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里嘛,你也不用担心的。他们也是支持的。尤其是你在这次大比中大显身手之后。连我祖母对你的态度都缓和了很多。要不然,你以为她怎么会允许我继续留在五极门的?嘻嘻。”

    冷泠弦笑着要他不用担心冷月宫那边会再阻止他们在一起。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变得神色凝重地说:“弦儿,你家里不反对就好。说真的,我从内心里是真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的。我的意思是,不光是在咱们俩交往这件事情上。还有其它事情上也能够大力地支持我。明白吗?”

    “哦?师兄,你这样说,好像有心事啊?有的话,就说出来听听。我会尽力帮你的。而且,不光是我,我还可以去求我的家人,一起帮你的。”冷泠弦听他的语气,便听得出他所说的是正经事儿,当即也以很严肃的口吻,给了他一个许诺。

    “嗯,弦儿,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遇到了一件很难解决的事儿。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情,我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不过,我可以跟你说的是,这件事情关系重大,牵涉到很多人的生命和命运。假如可能的话,你一定要说服你的家人,动用冷月宫的力量去帮助我,还有他们。我这样说,绝不是只为了我个人打算,希望你不要误会。否则的话,若是我个人的事情,我肯定不会向你提出这样的要求的。”

    王落辰怕冷泠弦误会自己跟她交往真的是另有所图,不免就自己向她提出帮助的事情解释了两句。但,在解释的过程中,由于五极门长老借弟子续命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关系有十分重大,因而他暂时并没有跟她说得特别深入。

    “师兄,你不用解释。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也是我们冷月宫的事儿。放心,只要你说一声,即便是与全天下人为敌。我冷月宫也是会坚决地站在你这边儿的。”

    具体什么事情,王落辰不说,冷泠弦知道他自有不说的理由。因而便也不问。

    不过,尽管不问。但她知道王落辰在五极门中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的代表人物,他所考虑的事情必定是大事儿。便一下子代表冷月宫,向他许下了给予他支持的承诺。

    听她这样讲,王落辰心里十分感动,他抱紧她说:“谢谢,谢谢你弦儿。我就知道你会支持我的。你放心,这件事不到恶化到非用武力解决的程度,我是不会轻易地使用武力的。不过,为了防止别人会先对我们这边儿的人不利。在我离开圣境,去往血族的时候。你最好先回冷月宫,并随时跟云姐保持联系。一旦有事,她们也好有个去处。”

    “听你这样讲,事情好像真的很严重。好,那我就听你的。你去血族,我回冷月宫。怎么样?你的弦儿听话吧?”冷泠弦对他言听计从,乖巧地在他怀里拱了拱,问。

    “听话。很乖。我喜欢。为了表示对你的奖赏,我决定……”

    她的乖巧,让王落辰心中对她的喜爱又加深了几分。因而,便在她说完这话之后,好好地奖赏了她一番。

    “坏人。早知道人家就不听话了。”

    冷泠弦沉浸在巨大的欢愉之中,喃喃地说道。

    经过一番交心,两人这一晚十分地恩爱。以至于第二天早上便起得有些迟了。

    等他们起来时,其他人早已起床并洗漱完毕。

    见他们两人一同走出房间,吴梦雪不禁酸溜溜地说道:“你们两个可真够可以的。居然,居然这么快就双宿双栖了。”

    “就是,应儿还跟咱们住在一起呢。你们两个也不注意一下影响。这样做,就不怕教坏小孩子吗?”吴梦雪旁边,罗凝玉也忍不住白了王落辰一眼,说。

    “两位姐姐这样说笑,人家会不好意思的。不过,你们说的有道理。以后我会注意啦。特别是,注意让师兄不要只和我一个人好。也要想着你们点儿啦。哈哈。”

    事情反正已经做了。而且还被她们给知道了。冷泠弦反而放开了。听她们酸溜溜地说自己,不禁反过来玩笑了她们两个一句。

    “你这丫头,真是喜欢乱说。人家才不想跟他这坏家伙乱来呢。哼。”吴梦雪被她给笑话了,没有去把她怎么样,反而走到王落辰面前,当胸给了他一拳,走掉了。

    罗凝玉倒是没有对王落辰使用暴力,而是红着脸,话也不说一句,便要出门。

    王落辰见了,对冷泠弦使了个眼色要她去洗漱,然后便向罗凝玉追去。

    “罗罗,别走啊。我有话要跟你说的。”

    他走得快,三步两步便追上了她。一把拉住胳膊,笑嘻嘻地同她说话。

    “说什么啊?人家还要去学武技呢。”罗凝玉回头瞪了他一眼,娇嗔道。

    “来,到这边僻静处。我要跟你说件很重要的事情。”王落辰被她说了,脸上依旧笑嘻嘻地,并不由分说地将她给拉到了寓所院子里的一棵大树底下,跟她说事情。

    见他这样,罗凝玉知道他这是真有事儿,便说:“好啦,有什么话就赶快说吧。人家真要去学武技的。”

    “罗罗,事情比较重要。所以一定要说的。武技嘛,不慌的。”王落辰将她拉近自己身边,俯身在她耳边细语道。

    “到底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大不了你什么时候说完,我什么时候走好了。”罗凝玉见他挺郑重其事的。便不再慌忙走,而是在树底下的一张休闲的藤椅上坐下,听他讲话。

    见她坐下,王落辰拉过另一张藤椅,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凑近她耳边说:“罗罗,计划有变,你和抵抗军的兄弟们可能不会在圣境呆很长时间了。所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希望你们多学学圣境的武功,悄悄地采购一些物资,并且维修保养一下咱们的机甲。做好随时离开的准备。记下了吗?”

    “什么?为什么要走?你不是说要人家在圣境中好好提高战力的吗?可人家才学了一点皮毛,你却又要人家走。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你要我如何跟兄弟们解释呢?”

    这个消息来得有些突然,罗凝玉一时不怎么好接受。

    “罗罗,你听我说,这里面牵涉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暂时不便跟你说明。但请你务必要相信,我这样做绝对有充分的理由的。时候到了,我自然会给你还有弟兄们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在同她说事情之前,王落辰就已经想到她会对自己的决定不理解。早就想好了说辞来劝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