轻松的感觉。

    她觉得,金长老好像在通过这番话暗示什么。

    暗示什么呢?她想了一下,心中一阵欣喜。

    因为她由他的这些话想到,或许,金长老是在向自己说,他已经不在乎生死了,要她不要因为自己而顾忌她和王落辰之间关系的发展。

    但对于金长老话里的意思是否真是如自己所想,她又有些不太确定。因而,她心中的一丝轻松和欣喜,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被她给主动扼杀了。

    她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向金长老说:“金长老,您可不能这么想。您对咱们沙家,那可是大厦的基石。若没有您的存在,大厦哪能稳固?说不定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倾倒的。所以,请您放心,云儿早就想好了,为了咱们沙家,我会力保您神功大成的。”

    “就是,就是,只要老祖宗您在一天,咱们沙家就会永远是五极门中最兴旺的家族。所以,为了达成这样的目标,小女傲云便是做出牺牲,也是理所应当的。”沙崭新也附和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金长老听了他们父女的话之后,摆了摆手说:“你们啊?叫我怎么说你们才好呢?唉!好啦,咱们别说这个了。说实在的,最近我真是想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保了你们这么多年,也有些倦了。至于云丫头和王落辰么,我看那小子并不是简单人物。倘若你们两个真能够走到一起,也不一定不是件咱们家族的幸事。这个意思,你们,还有家族中的其他人,恐怕暂时是无法理解的。所以,也不说了。咱们还是喝喝茶,聊聊天吧。唉,说起来,我好像已经好久没有和自己亲近的人聊天了。”

    说完,他便端起自己面前的一只茶杯,品起茶来。

    接下来的时间,有他这句话在先,沙崭新和沙傲云都没有再提及沙、王两人关系的话题。

    他们只说了家族里最近发生的事情。无非是谁家的老人去了,谁家娶了媳妇生了孩子,谁家过得光景好,谁家过得不如意之类的家常。

    因为这些话都是些稀松平常的内容,他们之间反而聊得很开心。时不时的,便从金光阁中传出一阵笑声。

    他们聊到很晚,沙崭新才提着金长老送他的茶叶离开。

    而在这一过程中,他们的谈话几乎都是愉快的。因此,这一整晚,便都有笑声在金光阁的小院儿中飘荡。

    这飘荡的笑声,便被那石中的密探一一搜集起来,当做了是沙崭新此行获得了好消息的证明,回报给了沙家的家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