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应儿见王落辰这样一说,觉得不如就试着打一下好了。反正万一真打坏了,她也能得到赔偿,没什么亏吃的。因此,她便挥手打出了一道寒冰元力击向了那颗石球。

    她这一下,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但也使出了七八分。

    这么多的元力打出去,照她估计,就是钢板也会被打出个洞来。

    然而,令她感到惊奇的是,这石球被如此厉害的元力给击打了之后,别说被击穿了,就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怎么样?看吧,我说的没错吧。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颗石球真的很神奇啊。从而也证明了我所说的话都是真的。这里面真的住着宇宙种子。呵呵。所以说,应儿,你要好好保管它。将来必定会有丰硕的回报的。”

    王落辰见她一击之下,石球安然无恙,证明了自己所说的并非诓骗她们的。就得意地向卓应儿说笑了起来。

    “果然是很神奇。可是,这样也不能证明里面就有什么宇宙种子那么神奇的东西啊?而且,假如像你所说的那样,真的有的话。那为什么长老们以神识探查的时候,会没有发现呢?难道说,他们的神识修为不如你高吗?”

    刚才的一击,的确证明了这石球的神奇。但卓应儿并不就此认同王落辰的说法,她又提出了新的疑问,以证明王落辰说的话并不是真的。

    “关于这个问题嘛。其实很好解释。我不是跟你们讲过吗?这个石球里的宇宙种子,它其实是住在一个叫星幻世界的异空间里的。而且,他还有一定的灵智。或许,在长老们以神识探查的时候,由于无法确定他们是善意还是恶意的。他故意使用了某种方法规避了他们的神识呢。而到了我的神识进去的时候,或许由于我释放了足够的善意,也或许是因为我本身拥有他所需要的东西,所以他才出来和我见面并达成了合作关系吧。”

    就她所提出的新疑问,王落辰给出了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

    这个解释,大家听了之后,都觉得很有道理,便接受了。从而,也相信了王落辰所说的是真的。

    “看来,师兄的确没有说谎呢。哈哈,这下我赚大发了。”卓应儿相信了王落辰的话之后,由于想到了这石球的价值,立刻高兴地跳了起来。

    “嘘!应儿,你不要那么大声,小心隔墙有耳。而且,这石球的价值只需咱们知道了就行了。千万不要往外说,否则的话,小心你的石球保不住呢。”

    王落辰见她连蹦带跳喜形于色地大声嚷嚷,唯恐这件事情被其他人知道后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赶紧劝她要注意保密。

    卓应儿一听,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做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向王落辰点了点儿。然后,她便跟王落辰他们说:“师兄,师姐,既然这石球这么珍贵。我总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放在房间里了吧?万一,它要真被人家给偷走了怎么办?”

    “哎,应儿你这样想就错了。所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这颗石球是件宝贝,可一般人从它的外表却看不出来它是宝贝。而且它自己也有规避危险的能力。所以,你并不需要刻意将它给藏起来的。依我看,你就这样大大方方地把它给放在这里。大家就都以为它不是件儿有价值的东西,不会真正地关注它,并打它的主意的。好啦,这石球我也给你探查完了。天也不早了。我们都去休息吧。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又有被催着去学院上课呢?”

    王落辰给她提完了建议,心中生出困意,便向她提出要去休息了。

    他这样一说,其他人也觉得困了。便都跟卓应儿嬉笑了两句,回屋休息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王落辰脱去衣物,躺在了床上准备好好睡一觉。谁知,却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了轻微的行动。

    “是谁?”他马上小声儿问了一句。

    “是我!”一个女孩儿的略带羞涩的回答。

    那人声音虽小,但他却听出她是谁了。便飞快地起来开门,一把把她拉进房间,一下抱住,问道:“弦儿,这么晚了怎么偷偷来我的房间,是不是想我了啊?”

    “切!不是。人家只是来跟你说句话。马上就走。你这坏人,赶快放开我嘛。”来人正是冷泠弦,她被王落辰抱住后,伸手在他胸口捶了一下,挣扎着说道。

    “呵呵,你少骗人了。有什么话不能明天说,非要这么晚来啊?还不是……”王落辰非但没有放手,反而还随手关上了房门,将她拦腰抱起,走向了自己的睡床。

    “人家真是有话要说的。就是想让你明天帮我申请一起到五极学院里上课去。免得人家自己在家觉得寂寞。”被他抱起,冷泠弦并没有再挣扎,而只是问了他一个问题。

    “这个嘛,当然是没问题的。你明天直接跟我到五极学院里去和卓师伯说一声,要他给安排就好了。不过,弦儿啊,这个问题还是明天再说吧。人家现在想的可不是这个呢。呵呵。”

    她的这个问题,王落辰只用一句话就解决了。然后,便不由分说,将她放在床上,和她说起了另外的事情。

    两人食髓知味,自从在冷月宫发生了亲密接触后,都尝到了其中的甜头儿。所以,今晚再次品尝一下,不过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儿。

    一番缠绵之后,冷泠弦没有再说离开的事儿。而是乖巧地躺在王落辰的怀里,同他说起情话。

    “师兄,你说咱们这样做好不好啊?别人不会因此对我有些看法吧?”冷泠弦撒着娇,问道。

    “怎么会呢?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而且,就我们来说,可是会走到一起的。别人怎么会说咱们呢?”王落辰笑着回答。

    “也是哦,那样的话,人家来你的房间的时候,心里就不觉得那么尴尬了。只是,就怕雪姐姐、云姐姐她们会生气呢。”冷泠弦在王落辰的脸颊上摸了一下说。

    “这个嘛,你不用担心的。她们若是在意,又怎么会继续跟我交往而不离开呢?所以,她们几个并不是咱们交往的阻力。咱们的阻力,还是来自于你的家庭。你明白吗?”王落辰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宽慰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