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在这个时候,他就此收手,那么还是不晚的。然而,他觉得那样做是有损自己的颜面的。便以为,即便是打不过,也要硬撑下去。

    再说,他心中还存在着一丝侥幸。那就是,他在这乾坤洞中所参悟的东西。他认为,凭借它,或者他还有战胜王落辰的机会。

    而且,从另一方面讲,因他妄图使用暗器伤人而被激怒的王落辰,也是不肯原谅他的。即便他此时想要收手,王落辰正在气头上,还不肯轻易答应放过他呢。

    王落辰此时已经下定决心,非要给毕世明一个教训,要他以后老实做人不可。

    所以,他可不管毕世明这会儿思想上有怎样的波动,心中有着怎样的计较。

    在一击之下没有将毕世明给重创之后,他立刻毫不停歇地释放出自己的星域,用星光熠熠对毕世明进行了新一轮攻击。

    你毕世明不是说了嘛,只要能赢,不计手段。那好啊,我使用元力拟态武器之前也不跟你言明,就用它来偷袭,我看你怎么办?

    王落辰心中这样盘算着,一下子便将星光熠熠推到了毕世明的面前,将他围困了起来。

    璀璨星光化作一片片星芒,飞速击打到毕世明的护盾上。

    毕世明的护盾在这种精纯元力的凌厉攻势下,眼看就要破碎。毕世明心中着急了,为求自保,他果断地使出了新参悟到的招式。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寒冰,给我凝结。”

    毕世明在乾坤洞中所参悟到的法阵便是,强烈的攻击不一定是最后的攻击方式,缓慢地渗透反而更能伤害对手。

    因而,他的新招便是冰冻三尺。

    这一招儿使出,他就将自己所凝结的寒冰元力从自己的丹田之中,以一种极为缓慢地速度向对手渗透。

    这种攻击,无形无相,没有冰雪世界那样壮观,但却在对手不可察觉之际,将其包裹在寒冰元力所凝结的寒冰世界之中。

    然后,就以绝对的元力优势,将对手的元力给压迫在体内无法释放出来。任凭他的寒冰元力将其身体和元力慢慢地冻结。最终,终结其生命。

    这一招十分阴毒,也十分厉害,在王落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璀璨星域和体内的元力就被其给冻结住,无法运行了。

    “不怕明枪,就怕暗箭。不怕直接伤害,就怕对手阴毒。靠,这回真着了这小子的道儿了。”

    王落辰在调动元力无果之后,心中不禁暗自骂了一句。

    然后,他便开始想辙。

    “宇宙的奥义在于和谐。和谐的要义便在于自身与天地宇宙的遥相呼应,也就是所谓的同频。那么,只要跟宇宙的能量律动同频,我就可以直接使用宇宙的力量,而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先吸收能量,将它们凝聚在体内,然后再使用了。对,既然体内的元力被冻结,那么我就直接调动身体之外的天地能量为我所用好了。那样的话,依旧可以跟毕世明战斗的。”

    根据在乾坤洞中所得到的参悟,王落辰想到了对敌之策。

    接着,他便试着让自己放松下来,用神识去捕捉宇宙能量的律动。

    然而,事情往往都是想着简单,做起来难。他虽然明白了利用宇宙能量的法则,但并不能在一时之间就将其掌握。

    因此,他以神识捕捉了半天之后,并没有捕捉到所谓的宇宙能量的律动。

    之所以做不到是因为,宇宙中充斥着各种能量,因而便造成能量律动有其复杂性。王落辰要在这么庞杂的能量中找到宇宙主体能量律动的规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捕捉不到怎么办?不行啊。这样下去我就被毕世明给冻结了。到那时,我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了。”

    因为没有成功,王落辰心中不免有些小小的着急。

    但因为他这人心态健康,这着急的情绪,仅仅只是一闪现,便被他给压制了下去。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我就不信他毕世明的这种攻击就无懈可击。让我再想想,我一定可以将他的这种攻击给破解掉的。”

    王落辰自我鼓励着,继续想办法。

    想了一会儿,他脑子中突然冒出一个灵感。

    “宇宙中的能量庞杂,其主体能量的律动不好捕捉。那我为什么一定要好高骛远地去掌握这种高难度的呢?或者,我可以先从一种单纯的能量着手,试着去掌握它的频率和律动的规律吧?”

    想到了这一点,王落辰进一步想:“先从哪一种能量着手呢?哎,毕世明的这种不就是吗?现在我的周围全是他所释放出的元力,不正好可以让我拿来练习吗?哈哈。”

    毕世明围困冻结他的寒冰元力,正是一种单纯的能量。

    王落辰略微一琢磨,便马上想清楚了这一点。

    紧接着,鉴于形势逼人,容不得他有丝毫犹豫。他便立即着手去捕捉这种元力的律动起来。

    大家都知道,根据科学的说法,所谓的能量,不过就是一种电磁波。且这些波自有其波动的规律。

    掌握这种波动规律,便能够控制它。

    王落辰所使用的正是这样的方法。

    他以神识渗透进毕世明的寒冰元力之中,慢慢地感知其波动的规律。

    慢慢地他感觉,这能量的波动,好像动物的心跳。虽然因为身体的差别,心跳有快有慢,有强有弱,但终归是有的。

    只要耐心地去倾听,总能找出其规律。

    根据这个设想,他极力感受着。终于,他的神识捕捉到了寒冰元力波动的频率。

    “哈哈,原来你是这样儿的。好啊,那就让我们一起波动吧。”

    王落辰捕捉到波动的频率后,马上主动调整自己的神识,使得它和那波动同频。

    神识随着对方元力的波动而波动,慢慢实现同频。

    这一过程,就像两个不相干的人从不同的方向以不同的步频走进舞池的中心,然后开始牵手走到一起,并按照音乐的节奏调整自己的舞步。

    调整好了之后,两人的每一步便都正好踏在拍子上。这便是同频了。

    同频之后,两人之中谁更有力,谁便掌握了舞伴的运动方向,带着对方在舞池中翩然起舞。

    也就是说,在和对方的元力同频之后,只要神识够强大,便能够带动对方的元力,让它按照自己的想法发挥作用。

    说白了,就是取而代之,控制了对方的元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