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意思,王落辰一说,沙傲云便马上会意了。因此,她不再反对他抱着自己。反而,还很温顺地靠在了他的怀里,向他说道:“话是这样说,但还是要注意些才好。不如,咱们别在院子里呆着了,还是进屋去吧,有什么话到我的房间去谈更妥当些。也省得万一被别人瞧见。”

    “那样也好。”

    王落辰嘴里答应着,便松开了沙傲云,随着她进入了金光阁。

    她的房间在一楼。从金光阁的正门走进去后,跟客厅紧挨着的卧室便是。

    她让王落辰先去自己房间,说是要给他拿些好吃的。

    王落辰便依照她的话到了她的闺房里。

    这间房间经过了刻意的布置,俨然是一副大家闺秀卧房的模样。

    大床,罗幔,梳妆台,女儿香。

    王落辰进入这房间之后,立刻就有些沉醉了。他一下扑倒在沙傲云的大床上,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

    此时,沙傲云推门进来了。见他这样儿,不由地笑了,在他腿上拍了一下说:“快起来啦,衣服上那么多灰尘,都把人家的床铺给弄脏了。喏,这是我给拿来的金鳞果,是穴居人专门送来孝敬金长老的。吃了可以补充金元力的。别人可是吃不到的哟。”

    王落辰听她这样说,把双手交叠起来放在自己的后脑勺下,看了一眼被沙傲云端在手里,如荔枝一样大小,形状宛如一块鱼鳞的金色果子说:“我才不起来呢。跑了一天了,累了。正好在你床上休息一下。果子好吃吗?不如你喂我一颗尝尝。”

    “瞧你那样儿。你都几岁了?还要人家喂?哈哈。”

    沙傲云见他慵懒的样子,再次在他腿上拍了一下,然后便在床边坐下来,顺手从果盘里取了一颗果子,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哇,这是什么啊?好涩啊。”

    果子进到嘴里之后,他便用力咬了下去。满以为这果子会很好吃的,谁知,却涩的不行。便赶忙坐起来要吐掉。

    沙傲云便在此时用手捂住他的嘴巴说:“哎呀,不好意思,忘了剥皮了。这果子的皮是很涩的。就像你那么‘色’。”

    王落辰这才知道她是在故意跟自己搞恶作剧,便一把将她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拿开,并顺势将她给带入怀中,将那颗涩果子给喂到了她的嘴巴里。然后笑着说:“哈哈,现在你也跟我一样色了吧?”

    “呸!你好坏!人家不理你了。”

    沙傲云被那果子给涩的赶忙吐了一口,将果子吐得远远的。然后拍打着王落辰,撅起嘴巴,生起气来。

    “呀,你真生气了?云姐,我不过跟你开个玩笑嘛。你怎么就不高兴了啊?好啦好啦,我错了,跟你道歉还不行吗?”

    王落辰见沙傲云真的在生气,赶忙以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轻轻摇晃着哄她。

    “哼!你这人好没风度。人家为了你承受了那么大的压力,用果子跟你开个玩笑,你还要报复人家。你是不是个男人啊?”沙傲云用手拨开他摇晃自己的双手,将脸转向一边,依旧不高兴地说。

    “这个嘛,是我不好。人家刚才不过是临时起意,随便开了个玩笑。可没想那么多的。更没想过开玩笑还跟是不是男人有关的。不过呢,云姐。关于是不是男人这个问题,你还用问吗?你应该很清楚的啊?嘿嘿。”

    王落辰见她还在生气,不再摇晃她了。而是直接将她一把抱住,在她耳边轻声哄了起她来。

    听他这样说,沙傲云顿时脸红了,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一把扭住她的耳朵说:“你这家伙,就是污啊。随随便便就会说到那些不健康的事情上面去。哼!”

    王落辰被她给扭住了耳朵,脑袋不能乱动。便一手捂住她的手,一手托起她的下巴说:“哪些不健康的事啊?人家不是很正经地在跟你讲话吗?倒是你,刚才在院子里的时候对着那些花发花痴,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健康的事儿啊?”

    “胡说,人家才没想呢。人家只是在想当我们的事儿被人家给发现了,我该怎么应对,又该怎么替你掩饰的事儿。哎,你说为了不让你被牵连进来。要不,我就跟他们说,我在乾坤洞中被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大能给玷污了行不行?”

    沙傲云听他问起,放开了他的耳朵,不再玩笑,跟他说起了正事儿。

    “这样说得通吗?我觉得白搭。你这样说骗骗小孩子还行,若是想骗金长老他们这些老奸巨猾的家伙,可是没用的。因为,你想啊?乾坤洞这种地方,前人们也是去过多少次的。哪一次也没出过这样的事儿啊?怎么偏偏就被你赶上了呢?再说,就算是你倒霉,让你给赶上了。可你出乾坤洞的时候,也没一点儿被人给玷污的样子啊?现在才反过来这样说,谁信呢?”

    她这想法太荒唐,王落辰听了之后,立刻便指出了其中的不合情理之处,将她的这想法给否了。

    “可不这样说,那你说该怎么办啊?人家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跟你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辰,你说我会不会因此而怀上你的孩子啊?要不你用神识替我查看一下吧?免得过些天我有了反应,自己连个准备都没有。”

    沙傲云听他将自己的想法给否了,心里有些乱糟糟的,便产生了另外一个担忧。

    不过,她说得这事儿倒是有些可能。

    因为在那宇宙之中,他们两人不能准确觉察出时间流淌的速度,只记得彼此间的确是有过很多次欢愉。大概时间是过了很久的。只是这种时间的流淌,被那名奇异女子用某种方法给抹煞了而已。

    但尽管时间可以抹去,但两人之间发生的一切却是真实存在的。

    经过那么长时间的亲密接触,沙傲云会怀上孩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本来,若是平常的情侣,女方怀孕也没什么的。但他们两人不是情况特殊吗?

    你想,若是沙傲云有了妊娠反应,岂不是更容易被她的族人发现她并非完璧之身的事情吗?

    而她被人发现之时,就是王落辰被沙家仇视和憎恨之时,也是他的祸事到来之时。

    所以说,沙傲云为此担心,说起来也并非没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