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不群说得很对,何道奎虽然是他的师祖,卓不群等人的师父。但却跟他们不是一派的。在很多事情上的观点和立场都是不同的。他与之交往时,的确应该注意到这一点。

    于是,王落辰冲卓不群点了点头说:“师伯说的是,弟子会注意的。”

    “他们尊老院中的人,别看年级一大把了,可战力依然不弱的。是咱们五极门中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关键时刻,或许也能左右咱们五极门的大局的。所以,你虽然要对他保持警惕,但平时的时候,也要跟他保持友好关系的。说不定将来你哪一天就会用他帮忙呢。”

    王落辰是卓不群的得意弟子,一直以来,他都对其寄予厚望。同时,通过平时的观察了解,他也知道自己这名弟子必定是个干大事业的人。所以,在人际关系方面,他才给出了他一些建议。

    “是,弟子记下了。弟子一定注意的。哦,对了师伯,说到与咱们门内派别的关系。师伯,你说肖师伯和蔡师伯他们,值得咱们完全信任和依赖吗?”王落辰顺着这个话题,问道。

    “他们两个行事,当然也有为自己利益谋划的地方啦。不过,总体来说,他们两个并不是过于自私的人。而且他们的谋划,也大多着眼于年轻弟子们的利益。所以说,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在五极门,除了咱们自己,也就只有他们可以信任和依赖了。你为什么这样问?怎么,你遇到需要人帮助的难事儿了?若有的话,就尽管说。师伯定然鼎力相助的。”

    卓不群是智力超群的人。听话听音,他从王落辰的语气和神态中听出他刚才那样问,必定是有原因的。因而,便问了一句。

    王落辰冲他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冷泠弦,没有直接用嘴巴说自己所遇到的难事儿,而是以神识向卓不群发出了一道意念:“师伯,我的确是遇到了难事儿,而且是事关很多人性命的难事儿。感觉自己解决不了,所以才来找师伯你,看你能不能去替我寻求肖师伯和蔡师伯的帮助的。”

    见他谈到关键之处,突然改用神识交流,卓不群便知道这事儿肯定是非常难办,便也以神识同他交流说:“哦,什么难办的事儿?说来听听。说不定不用去找你两位师伯,我自己就能解决了呢。”

    “师伯,这正是难办之处。倘若以您的能力就可以解决,那我也就不用发愁了。关键是这事儿吧,它涉及咱们五极门的五位长老。所以……”王落辰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

    “哦,涉及五位长老?这话怎么讲?难道说五位长老要对你不利?”听他说到五位长老,卓不群脸上也是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他们现在肯定是不会对我怎么样,但倘若他们知道了我破坏了他们续命的计划,那他们肯定是会饶不了我的。”王落辰朝卓不群叹了口气,又传递了一道意念。

    “续命计划?这又是怎回事儿?你要给师伯好好说说。”卓不群被王落辰的话给搞得有些糊涂了。

    于是,王落辰便将自己和沙傲云发生关系之后,她告诉自己的秘密以及他对其他长老青睐秦俊彦等人之动机的怀疑,都统统告诉了卓不群。

    卓不群听了之后,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惊讶、气愤和忧虑等好几种复杂的表情。

    “无耻!真真是无耻!这帮人疯了。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堂堂圣境第一名门正派五极门,竟然出了这么几个妖孽。真是该死。落辰,你所说的这个情况真的是太骇人听闻了。不行,为了阻止这些妖孽祸害年轻弟子,我这就找肖师兄、蔡师兄他们去商量对策。争取早一点儿采取行动除掉这几个怪物。”

    卓不群惊呆了,也气坏了。因而情绪有些激动。以至于他听了王落辰告诉自己的事情之后,马上就要去找蔡不离和肖不弃去商议对策。

    见他这样,王落辰忙劝阻道:“师伯,您不要激动啊。您想想,咱们要对付的可是五大长老啊。必须要稳扎稳打才能有一线胜利的希望。所以,这事儿它急不得的啊。就拿现在来说吧,您若在和我见面之后,马上就去找肖师伯他们,估计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别忘了,整个五极门的情况,可是逃不脱他们的掌控的。”

    王落辰的话说得在理,立刻便在卓不群身上起了作用。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下,慢慢恢复了平静。

    他们两人以神识进行的交谈,和他们同处一室的冷泠弦自然是无法知道内容的。不过,她从两人的表情变化,却已然是看出两人在背着自己说些什么了。

    便有些不高兴地说:“姑父,师兄。你们两人好没意思啊?怎么把弦儿当外人呢?说话也背着我说。”

    她的这一句姑父,让脸上刚刚恢复了平静卓不群的情绪又起了波澜。他笑着冷泠弦说:“弦儿,姑父没有把你当外人啊。我只是在和你落辰师兄聊些五极门内的事务。这些你恐怕不方便听吧?”

    同她讲着话,卓不群又向王落辰发出了一道意念:“落辰,弦儿一讲话,我想起来了。你看,我怎么把冷月宫给忘了呢?冷月宫是应儿的姥姥家,又是你的第二师门,咱们完全可以寻求一下它们的帮助嘛。”

    “师伯,这个我早想到了。并且已经跟弦儿说了,说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会请他们予以援手的。她也答应了。”

    王落辰回传了一道理念,然后走到冷泠弦身边,向她微笑示好。免得她觉得自己冷落了她,会不高兴。

    卓不群再接到他的意念之后,进一步说:“光弦儿答应还不行。必须得求得冷宫主的承诺才行。为此,我觉得我有必要亲自秘密地去一趟冷月宫。”

    “也好。那就有劳师伯了。另外,其他的方面您不用担心。我会对天命社和抵抗军的兄弟做出安排的。好啦,这事儿我可都告诉您了,下面就看您怎么运作吧。我呢,先陪着小师妹去找妮蒂亚了。出使血族的事儿,我还要和她好好谈一谈呢。”

    沙傲云的事儿不定哪天就会被她家族里的人发现。所以说,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要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做出详尽地准备。

    所以,刚跟卓不群谈完事情,便向他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