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思来想去,要对付五大长老,必须要找一个实力比他们更强的人出来才行。

    那么,谁的实力会比他们更强呢?

    他寻思着,这普天之下他所认识的人里面,除了他那位自动送上门来的“母亲”,恐怕也就只有他的祖师元化极了。

    那名女子是靠不住的。元化极还靠谱点儿。

    因此,他心中暗暗决定,离开乾坤洞回到五极门后,别的事情什么都不干,他也要去将祖师爷元化极给解救出来。

    心中主意已定,他依旧不动声色地跟大家说笑着,直到长老们叫集合,他才结束了和大家的闲聊。

    大家重新集合起来,长老们当众宣布了此次大比的结束。

    之后,王落辰和冷月宫炽日教的人寒暄了一通,便跟随五极门的大队人马一起离开了。

    彼此分开,大家自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唯有冷泠弦是个另类,她没有随着自己的父母回冷月宫,而是和王落辰同乘巡天兽回了五极门。

    对于她这位冷月宫少主到门中做客,由于圣境三大教为对付狂霸星人这一共同的威胁结成了联盟,五极门上下并无人有任何异议。反而,相关部门还根据接待规格的规定,给予了她一定的待遇。

    她便因此和妮蒂亚这位公主一样,在五极门中有了自己独立的住处。但跟妮蒂亚不同的是,她并不到自己的住处去,而是坚持和王落辰他们混在一起。

    王落辰他们在五极学院里的那处寓所,也因为她的到来,更多出了几分热闹。

    当晚,由于她的到来,也因为此次大比王落辰他们这帮人可谓大获全胜,收获颇丰。他们又一次在这个寓所里摆开了宴席了。

    因为有庆功的意味,这次来参加宴席的人里,除了天命社的核心成员之外,还有妮蒂亚、罗凝玉以及抵抗军的兄弟。

    这样一来,他们寓所的房间就盛不下了。就只好将酒席摆在了院子里。

    经过李英晨朱立军这两位世家子弟的用了近一天的时间全力张罗,这场宴席搞得极为丰盛。

    酒菜都是上品,大家心情不错,便开怀畅饮了一番。

    结果,宴席进行到最后,又弄了个人人喝得酩酊大醉,各自扶墙而走,才告结束。

    等大家散去,寓所里恢复了平静。王落辰带着几分醉意,准备回去休息。

    便在此时,卓应儿叫住了他。

    “师兄,你别忙去休息,我想求你帮我做件事。”

    卓应儿今天穿了一身粉色衣服,显得非常的可爱。又喝了点酒,脸颊红彤彤的,分外多了几分娇媚。

    这样美丽动人的她一张口,王落辰怎么忍心拒绝?

    便问道:“应儿,不知师兄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啊。”

    “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帮我再看一看我得来的那颗龙珠。想必,当时你也听见了,长老们都说它是不值钱的石头。我心里虽然坚信它是个宝贝,但听了他们这番话,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自己会看走眼了。所以,就想让师兄给看个究竟。唉,我可不想空欢喜一场。”卓应儿向他说明了自己要他帮忙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王落辰听了,觉得这不算什么多麻烦的事儿,好解决。便说:“好吧,为了让你心里有底,我就用神识给你好好看看吧。”

    说完,便要跟她去她的房间。

    才刚要走进她的房间,冷泠弦从她的卧室里飞快地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两人说:“好啊,这下被我给抓了个现形了吧?你们两个大晚上的往一个房间跑。说,要干什么啊?”

    “表姐,你可别瞎说啊。我找师兄可是有正经事儿的。”听了冷泠弦这话,饶是卓应儿性子泼辣,也不禁脸皮发烫。忙向她洗白。

    “正经事儿啊?哈哈,我还以为你有不正经的事儿呢。”冷泠弦玩笑着放开了他们俩。

    “谁在干不正经的事儿?我也来瞧瞧。哈哈。”

    冷泠弦话音刚落,听到三人说话的吴梦雪和罗凝玉也起来了。吴梦雪嘴巴也是很厉害的,她刚来就顺着冷泠弦的话茬儿取笑了卓应儿一句。

    而罗凝玉不喜八卦,她只是走到王落辰的身体,挽着他的胳膊,静静地看她们三人斗嘴。

    卓应儿呢,她因为被吴梦雪给取笑了,又忙着向她洗白自己。并说明了自己叫王落辰去房间的原因。

    王落辰见她不停给大家解释的窘迫样子,怕她待会儿恼了,便连忙替她说话:“好啦,你们两个不要跟她玩笑了。她要我去她房间,真是要我查看她的宝贝龙珠的。你们要是不信,咱们一起去吧。省得你们待会儿又发挥想象力,造我们俩的谣儿。哈哈。”

    “要查看宝贝龙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龙珠有问题吗?”龙珠是吴梦雪和卓应儿一起得来了,因此对它也是格外关心。听王落辰真要去卓应儿查看龙珠,马上来了兴趣。

    “长老们都说这龙珠不是什么珍宝,我有些不信。要师兄再以他的神识帮我看看。看这龙珠究竟是不是宝贝。如果是,我就留着。如果不是,那我就丢了好了。省得放在房间里还占地方。”卓应儿进一步说明自己的用意。

    冷泠弦和吴梦雪她们听了,都觉得她说的有些道理,便簇拥着王落辰一起去了卓应儿的房间,替她查看龙珠。

    龙珠就放在她窗前的桌子上,在灯光的照耀下,略微发出淡淡的浅蓝色光华。

    “你们看,它会发光的。应该会有些特异之处吧。”进到房间后,因罗凝玉还没有见过它发光的样子,不禁感觉它停神奇的,觉得它应该是件宝贝。

    “罗罗,发光也没什么稀奇的。圣境中好多山上都出产发光的萤石的。更别说咱们日常广泛使用的晶石了。所以这个不能作为衡量这个石球简直的标准的。”王落辰见罗凝玉因为这石头能放出些许光亮就赞叹它,不禁笑着更正了一下她的这种看法。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会发光的石头很稀奇呢。呵呵。”罗凝玉意识到自己的少见多怪,不禁脸红了一下,尴尬地笑了笑,说道。

    见她有些不好意思了,怕她心里不舒服,王落辰忙说:“这怪不得你的。谁叫你来圣境的时日短呢?等待得时间长了之后,自然就不会有这样的认识了。”

    跟她说完话,王落辰便缓步走近了那颗石球,开始以神识探查起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