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要走,卓不群也不留他。他同样要去见一些人,处理一些事情的,并没有和他拉家常的闲情。

    因此,他便送王落辰离开了。

    王落辰走了之后,卓不群先是去了学院院长厉不同那里,跟他说了说冷泠弦想进入五极学院学习的事儿。请他给她入个学籍。

    厉不同虽说没多少实权,但批准个人进入五极学院这点权力还是有的。见师兄亲自来说,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卓不群见他答应了,便笑着跟他道了谢。然后,又寒暄了几句,便跟他告别了。

    离开他这里之后,他没有再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蔡不离的半步居。

    天近正午,他到了金戈峰上,绿树掩映下的半步居。

    进入半步居后,才刚一从飞行兽上面下来,他就故意跟往常一样喊着“师兄,师弟过来讨口好茶喝”,走进了半步居的堂屋。

    “哈哈,师弟,你来的真是时候,我这里刚备好了茶,你就到了。”见他来了,蔡不离像尊佛像似的坐在自己的竹塌上,笑着指了指自己面前茶几上的一壶好茶向他招呼说。

    “这么说,师弟我是有口福了。”卓不群在他面前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说。

    不过,在倒茶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并没有闲着。他用手指蘸着茶水在茶几上写了几个字:“隔墙有耳?”

    “有!我这里还能没人照看着?”

    蔡不离也以茶水在茶几上飞快地写了几个字。

    “哦!还是不放心你啊?呵呵。”卓不群用抹布抹去刚才的几个字,再次写到。

    “没办法,谁叫我这人不安生呢?所以,师弟你若有事还是用神识跟给我说吧。我神识不行,就以茶水作答就是了。”

    因为所练功法的缘故,蔡不离的神识修为不高,无法以神识跟卓不**流,便以茶水跟他交谈。

    不过,因为他战力了得,手上有工夫,以茶水写字的速度却并不比正常人说话的速度慢多少。因而,并不影响两人的交流。

    “好吧!师兄,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一件惊天的秘密。但在我告诉你这个秘密之前,我想斗胆请问你个问题。不知你可愿意给师弟一个回答?”卓不群当即放弃了茶水写字,以神识向他发出了一道意念。

    “师弟啊,咱们两个是亲师兄弟吧?认识了有一辈子了吧?你怎么还这样试探师兄呢?所以说,师弟你若是有什么话就尽管问,尽管说吧。师兄我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蔡不离不明白为何跟自己一向十分亲密的师弟,今天会突然这样跟自己讲话。但,阅人无数,经验老到的他立刻想到,若不是他真有事关重大的事情跟自己说,定然是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因此,便很爽快地答应了他,表示愿意回答他的一切问题。

    卓不群听他如此说,便向他问道:“师兄莫怪,师弟这不是跟你玩儿虚的。而是因此事事关不少人的身家性命,所以才如此慎重的。师兄,其实我的问题很简单。就是想问一问你,若是有人敢逆天而行,残害同门,你可敢同师弟我一起去击杀他们?”

    “逆天而行,残害同门?谁啊?谁这么大胆?不过,不管是谁,只要他这样做了。师兄今天把话撂在这里,对这样的人,师兄绝不会心慈手软的。”

    蔡不离用自己肉嘟嘟的手指头,在大小不过数尺的茶几上,用飞一般地速度写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无论对方是谁都不会心慈手软?都敢于诛杀?那要是那人战力比你强,地位比你高呢?你还敢吗?”读了他的字,卓不群点了点头,再问。

    “敢!无论是谁。这你放心。”蔡不离一脸郑重地写下了这几个字。

    “好吧,有你这句话。那我就将事情跟你说了吧。”

    有了蔡不离郑重地承诺,卓不群这才将五大长老以年轻弟子续命这件事告诉了蔡不离。

    但奇怪的是,蔡不离听了之后,脸上十分平静,并没有表现出愤慨的神情。

    这是怎么回事儿?卓不群心中产生了疑问。

    他正要问一问蔡不离,却见蔡不离迅速在茶几上写了一句话:“果然跟我和肖师兄所怀疑的那样。这几个老不死的,之所以能够活这么长时间,容貌身材还显得这样年轻,必定是使用了某种邪恶之术的。你看,被我们给猜中了吧?”

    “哎呀,师兄你们真是大智慧的人。这种事情居然猜得出来。只是,既然你们的猜测被证实了?那不知师兄接下来将会怎么做呢?要不要集合众人一起去灭了他们?”

    怪不得蔡不离听了这件事后并没有特别的激动,原来是他和肖不弃早就对五大长老活得这么久这件事有所猜测。

    知道了这一点,卓不群不禁有些兴奋。

    他以为,自己的师兄既然能够猜到长老们的事情,肯定是会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对付他们的。

    这样的话,他们将要同五大长老之间爆发的战争,其胜利的可能性又增加了几分。

    可谁知,这一次蔡不离所进行的回答,依旧令他有些感到意外。

    因为,在他有些兴奋地期待着蔡不离会给自己一个令人热血沸腾的答案之时,蔡不离却仅仅只在桌上写了一个字:“拖!”

    “拖?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就是忍着,看着他们把年轻弟子们给害死啊?师兄,你刚才不是说……”

    他这一个“拖”字,大大有违于他刚才对他做出的承诺。因而,几乎让卓不群气得差不多要拍案而起,跟他争辩一番。

    他情绪不免变得更加激动了。传送的意念中,带着气愤。

    瞧着他这个样子,蔡不离不慌不忙地向他伸出一只手,向下摆了摆,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在茶几上写到:“师弟,你想过没有?即便是战斗,也不能做无谓地牺牲。五大长老什么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在他们的恶行没有败露之前,咱们贸然行动,能够将他们怎么样吗?恐怕不能吧?所以,咱们现在所要做的就只能是拖。边拖便汇聚力量。以‘拖’待变。这才是万全之策。你说呢?”

    这一番话,让卓不群心中的气愤一下子消散了。

    因为,他师兄蔡不离说得对啊。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多得多的敌人。直接冲上去喊打喊杀是比较无脑的行为。凡事还得是从长计议,才能够增加胜利的可能。

    只是,落辰不是说了?沙傲云那丫头会被人家给定期检查身体的。

    这样说来,即便他们这边想要以拖待变,恐怕时间上没有那么宽裕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