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打断她的话,是想告诉她:“云姐,你别说了,我不惧怕厄运,而且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因此,我决定了,我不会逃走的。我要留下来跟你面对一切。况且,云姐,由你所说出的这个秘密,我想到了另外一件特别重要事情,或者令咱们不得不去跟五位长老抗争,而无法用逃走这个办法来躲避的事情。”

    “特别重要的事情?真的那么重要?是什么啊?”沙傲云不明白他怎么又推翻了自己刚才所做的决定,因而问了一句。

    “对,特别重要的事情。不知道你留意没留意?我秦师兄、梦雪、丁梁柱、甄仁才他们,似乎也和你一样分别得到了几位长老的眷顾。不仅被他们亲传了武功,还输送了好多资源给他们。以前不知道有续命这一说的时候,我没有怀疑过什么,还以为他们所得到的这一切都源自于他们的好体质。现在想来,他们能够得到这一切,的确是源自他们的好体质。只是,他们的这好体质,给他们带来了这一切的背后,似乎隐藏了某种恶意呢。云姐,你仔细想一下,我说得对不对呢?”

    这一下,该轮到听到王落辰这番话的沙傲云吃惊了。

    她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满脸震惊地说道:“对啊,我怎么一直就这么木呢?自己的好姐妹好朋友,正在被别人拉入一个我本身就所承受的命运里去,却没有发觉呢?看来,我对人心的险恶,还是没有看透啊。”

    “说得就是啊。云姐,我还不是一样。在没有从你这里听说续命的秘密之前,还不是一样在为自己亲朋好友所得到的所谓意料之外的垂青而沾沾自喜?不曾想过他们为何如此幸运,会被人家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选中,重点地培养。”

    “终究,我们还是太低估了人性之恶了。不过,现在明白了,我们就不能再任凭自己的亲人们身处险境而不去救助了。所以,云姐,在这么多人都被牵连到五位长老所布得这个局中的前提下,我还可以一走了之吗?”王落辰颇有些自责地说道。

    “你说得是这么个道理。但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因为,师弟,我不是跟你说了。长老们若想续命,是必须要将我们这些被他们所选中之人的战力给提升到武圣的。否则,续命只会失败。这样一算,秦俊彦和梦雪他们四个,战力要达到那一步还是有些时日的。因此说,在他们战力达到武圣之前,他们也是暂时安全的。我们暂时便无需替他们担心什么的。但我们这边儿就不一样了。我们这边儿是已经火烧眉毛了。不能不优先解决的。你觉得呢?”

    王落辰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但听起来,沙傲云的想法似乎更正确些。

    故而,王落辰听了之后,也是连连点头。因而,他说:“这倒也是。他们的危难在于将来。而你的危难近在眼前,是必须立刻解决的。那好吧,我还是按你说的,先去血族好了。至于他们那边儿,只能是先提醒他们小心提防,并请求蔡师伯卓师伯他们代为照顾一二了。”

    “不行,这事儿绝对不能让你我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否则的话,谁知道了,谁就会成为五大长老所对付的对象。毕竟,他们若知道了这个秘密,必定会在态度和神情方面,流露出一些情绪的。他们可都是经常接触长老们的人,若是他们神情和态度中有一丝异样,你以为凭长老们的心机和能力,他们能看不出梦雪等人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吗?有句话叫狗急了跳墙,他们也一样。一旦发现自己的秘密给人知道了,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咱们能够预测得到吗?所以,我觉得在他们的危险还没有真正到来之前,咱们还是不要跟他们透露什么的好。你说呢?”

    对王落辰的想法,沙傲云又提出了一些反对意见。

    而这些意见,王落辰也虚心接受了。最终,这件事情就被他们两人给以意念谋划好了。

    只是,在这个谋划之外,王落辰却另有自己的打算。这是因为,他在跟沙傲云谋划这件事情的同时,另外想到了自己可以借助的一些力量。

    这些力量包括几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他的祖师爷元化极。

    他觉得自己在战力达到武圣,并且在星族之中通过修复宇阵获得了对法阵更深的体悟之后,可以去尝试着解救他的神识了。

    一旦他的神识被自己从困锁法阵中解救出来,那么他就可以成为自己最有力的助力。

    第二个方面,他在乾坤洞中已经参悟了一些天地法则,知道了某些宇宙的秘密。他觉得,他可以以这些为筹码,换取炽日教和冷月宫对自己的支持。

    第三个方面就是星族。虽然星族人数少,力量也不怎么强大,但他们背后有星盟这个强大的后盾。他感觉,凭借自己和飞羽以及星族长老劳心的关系。他是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帮助的。

    第四个方面,就是他的天命社以及地球抵抗军兄弟。

    他琢磨着,一旦自己跟沙傲云的关系被沙家的人知道了,他的祸事肯定就来了。那么,他的天命社以及他的地球抵抗军兄弟的处境,就会因为他的牵连而变得有些不妙了。

    因此,未雨绸缪,他觉得在自己离开圣境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跟随自己一起离开才行。

    他们离开之后,或去地球或随他去血族发展势力,都是一个比留下来更为稳妥的选择。

    还要最后一个方面,那自然就是血族了。

    据妮蒂亚所讲,他们血族之人虽然战力不是非常高,没有五大长老这种战力达到变态的高手存在。但他们胜在人数众多。随便一号召,就能够搞出个几百万的军队来。

    那样的话,他们也是一股十分可怕的力量。

    毕竟,一个人再怎么厉害,战力也是有限的。

    一个打一百,一千,一万什么的或许可能。若是打十万,百万的。恐怕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除非,那人是像自己那位非要认他当儿子的所谓“母亲”一样。否则,在这么庞大的军队面前,就等着受死吧。

    当然,除了以上这些之外,他还有最最后的一个可以倚重的力量,那便是自己的这位突然冒出来的“母亲”了。

    只要她肯出手,世间还有摆不平事儿吗?

    问题是,她肯出手或能出手吗?她不是跑去修养了?只怕,就跟天一生水一样,有些时候恐怕是靠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