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都这样说了,罗凝玉还能说什么?只好说:“好吧,就听你的好了。(书^屋*小}说+网)反正,我也有些想家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回家去看看。只是,辰,你想过没有,我们就这样突然离开,别人会让我们走吗?”

    “突然提出离开,人家肯定会对此产生怀疑的呀。所以,我会借着出访血族以需要你们护卫为名,带你们离开的。另外,假如这样明着走不成,那么我就去找蔡师伯,要他想办法把你们给送出去。”对于罗凝玉的顾虑,王落辰回答说。

    “看来你都已经想好了啊。那好吧,一切就都按照你说的办就是了。我这就跟兄弟们说去。”罗凝玉听他早有安排,便不在说什么了。点了点头后站起来,就要离开。

    见她要走,王落辰又特意嘱咐她说:“这事儿先不要让太多人知道。只通知刘三江戴占雄孟虎他们几个核心成员就好了。而且,一定要嘱咐他们,撤离的准备必须要秘密进行,别让人家知道。记住了没?”

    “记住啦。我的指挥官大人。”罗凝玉笑着向他行了个军礼,然后便走了。

    目送罗凝玉离去后,王落辰才回到了房间内洗漱。

    一会儿的工夫,等他收拾停当了,最贪睡的卓应儿以及昨晚酒喝得太多的秦俊彦才起床走出卧室来。

    见他们起来,王落辰就和冷泠弦一起去准备早餐了。

    过了一会儿,大家都收拾停当了,便围坐在餐桌旁边吃早餐边聊起今天各人都有些什么安排。

    王落辰便趁机跟卓应儿说,要她去找赵思雅,要她秘密地跟她的父亲联络。请她告诉他,如果王落辰他们这边的人一旦有什么事情,请他暗中给予一些帮助。

    星族的力量太弱小了,且一直都在五极门势力的卵翼之下,要劳心带领星族明着跟五极门翻脸,那是不现实的。因此,王落辰只能是寄希望于他能够给自己一些暗中的帮助。

    卓应儿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突然这样安排。但因为王落辰是他的亲师兄,对他的话她自然是要听的。便答应了他的要求,表示自己吃过早饭就去找赵思雅说这件事儿。

    安排完卓应儿要做的事情。王落辰又转而向秦俊彦说:“师兄,我此次离开圣境去血族,打算带着天命社的人一块儿去。你去问一下,他们中都有谁愿意去的吗?如果愿意去的话,就报个名儿。”

    “嗯,血族那里的情况好像也挺复杂的。据说还有不服从妮蒂亚父王的反叛军存在。你是去那里,是应该多带些人手的。我吃过早饭,就替你去召集。”

    秦俊彦听他做出这样的安排,虽然明白他要带天命社的人出去,用意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但因为一贯的信任,他并没有多问什么,只说自己要按照他所说的去做。

    见秦俊彦同意了。王落辰又补充了一句:“哦,这事儿不要让李英晨和朱立军他们知道。不要问我为什么,等时候到了,我自会说明一切的。而且,师兄,除了这件事之外,你还要多注意甄仁才、丁梁柱他们两人,若是我走之后你发现有人对他们两人不利,最好能够想办法将他们带去冷月宫寻求庇护。”

    “这么说?你以为他们两人会遭遇什么危险?但到底是什么危险呢?你能不能跟师兄透露一点。不然,你这样神神秘秘的,我心里很憋闷啊?”

    王落辰又给他安排了一件秘密工作,秦俊彦听后,终于忍不住问起他要自己这样做的原因了。

    “师兄,有些时候,有些秘密是一种负担,甚至是一种祸害。所以,掌握那些秘密的人才不愿将他与别人,尤其是自己亲近的人分享的。师兄,希望你能原谅我。我真的不能现在就将这个秘密告诉你。因为,这个秘密在我没有说出来时,能带给咱们的伤害还只是一种未来未定的伤害。可我一旦说出来,那么这种伤害可能就会马上变成现实的伤害。因此说,我还是暂时不说出来的好。”

    王落辰这话说的有些绕。不过,对于跟他是好兄弟的秦俊彦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最好的解释。秦俊彦听后,理解了他用意,便不再追问什么了。

    在交谈的过程中,四个人很快吃完了早餐。

    餐后,按照王落辰的安排,卓应儿和秦俊彦就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而王落辰自己,则是带着冷泠弦去了五极学院。

    不过,他去那里,却并不是按照学院的通知去上课的。他去那里只有一个目的,便是去找自己师伯卓不群。

    他找他的目的,一共有两个。

    一个是根据冷泠弦的请求,求卓不群给她安排到学院里来学习。

    第二个,则是跟他谈些重要的事情。

    卓不群身为五极学院的教授,平时若门中没有其他事物要他去做的话,他便来这里教教学生。

    今天,他就正在一间用做课堂的大殿里给五极学院的学生们讲习修炼方面的知识。

    王落辰到了这里,因为还不到下课时间。他和冷泠弦并没有打算打搅他。他的打算只是静静地走进大殿,找个地方边听课边等他工作完成了,然后再跟他谈事情。

    可谁知,他才刚出现在大殿的门口,卓不群才刚要示意他去后排空位等自己的时候。大殿中正在上课的数百名学院弟子,突然不顾课堂纪律,出现了一阵骚动。

    “大家快看,社长来了!”

    “这就是天命社的社长吗?”

    “对啊,这就是我们社长。刚刚在三教大比中拔得头筹的王落辰。”

    “他就是王落辰啊,我可记住他了。就是他让我在这次三教大比的竞猜中赔了一大笔钱的。”

    “哈哈,活该,谁叫你对我们社长没有信心呢?你要是随着我们天命社成员下注,哪里会输呢?”

    “哎,快别说话了。咱们卓师伯好像生气了。”

    “放@屁,他的亲徒弟来了,他会生气?”

    “就是,不知道就不要乱说。难道你不知道王落辰是咱们卓师伯的入室弟子吗?”

    “哦,还有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呢。”

    这股骚动中,充满了他们的各种议论。

    这些议论,顿时令教室里变得十分嘈杂,也令神识过人,感知力超强的王落辰和卓不群不禁被这些人的八卦给弄得各自苦笑了一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