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祭坛之后,若不是自己周围散落的他们两人的衣服提醒了他的话,王落辰还以为自己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好像只是一个梦境呢。

    一切在恍惚间开始,又在恍惚间结束,的确像是一个梦。

    但它的的确确又不是梦。特别是听到了当沙傲云苏醒过来是所发出的那一声惊呼之后,更让王落辰确信自己所经历的绝不是梦。

    “师弟,我怎么了?我们,我们怎么了?”沙傲云随手抓起一件衣服,将自己的敏感部位给迅速遮挡住后,惊慌失措地向王落辰问道。

    “云姐,你不会是将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事情都给忘了吧?”王落辰将边帮忙将她的衣服给拾起来,边笑着反问。

    “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我们……”

    发生过了什么,沙傲云当然不可能忘记。她刚才只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现在回想起来,脑海中立刻就闪现出来自己同王落辰双修时的一幕幕令她脸红心热的场景。

    这样的事情,她一个女孩子家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但嘴上不说,心里却因为想到了自己和王落辰之间发生了那些事情所带来的坏结果,难过了起来。

    并且,因为这种难过,流下了眼泪。

    一见她流泪,王落辰便慌了。赶忙慌慌张张地穿上自己的衣服,冲过去抱住她说:“云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哭?难道说,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事情,令你不开心了?”

    “不是,不是因为不开心。能和你走到这一步,我心里还是觉得很幸福的。只是,只是,这里面有点事情,我以前没有告诉你。那就是,因为某些原因,我虽然能和你在一起,但却不能和你发生那样的关系的。否则,就会给你带来天大的麻烦。不,准确地说不仅仅是麻烦那么简单,而是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所以,师弟,趁着别人还没有发现咱们两人之间已经发生了亲密关系,你还是赶快地逃吧。逃得越远越好。”

    沙傲云并没有因王落辰抱住她给她安慰就停止哭泣,而是哭得更厉害了。并且,还在这哭泣的间隙,跟王落辰说了一些让他摸不着头脑的话。

    “云姐,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说我和你之间发生了些什么,还有罪了?你又不是别人的妻子,我作为你的爱人和你之间发生一些男欢女爱的事情,应该也算不上违背伦理道德或者法律法规吧。怎么就会给自己招惹来麻烦,甚至是杀身之祸呢?再说了,就凭我如今的实力,似乎也用不着怕谁吧?我为什么要逃走?”

    因为沙傲云的话说的不明不白,王落辰只好一问究竟。

    沙傲云听后,摇了摇头说:“至于原因,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不能说的。而且,这个原因告诉了你的话,恐怕对你更为不利。唉,这件事儿说起来也都怪我。我就不该和你单独走到这里来的。若是有别人在,咱们之间或许也就没这些事儿了。说起来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啊。”

    沙傲云还是不肯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劝说王落辰逃走的,只是一个劲儿的哭泣,自责。

    她这个样子,令王落辰心中不禁有些恼火,他有些生气地对沙傲云说:“云姐,你和我之间都已经如此的亲密了。有什么话,你就不能跟我彻底地讲清楚吗?别说什么怕我知道了会有危险什么的。那样说,就是你太看不起我了。咱们相处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清楚我的为人吗?我是那种害怕承担责任,面对危险的男人吗?特别是那些危险会威胁到我心爱的女人的时候,我更是会义不容辞地替她挡住那些危险的。所以,云姐,有什么话你就明说吧。否则,我可是真的要生气了。”

    见他真的有些动气,沙傲云觉出自己这样对他隐瞒或许也不太好。便犹豫了一会儿,把嘴巴贴近他耳边说:“师弟,我所说的可是咱们五极门天大的秘密,是关系到五大长老的秘密。你若知道了,可千万千万不要告诉第二个人啊。”

    见她如此小心,即便是这里是乾坤洞,他们处在乾坤洞不知哪一个角落里,她说起话来都小心翼翼的。王落辰感觉她将要告诉自己的,或许真是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呢。

    于是,就跟她说:“既然这件秘密如此的重要,那不如让我们以神识交流吧。你等一下,我这就以神识进入你的脑海中去。”

    说着,王落辰便将自己的神识给释放了出来,进入了沙傲云的脑海里。

    “现在可以了。你想告诉我什么,只需要集中精神想一下,我就可以接收到了。这样,就没有人可以知道咱们在交流什么了。”

    跟沙傲云的神识连接在一起之后,王落辰向她发出了一道意念,告诉她现在可以交流了。

    沙傲云在接收到他的意念之后,表示照做,便开始闭目凝神,将自己想要告诉他的事情形成了意念,让他自己去读取。

    在意念里,沙傲云说:“师弟,我们不能不小心。因为我比你更清楚五大长老的能力有多么可怕。你不要以为我们在乾坤洞里,他们就感知不到咱们的言行举止。我告诉你,只要是圣境范围内发生的事情,他们就全都有办法有能力知道。有时候,我们以为他们不知道,那只是因为他们没有表现出来他们知道而已。”

    “他们的能力真的有这么恐怖?如此说来,我们和他们的差距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儿呢。那既然这样,咱们小心些倒是应该的了。不过,说起这个来,我倒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就是咱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并不在圣境中。他们应该感知不到的。那样的话,咱们是不是可以瞒过他们一阵儿呢?”

    王落辰听了沙傲云的话,对五大长老的能力有了一个再认识。便明白过来沙傲云刚才为什么要那样的小心谨慎了。

    不过,因为她的话,王落辰也是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和沙傲云之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由那位实力惊人到可怕的女子所安排的。凭她的实力,在安排自己和沙傲云的事情时,应该是不会被别人感知到的。

    因而,他便将这一情况告诉了沙傲云,以便让她可以不那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