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觉得她这种担心有道理,所以王落辰便以神识替她查看了一下,并没有在其中发现什么异常。

    于是就跟她说道:“云姐,我的神识并没有发现什么。你知道,神识可以体察到很细微的东西的。用它查看都没有发现什么,就说明你真的没有情况的。”

    “没有就好。若是真有了,人家可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他呢。再说,就咱们现在这种情况,真不适合要孩子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咱们怎么会没有呢?咱们不是……”沙傲云听说没有,脸上轻松了许多。

    “我想,应该是功法的缘故。说到这个,云姐,咱们好像应该练功了吧?双修可以增进咱们两人对宇宙奥义的参悟,提高战力。最好还是不要荒废的好。你说呢?”王落辰故意装出认真的样子,说。

    “话是这样说没错了。可是,你真的确定我们要在这里双修?你就不怕金长老发现吗?我看,还是算了吧。”沙傲云深情地望了他一眼,羞涩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怕什么啊?我有匿立方,可以屏蔽神识的。以前因为战力不行,用不了。现在战力到了,已经可以做到随心所欲地使用它了。你放心,用上它,别人绝对发现不了咱们的。”说着,王落辰便将自己从艾比斯堡垒得来的匿立方从识海中释放出来,给沙傲云看了一下,并解说了一下它的功用。

    沙傲云见到这么神奇的宝贝,似乎是放心了,便说:“既然可以做到不被人发现,那就随你好了。反正,提高了战力,对你我都有好处的。”

    王落辰听了她这话,便马上行动起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两人进行了一番双修。

    当修炼结束,王落辰搂着沙傲云,充满怜爱地说:“我已经想好了,一旦咱们的事情被发现了。那么你就不要顾忌什么家族不家族的。跟着弦儿回冷月宫去避难好了。你觉得我这样安排行不行?”

    “可是,我怕我这样做,我父亲会被族人刁难啊。虽然他没能改变我被献祭的命运,可我知道他心里是爱我的。他改变不了我的命运是因为他没有那样的能力,怪不得他的。所以,我并不恨他,依旧把他当做是我在这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你明白吗?为了不使他为难,甚至是替我受罚。我真的是不能一走了之的。”

    沙傲云脑海里闪现出自己父亲那富态到吃不了什么苦,受不得什么罪的样子,向王落辰说出了自己不能接受他的安排的苦衷。

    “可是,万一你的族人对你进行的不只是惩罚,而是结束你的性命呢?你也愿意接受吗?因此,我要说,不,不行,这件事你必须要听我的。因为跟你一样,我也不想让你因为我而受到伤害。”王落辰见她因为顾忌自己的父亲而不肯听他的安排,便试着再去说服她。

    然而,沙傲云依旧不肯听,她叹了口气说:“辰,我明白你的心意,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有些事情作为当事之人,是必须要去承受的。我是沙家的一份子,沙家的荣辱便跟我有关系。这种事情,由于你没有在家族中生活过的经历,大概是不能理解的。可我不同,我真的有我的责任的。”

    “好吧,既然你说到责任。那么这件事上面我的责任是不是更大些呢?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干脆就不做逃走的努力了,留下来陪着你一块儿去面对一切好了。”见说服不了她,王落辰便改变了策略。

    “辰,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你这不是再逼我吗?不要这样好不好?这只会让我更加难受。好吧,大不了我答应你,如果家族里对我的惩罚危及到我的性命。那么我就不顾一切地逃走好了。这样总行了吧?”沙傲云被王落辰给逼得没有办法,只好做出了让步。

    她的这一点让步不能让王落辰满意,但看看她脸上已经有了不耐烦的神色,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是在心里暗暗地盘算,如何安排些人手在自己离开后保护沙傲云。

    他打算让那些人在发现沙傲云要出事儿的时候,就抢先一步想尽一切办法把她给弄到冷月宫去。那样,沙傲云就不会真的受到伤害了。

    沙傲云对他心里的盘算自然是无法知道的。她见他不再试图改变自己的想法,便将自己的态度调整了一下,重新和他说起情话来了。

    两人又缠绵了好一阵子。看看天色将晚,怕待会儿撞见金长老,王落辰便起身离开了。

    他走出金光阁的小院儿,向送到院门口的沙傲云挥了挥手,飞身上了巡天兽离开了。

    他走以后,沙傲云向他远去的背影凝望了很久。直到看不见他了,才转身回到金光阁中。

    在这一过程中,他们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在金光阁外的一块山石中,有一双密切关注两人一举一动的眼睛。

    等两人分开,再也没有人会注意这边时。这块山石上有了动静。

    只见它的表面突然出现了一裂缝。然后,石头就像蛋壳一样破开了。

    随着一块石头的掉落,从中空石头里跳出一个人来。他朝四下看看,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便将那块掉落的石头碎片重新镶嵌到石头上去。

    碎片嵌好以后,严丝合缝。不仔仔细细地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到一点儿被人动过手脚的痕迹。难怪他可以在这里隐身这么久呢。

    他原本还要隐身下去,直到子夜时分由另一个人来接替他才出来。但他现在发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情况,令他不得不结束自己的监视工作,从石头中出来,去跟派他来的人做一下报告。

    他先从这块石头旁离开数百米,然后才召唤来自己的飞行兽。

    不大会儿工夫,飞行兽盘旋着降落了下来。他不等它站稳,便立刻跳了上去,飞速离开了。

    而他去的方向,不是化极峰,而是落霞平原。这表明,他并非是戒律院幽隐司的人,而是来自落霞平原上某一世家的密探。

    在五极门,除了五大长老所掌控的势力之外。五大家族也各有自己的势力。他们为了做到对五极门所发生的一切进行了解和掌控,也会派出密探对五极门中重要人物做出一些监视工作。

    显然,沙傲云作为对沙家荣辱兴衰极为重要的人物,是受到沙家重点关注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