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密探的回报让家主大吃一惊,马上向沙傲云的父亲询问:“老老爷,姑奶奶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她不会真的……”

    “哎!哪能呢?你可别瞎猜啦。我的女儿我知道,她做事有分寸的。至于那名少年,我想不会是别人,定是她的师弟王落辰。他是咱们五极门中最近蹿红的人物。听说他战力了得。云儿跟他交往,想来也是为了向他学习,尽快提高自己的战力,好早些完成自己的使命吧?”

    沙傲云的父亲听家主这样询问自己,虽然有些心虚,但还是故作镇定地为自己的女儿辩护了一番。

    “哦?但愿如此吧。要不然,那可就大事不妙了。老老爷也知道的,在姑奶奶的身上,族里可是没少耗费资源的。若是她真的不知轻重,做出有损家族利益的事情来。那家族里的人肯定就有意见了。他们闹腾起来,我这个当家的也不好不给他们个交代的。到时候,恐怕就要追究您和姑奶奶的责任了。真要到了那种地步,老老爷,您可别怪我秉公行事啊?”

    家主的这番话,是一种威胁。令沙傲云的父亲听后心里很不舒服。

    然而,虽然不舒服,他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点了点头说:“家主请放心。若是小女真的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情来,不用你说什么,我自会带着她领受责罚的。不过,我真的可以保证,她绝不会那样做的。如果您不放心,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就亲自去一趟金光阁。借想念为名,去亲自跟她了解一下,她到底有没有做出错事?好吗?”

    “哦,这样啊?好吧,既然老老爷肯去,那就劳烦你亲自走一趟吧。”家主巴不得他这样做呢,听他决定走一遭,当即就答应了。

    沙傲云的父亲见他同意了,便也不啰嗦什么,直接跟他拱了拱手,离开了他的书房。

    那家主见他走了,向前来回报的密探说:“你这次做得很好,我会让账房奖你十万江湖币的。现在,你再辛苦一下,跟上老老爷,看看他们爷俩会面的情形去。”

    那密探听了,顿时心花怒放。他一脸喜色地向着家主深深行了个礼,嘴里答应着立即转身追沙傲云的父亲去了。

    他走后,家主倒背着手在书房里转了几圈儿。然后从书桌上拿起一直铃铛,用力乱晃了一通。

    随着这阵纷乱的铃声。书房外走进一名隐卫。

    “家主请吩咐。”他一走进书房,便向家主行礼问道。

    “去叫族中七煞准备。一旦有我的命令,立刻给我行动。”家主一脸怒气地吩咐到。

    “是!小的这就去。”那名隐卫得令后,也马上出去了。房间里只留下满脸怒火的家主。

    “该死的。早看出这小妮子不老实。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跟男人勾搭上。不行,倘若她真的做出了损害家族利益的事,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才行。倘若她还没有走出那一步,也要采取防范措施,防止她真的做出无可挽回之事。该如何才能阻止呢?哼!自然是从那小子身上下手了。臭小子,别怪本家主心狠手辣。怪只怪你自己不长眼睛,什么花都敢掐啊。”

    且不说沙家的家主在自己的书房里进行的盘算和安排。单说沙傲云的父亲出了家主的大房子,召唤来飞行兽就赶往了金光阁。

    他赶到金光阁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也就是尘世中晚上九点多。

    到了这里之后,看着金光阁上的灯火,他才想起自己所要进的地方对他这种身份的人是多么的不便。因而,不免在金光阁的小院的门口犹豫了起来。

    此时此地,他想要进去吧,怕被金长老责备,所以不敢。但若是离开呢?又恐怕回去无法跟家主交待。

    “当!”

    正在他左右为难,原地打转的时候,金光阁中响起一声如铜钟般的声音。

    接着,他便听见金光阁中传出一声呼唤:“崭新,你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有事又为何不直接进来说呢?莫不是有什么难处?”

    这声音属于金长老的,沙崭新一下就听出来了。他赶忙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行礼并说道:“小辈沙崭新向长老问好。回长老,我来这里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只是晚上参加家主的宴席,多喝了几杯。心中突然生出伤感,想念女儿了。便想着过来看看。但到了这儿之后,酒略醒了。才想起这里不是小辈这样的人随便来的。便犹豫了起来。”

    “哦,原来是喝醉了想女儿啦。也是,人老多情,云丫头的娘又去得早,她是你唯一的亲人,你难免会挂念她。好吧,既然你想见,那就进来好了。我把云丫头也叫上楼来,咱们三人一块儿聊会天便是。”

    金长老听他说明来意,并没有责怪他的唐突,而是让他进去跟女儿见面。这令沙崭新心中十分高兴,立刻便向金长老道谢,轻轻推开小院儿的木门,走了进去。

    便在他刚进小院之时,沙傲云从金光阁中走了出来。因为有心事,她并没有睡去。因此,金长老和自己父亲的对话,她都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从小跟自己父亲相依为命的她,自然也是挂念自己的父亲的。现在听他说他喝醉了酒,且从落霞平原大老远地跑来,怕他经风吹了之后酒劲儿上来伤到身体,便赶忙出来查看。

    “爹,你怎么这时候来了?而且还喝了酒?不是跟你说过吗?年纪大了,不要贪杯的。”一走出正门,她就抱怨沙崭新说。

    “云儿说的是,年级大了是不应该贪杯的。可是今天是家主相请,酒桌上他又十分热情,我不好意思不喝啊。就这样,便多喝了几杯。谁知,酒喝多了之后,人就容易伤感。不知怎么的,就想起离家在外的女儿你了。这不是嘛,不自觉地就乘着飞行兽来了。呵呵。”沙崭新听出女儿话语里的关切,不禁笑着跟她解释了一番。

    “你啊,就爱瞎挂牵。我在金长老这里吃得好睡得好,过得好好的,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啊?真是的。唉,真是拿你没办法。还不赶快进去?没听见他老人家要你去见他吗?”

    沙傲云一边嗔怪着他,一边拉着他的衣袖,将他让进了金光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