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目瞪口呆了半天才说:“云姐,你的意思是你要献出自己的生命去延续金长老的寿命?可为什么一定是你?而且还为什么要一定保证你是完璧之身?这对你也太公平了吧?不行,我不能让你去为了他牺牲掉自己。(书^屋*小}说+网)因为,我爱你。我需要你留在我身边,永远陪着我。”

    “师弟,你能这么说我真是太感动了。只是,以你的能力恐怕是阻止不了的。不过呢,现在你也不用考虑阻止我去向金长老献祭生命的事儿了。因为,我的身子已非完璧,生命力变得不再完整,虽说我的体质仍然是家族中最适合修炼金元力的,但已经不符合金长老的功法要求,无法向他献祭了。”

    “这样说起来,虽然我会因此受到家族的惩罚,但却不会年纪轻轻就死去了。但我想,他们一定会追查害我失身的男人是谁,并且对他不利的。因为,你要知道,金长老能够延续生命,就可以继续利用他的地位让我们整个家族在五极门中保持尊崇的地位的。这样重要的事情被你给破坏了。你想,他们会放过你吗?”

    听了王落辰的话,沙傲云心里一热,觉得自己爱对了人了。因为这份爱意,她想到了他们两人之间这层关系所将要给王落辰带来的灾祸,不禁为他担心了起来。

    “云姐,我觉得你也不用过于担心了。毕竟,你的家族还有金长老只是五大家族和五大长老中的一个,他们并不能任意妄为的。我就不信,其他四位长老会由着你们家族的人肆意妄为。”

    王落辰跟她的想法不同,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糟糕。由于五位长老之间制衡关系的存在,在金长老和沙家对自己采取行动的同时,其他长老是不会任由他胡来的。

    但他这话才刚出口,沙傲云马上就摇了摇头将他的话给否定了。

    只听她说:“师弟,你这回你想错了。你想啊,续命这件事对五位长老都非常地重要。他们会允许别人来破坏它的进行吗?我跟你说,不会的,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来破坏的。所以,当发现你破坏掉了金长老的大事之后,他们会和金长老联手共同对付你的。”

    “这一层,我倒是没有想到呢。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不怕,因为我还有冷月宫和炽日教的势力,以及咱们肖师伯和蔡师伯他们可以倚重啊。难道说他们五大长老对这些势力就一点儿不忌惮吗?”

    听沙傲云说五位长老相互制衡这种方法无法将即将到来的危机给应对过去,他便又另想其他办法。

    于是,他便想到了一向对自己不错的蔡师伯他们,以及炽日教和冷月宫这两股教外的力量。

    “他们?不行的。他们不敢真正得罪五位长老的。别看他们平时闹腾的挺欢,但因为实力的缘故,他们并不能真正和五位长老抗衡。所以,师弟啊,我劝你还是别有这种想法的好。而且,我觉得,求人终归不如求己。这件祸事,终究还是得靠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对他所提的这个解决之道,沙傲云还是不同意。

    王落辰想了想,觉得她说的确实是有几分道理。

    所谓的其他势力,跟五大长老比起来,那真是不堪一击的存在。

    他们之所以能够存在,恐怕只是五大长老觉得他们还没有威胁到自己的地位而已。一旦他们觉得他们对自己的根本利益构成了切实的威胁,恐怕他们就会出手将对方给灭掉的。

    毕竟,五股经营了几百年的势力,远非其它在他们的卵翼之下所发展的势力所能够比拟的。

    在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只能任由你被家族惩罚,而我被他们给迫害吗?”

    “当然不是啦。刚才我不是说了吗?由于咱们两人的这件事一时之间不大可能被金长老和我的族人所知道,你还是有机会逃走的。另外,你不是已经被长老院给委派了什么和血族联盟的大使了吗?我以为,这正是个机会。等咱们出去之后,他就马上向他们提出出使的要求,然后趁机离开圣境,去往血族。那样的话,因为妮蒂亚的关系,你完全可以在血族得到他们的庇护。从而避免被我的家族所追杀的。怎么样,你觉得我这个主意行吗?”

    原来,沙傲云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让王落辰出使血族,并借机留在那里不回来,正是她的打算。

    “哎,这个主意好。咱们就这么办好了。只是,你呢?我走了你怎么办?要不,我跟长老院建议由咱们一块儿去吧。那样的话,咱们就可以都留在血族了。”

    王落辰被她给提醒了,马上想到了出使血族的确是可以躲避灾祸的机会。只是,他对沙傲云留下来有些不放心,自然是要她跟自己一块儿走。

    “师弟,如果事情真如你想的那么简单就好办了。你不知道的,我是家族荣耀能否继续下去的关键。他们不会让我随意冒险的。尤其是在他们发现我的战力已经接近突破武圣之后,就更不会让我随便离开他们的掌控了。”沙傲云惨然一笑,说出了王落辰这个想法不可能实现的原因所在。

    “什么?还有这样一说?原来他们一直都在掌控你?而且,你所说的战力接近武圣,他们会对你掌控的更加严格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战力到了武圣,就会被金长老给施法夺取生命力?”

    听了她的这种说法,王落辰又产生了许多疑问。

    “不错,战力到了武圣,就如你所说的那样,开窍儿了。金长老的续命之法就可以在我身上实施了。要不然,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那么地培养我?不惜耗费资源提升我的战力?说句难听的话,他们这就是在种庄稼或养殖生灵啊。到了一定时候,他们就会收割和宰杀的。”

    “唉,这就是命运。从我一出生就要面对的命运。说实在的,在你没有出现之前,我都已经麻木了。我觉得我自己就是这样的命,不能逃脱的。所以我只是默默的接受它。但你来了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你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活力和它的可贵。”

    “所以,我的心里一度产生了想要摆脱命运抗争命运的想法。可是,每当我一想到我如果那样做,很可能会为你带来麻烦和厄运之后,我便又将这样的想法给打压下去。但谁知命运弄人,我们最终还是发生了会为你带来灾祸的事情……”

    真情流露,沙傲云说出了自己的心声。然而,她这样说,却让王落辰听不下去了。他忍不住打断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