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断欧阳百知的是毕世明。他刚才并不在现场,如今才刚刚从乾坤洞洞口的那片光幕中走出来。

    一走出光幕,他便看到了欧阳百知正被王落辰的光盾给逼着投降的一幕,因而便向两人喊道:“住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乾坤洞对咱们五极门有多么重要,你们知道吗?若是毁掉了乾坤洞,那罪过可是很大的。你们就不怕戒律院追究的刑罚吗?”

    “毕师兄,你出现的可真及时啊。是掐着点儿来的吗?哈哈。”王落辰见毕世明出现,心知自己替卓应儿要回龙珠的事儿,恐怕又多了些麻烦。为了尽量让毕世明不给自己添加麻烦,他便笑着向他招呼了一声。

    “别瞎说,我岂会是掐着点儿来的呢?若是我知道你们两个会再次争斗,我就是放弃参悟天地法则的机会,也要提前来赶回这里阻止你们啊。”

    毕世明见王落辰笑着跟自己说话,便也没有吹胡子瞪眼地说什么难听的话,只是像平时那样,跟王落辰说了几句话。

    但他这几句话里,却包含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令王落辰不得不留意到的信息。

    那便是,他此次进入乾坤洞得到了某些感悟,实力提升了。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

    王落辰不用想也是明白,他这是在威胁自己。

    也就是说,毕世明在告诉他,他毕世明的实力已经提高了,能够反制住他了,要他识相点儿,赶快放掉欧阳百知。

    但王落辰却佯装听不出,直接中断跟他的谈话,转头向欧阳百知说道:“毕师兄回来了这事儿跟你关系不大。你还是接着说你的话,做你应该做的事儿。不然,你也看到了,我的光盾可就在你身前悬着呢。只好你敢不老实,它可是敢让你吃点儿苦头的。”

    “哎,王师弟,不是师兄说你,你刚才说的话可就有点儿不对了。怎么能说你们两人之间的事儿跟我无关呢?毕竟,我也是在戒律院兼着差事的。你们两人在咱们五极门的重地争斗,我可是不能坐视不管的。”

    见亮明实力无法威胁到王落辰,毕世明又将自己在戒律院的身份给抬了出来,企图以权势压人。

    对他这些话,王落辰冷哼了一声,正欲反驳。身后却传来了也是刚刚回到这里的阳斩星的声音:“笑话。毕世明,你胡说什么呢?你凭什么说乾坤洞是你们五极门的重地?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咱们三教共管并属于圣境全体的吗?”

    阳斩星的话,并非是在跟毕世明争夺所谓的乾坤洞所有权,而是在提醒王落辰,这里是公共地方,并不属于五极门内。他和欧阳百知的争斗,毕世明是管不着的。

    “呵呵,就是啊。毕师兄,你这戒律院的身份在这儿好像不管用啊。所以,我跟欧阳百知的事情,还得继续下去。”王落辰经阳斩星提醒,马上就想到了答对毕世明的说辞。

    “王落辰,你别不知好歹。欧阳师弟是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你这样对他,难道就不怕水长老他老人家生气吗?”

    见自己的身份不管用,毕世明又将水长老给抬了出来。

    但他哪里知道,他越是这样说,王落辰心中便越是觉得气不顺。他也因此就越不肯听他的威胁。

    他回头大大鄙视了毕世明一眼,冷笑一声说道:“水长老生不生气那是他的事儿,与我不相干。他的子孙欧阳百知抢了我师妹的龙珠,才是跟我关系重大的事情。因此,我绝不会因为水长老会生气,就放过欧阳百知的。怎么样,我这话说得够明白了吧。你就不要心存幻想了。记住,言语是威胁不了我的。除非,你真有那个实力。呵呵。”

    王落辰那冷冷一笑和那眼神里的鄙视以及这些话,都大大刺激了毕世明。他不禁有些怒了。

    他用手指点着王落辰说:“好啊,好啊。我出于一片好心,以好言相劝于你。你却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那行,你不是说只有实力才能够威胁到你吗?那你就放开欧阳百知,我这就替他跟你再较量一番。”

    “跟你较量?行!不过不是马上,而是在欧阳百知叫人将那龙珠交还给我师妹卓应儿之后。否则,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

    说着,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王落辰猛地打出一道元力之刃,将欧阳百知的头发给削掉了一片。

    这一出手,立刻吓坏了欧阳百知。他不敢再等毕世明说服王落辰了,赶忙就向他说:“王师弟,咱们有话儿好好说,别动手啊。不就是一颗石头蛋子吗?我让人给应儿那丫头不就完了吗?”

    说着,他便连连向司徒无言使眼色。司徒无言会意,只得很不情愿地拿出一只小箱子。

    他这只小箱子应该是一种比音灵石更巧妙的储物空间。

    只见他在取出箱子之后,向里面输入了一股元力。很轻易地就从里面取出了那颗被双方当做宝贝的大圆球。

    那大圆球看起来就像一块白玉石。只是上面覆盖着一层十分奇特的金色纹路。令它看起来显得极不普通。

    “这石头蛋子上的花纹是什么东西?怎么我感觉到有一股能量波动从上面散发出来呢?那能量波动虽然细微,但却显得十分有力。看来,这个圆球果然是不简单,值得好好研究一番的。怪不得他们要从应儿手里面抢呢。”

    那圆球一出现,王落辰便以神识在上面查看了一下,立刻便发现了它的特异之处。从而认定它果真是一件宝贝。

    既然是宝贝,那么当然是不能拱手让人的。

    于是,也不多言。待司徒无言将这圆球离手,便轻轻一招,打出一道法阵,轻托着它送到了卓应儿他们面前。

    “应儿,你的龙珠我给你要回来了。这回你可要看好了。”待应儿抱住圆球,王落辰收回法阵,向卓应儿莞尔一笑,说道。

    “师兄,你放心。这次谁也别想从我这儿抢走了。嘿嘿。”卓应儿抱着那圆球,欣喜万分地向王落辰保证。

    王落辰向她点了点头,然后回头将自己的璀璨星域给收了回来,依照约定,给了欧阳百知自由。

    本来,既然物归原主了,王落辰也放掉了欧阳百知,事情到了就该结束了。

    然而,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偏偏刚才跟王落辰生过气的毕世明,还没有忘记他要和王落辰较量一番的话,在欧阳百知被欧阳家的人给扶着伺候去之后,向王落辰发出了挑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