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不群将自己的担忧告诉了蔡不离。(书=-屋*0小-}说-+网)

    蔡不离听后,摸了摸自己剃光了胡须光秃秃的下巴,继续用茶水写到:“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就算是这样,咱们也不能在当前就跟长老们摊牌。至于落辰的事儿嘛,还是想个办法来暂时缓解一下吧。”

    “暂时缓解?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就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吗?”卓不群担心自己的徒弟,因而像替他彻底解决他即将遇到的麻烦。

    “师弟,我也想一劳永逸呀,可不是没有这样的办法吗?所以只好做这样的打算了。”蔡不离摇了摇头,无奈地表示。

    “这倒也是。毕竟五大长老无论自身实力还是他们所掌控的势力,都十分强大。不是咱们所能抗衡的。唉,既然这样,那就听师兄的吧。但不知,咱们该如何才能暂时替落辰这孩子挡一下灾祸呢?”卓不群细想了一下,觉得蔡不离的话有道理,也很无奈地说道。

    “一个字,逃!”蔡不离的主意很简单,仍旧是一个字。

    “逃?哎,这个主意不错。斗不过人家,便也只能逃了。只是,他逃得了吗?毕竟出圣境可是需要传送法阵的。而法阵偏偏就掌握在长老他们的人手里。”

    逃,的确是个办法。只是这个办法实行起来,也是有些难度的。

    “这个问题师弟你不用担心。传送阵那边有咱们的人,要帮他出去是不难的。再说了,他这次出逃也未必会受到法阵那里的阻拦。前提是他能够在沙傲云的家族发难之前,说服长老们让他出使血族。”

    出使血族是王落辰避祸的好机会,关于这一点,蔡不离和王落辰他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卓不群一听,点点头,以神识向蔡不离说道:“这的确是个办法。至少这个办法可以让他离开圣境躲得远远儿的。那样别人即使想把他怎么样,也做不到了。只是,现在大比刚过,长老们会不会马上就让他走呢?倘若在他离开之前长老们就由沙傲云一事猜忌到他身上,恐怕他想走就走不成了吧?”

    “所以嘛,我现在才要马上去肖师兄那里,请他想办法促成王落辰出使的事情赶快进行啊。”写完这句话,他站了起来。

    “嗯,事不宜迟。师兄这就去运作吧。师弟先把这个消息告诉王落辰去。”见他起身,卓不群也站了起来。道了声“师兄的茶果真是好茶”,同他告辞了。

    于是,他便先走一步,离开了半步居,到妮蒂亚所住的同心殿去找王落辰他们,将自己和蔡不离商量的结果告诉他。

    等他到同心殿的时候,王落辰和妮蒂亚已经商量好了回血族的事儿,正要去长老们那里去为此事去申请。

    他便告诉他说:“落辰,你且等等再去长老们那里。出使的事儿先由你蔡师伯他们运作一下再说。那样的话,说不定你向长老们提出出使的请求时,他们答应的会更顺当些。”

    “这样也好,反正就是再急也不急在这一天。我就先不去了,做些其他准备好了。”听了卓不群的话之后,王落辰便取消了去长老院的想法。

    “对,先做好各项准备。说到这个,落辰,你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我一定都会想办法把你所需要的东西给置办好的。”卓不群很大方地说。

    “也没什么,最主要的是想要让师伯给想办法多弄些音灵石,好利用它们的储物能力多携带一些物资。”

    王落辰想了想,也没什么特别需要卓不群帮着解决的东西。唯一需要的,就是方便携带物品的储物用的音灵石。

    “这个好办,我在奇巧院有熟人。我这就替你去要去。”卓不群是个急性子,做事也干脆,听王落辰要音灵石,马上就动身去奇巧院帮他要去了。

    卓不群走后,王落辰对冷泠弦说:“弦儿,你在这儿先陪着妮蒂亚聊天儿。我去金光阁找一下云姐,跟她谈些事情。”

    “啧啧,师兄,你这是想云姐了吧?哎呀,好巧啊,我也想云姐了。要不,我跟你一块儿去吧?”冷泠弦朝他嗤嗤一笑,说道。

    “弦儿别闹,我找云姐真有事儿。你就先在同心殿这里等我一下嘛。先跟妮蒂亚了解一下血族的情形,也省得咱们到了血族,对他们那里的风俗人情什么都不懂,闹出笑话来。”王落辰怕她真跟自己去,便试着说服她说。

    “行啦,别说了。瞧你紧张的。人家不过就是开个玩笑嘛。你要去便去,谁还拦你?走,公主殿下,咱们两个也别在这殿里呆着。咱们去落霞平原的市集上购物去。也好买些物品什么的随身带着,以便在路上使用。”

    说着,她便挽起妮蒂亚的胳膊,理也不理王落辰,风风火火地走了。

    王落辰知道她这是在听到自己要跟沙傲云单独相处之后,有些吃醋了。便笑着摇了摇头,表达了一下心中的无奈。也离开了同心殿。

    离开同心殿后不久,因为巡天兽最近的速度又提高了很多,他很快便到了金长老的住处,金光阁。

    金长老白天的时候要处理五极门内的事物。一般不在金光阁内。所以,这里只有沙傲云一个人在。

    她这时正站在金光阁前的那个小院子里对着一簇蓝色的花朵发呆。而且,大概是想心事想得太过入神了,直到王落辰一把抱住了她,她才醒过神儿来。

    冷不丁被人抱住,她初时有些惊慌和恼怒,但由身体的感觉辨别出来人是王落辰后,反手在他胸口拍了一下说:“哎呀,你这坏家伙快放手?你就不能老实点儿?再说,这里可是金光阁啊。你可别乱来,免得让人看见。”

    “嘻嘻,正因为这里是金光阁,除非是金长老和你,其他人谁会在没有得到金长老的允许前随意进来?所以,我们在这里即便是乱来,也没人知道的。”

    说着,王落辰便在她的粉颈上轻轻啄了一口。

    王落辰说的很对,这里的确是只有金长老和沙傲云可以自由出入的。

    这并不是说这里有多少守卫或者什么禁制什么的,而是说按照一般人的想法,这里是金长老的居所,是神圣不可侵犯之处,他们出于敬畏是不敢也不该随便来的。

    也因此,这个地方反而成为了一个清净之所。并没有那么多碍眼的闲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