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拳到肉的打击给欧阳百知带来了真实的痛苦,他顿时龇牙咧嘴的从王落辰的攻击下逃开,一边叫疼,一边在身上揉搓起来。

    “你这算是逃跑吗?我看,打不过就赶快认输吧。我保证,只要你将龙珠交出来并向我师妹认个错儿,看在大家都是同门的份儿上,我不会为难你的。”

    王落辰见他跳开,便趁机对其进行了劝降,要他赶快认错道歉,也好省去他几分继续教训这家伙的力气。

    然而,欧阳百知却把他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听王落辰劝降自己,他重新跳到他身边说:“哼,你别以为仗着自己身体结实、抗揍就可以令我认输。告诉你,刚才我只是陪你玩玩儿。下面才是真格儿的呢。小子,你就接招儿吧。”

    说着,他就猛地一挥手,向王落辰发出了一片由冰锥所构成的攻击阵。

    “哼,雕虫小技。看我璀璨星域的厉害。”

    王落辰有心想要让他屈服,见他使出元力化形武器,也不啰嗦,直接就将自己最强的杀招儿,元力拟态武器璀璨星域给释放了出来。

    顿时,颗颗大小不一,在王落辰的身前构成了一个美轮美奂的星域,朝着那些冰锥迎了上去。

    “啵啵!”

    纯粹由元力所幻化出的星球与冰锥撞击在一起,互相湮灭之际,发出了声声好像气泡破灭一样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的散播,蕴含在两人武器中的元力也肆虐开来,使得深处乾坤洞这座大厅里的人们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他们为避免自己受到伤害,赶忙以元力释放出护罩护着身体连连回退。

    同处一室,相比较他们而言,承受元力冲击最厉害的是此时仍在打斗的王落辰和欧阳百知两人。

    不过,他们早在出招儿之前便已经预知到会出现元力冲击这样的情况,早早的就在自己身前设置了护盾。

    故而,他们虽然受到的冲击最厉害,但却没有什么感觉。

    他们依旧在各自施展招数战斗着。

    “璀璨星域之流星撞击。”打了一会儿,见没能迅速就拿下欧阳百知,王落辰有些烦躁了。便以神识控制着璀璨星域,变化了招式。

    但见星域中的那些星球中的一部分,突然一下在原地消失,然后便蓦地出现在欧阳百知的身前。

    “啊,不妙。冰盾,给我挡。”

    眼看王落辰的星球突然化作流星朝自己袭来,欧阳百知心中惊骇不已,赶紧以冰锥在自己身前聚起一个巨型护盾,妄图以此来挡住流星的袭击。

    然而,他有些太小瞧这些流星的威力了。所以,他便吃了亏。

    当那些流星接二连三地撞击到他的护盾上,不断地碎裂,变成灿若烟花的光点儿后。他看到自己护盾一点点的碎裂了。

    接着,他便感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向自己袭来。

    “砰”

    那股大力推着他高高飞起,并将他狠狠地甩向了这座大厅的墙壁。

    他的后背和墙壁亲密接触的瞬间,发出了一声巨响。

    然后,他就顺着墙壁慢慢滑落了下来。

    在这以过程中,他只觉得自己胸口发闷,胃部难受,一股恶心感油然而生。紧接着,“噗”的一下,他就吐出一口鲜血来。

    随着这一口鲜血喷出,他才感觉到胸口、后背和屁股上传来疼痛。

    “喔哟,好疼啊。你们这帮蠢货,还不快过来扶我一把。”

    感觉到疼痛之后,他心情糟透了,不禁对这他手底下的人怒喝了一声。

    那些见此情状,赶紧过去给扶住,并慌忙替他揉捏了一起。

    王落辰见他落败后的这副样子,不禁感到好笑。便笑着对他说道:“怎么样?欧阳师兄,伤着了没有?知道厉害了吧?龙珠该还回来了吧?”

    “啊呸!你少得意,我只是一时不小心,才中了你的暗算的。如果要是我多留意一些,你根本就伤不到我的。来,我们再来打过,我保证这次我一定要把刚才的这一下给连本带利的还给你的。”

    欧阳百知听了王落辰的话之后,从自己的音灵石中取出了一把疗伤的丹药放进嘴里,一伸脖子吞了下去。然后,双臂一振,推开正替他揉捏的弟子,再次向王落辰发动了攻击。

    只是这一次,他所使用的不再是元力化形武器了。而是一把不断射出光波的枪械。

    “靠,你居然这么不要脸,使用激光武器。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伤到我了吗?看我璀璨星域之星光熠熠,给我挡!。”

    王落辰见欧阳百知用不知从哪里搞来的激光武器来对付自己,不禁气得骂了他一句,然后再次变招儿。

    激光武器所射出的光芒,也是能量。并不比元力这种武者所凝炼出的能量高明到哪儿去,因而并非是元力所不能对付的。

    他的璀璨星域之星光熠熠,就完全可以对付这种能量。

    因为,星光熠熠乃是将星球上所散发的光芒猛地增强了数倍,以形成一片既可防守也可进攻的光盾,来抵消掉激光。

    并且,在抵消的过程中,它还会不断地向着前方推进,以自己所散发出的星芒去攻击对方。

    欧阳百知不断地射出激光,但却根本就无法穿透光盾。反而还被光盾在极短的时间里给挤到了墙角。想逃都逃不掉了。

    “欧阳百知,我再问你一次。认不认输?如果你不认输,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王落辰见光盾成功地控制住了他,便再次逼他投降。

    “我就不认输,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哼。”

    面对王落辰星光熠熠的威胁,欧阳百知自持身份,耍起了无赖。

    “你这是在逼我你知道吗?告诉你,我最讨厌别人这样儿了。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杀人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决定的事儿。因为,无论在尘世,还是在圣境,我都是杀死过一些恶徒的。”

    王落辰最讨厌跟自己耍无赖的人,见欧阳百知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悔改,以为自己身份特殊,便以自己的性命当筹码来挑战王落辰的耐心。所以,他便向他郑重地发出了死亡威胁。

    “好吧,我怕了你了。我……”

    欧阳百知原以为王落辰不过就是一名少年,没什么背景和依仗,就算自己打不过他,随便耍个赖,就是不认输不归还那颗龙珠,他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的。

    哪曾想对方却如此狠辣,根本就不怕惹祸上身的。他便只好在听出王落辰话语里的杀意之后,向他投降了。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却被人给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