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让人沉醉。因而,两人醉在这花香里,不可自拔。

    但就在他们情到最深处的时候,两人的识海中同时闪现出那篇留存在他们脑海中的心法。

    这心法一出现,便被他们给自觉地应用了起来。它将他们身体内的能量引导着,使得它们在两人的丹田之中交流融合着。

    “你们两个要记住,所谓的乾坤混沌之法,便是忘掉自己和宇宙,宇宙之中各种物体以及能量之间的界限和差别,将它们当做相通相同之物来看待。并在修炼的过程中,进行无差别的吸收。然后再于体内凝炼。不过,因为你们两人体质的不同,这种吸收和凝炼所产生的能量好像磁极的两极,是相互吸引和需要的。所以,你们必须时常双修,将这种能量给调和,才能最终修成正果。明白吗?”

    当两人都到了妙处之时,他们体内的能量交融也到了最和谐的状态,那女子如吟唱一般的声音却又再次在他们耳畔响起来。

    “知道了。”两人同时以意念回答着那女子的嘱咐。然后,便达了他们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完全的融合。

    这一刻,能量在两人体内欢快的流动,将他们身体的所有经脉完全贯通。人也因此而变得无比的舒畅。

    这种美妙的感觉让两人不禁同时发出了轻吟。

    然后,那些能量便又再一次在他们彼此的体内流转了一周天之后,回到了各自的丹田之中。

    当它们回到丹田,王落辰和沙傲云以神识内视,都感觉这些能量变得和谐了起来。

    它们,少了几分芜杂和暴虐,多了几分精纯和平和。但,当以意念去调动它们时,却变得比平时顺畅了许多。

    而且,这只是变化的一部分。

    另一部分就是,他们两人的丹田之间,似乎在这次融合之后,产生了某种感应。当一方运行之时,另一方丹田中的元力也随之产生流转。

    “宇宙的奥义,就在于和谐,在于万物之间的无障碍地相互感应。如果你们能够跟宇宙产生和谐的感应,那么你们利用宇宙能量的能力自然就会比别人更强。现在,你们可以好好参悟一下我的说法。当然,最好是两人一起参悟。哈哈。”

    在他们感悟着自身变化的时候,那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了她的话,他们心中忍不住回味起刚才双修时的美妙感觉。两人的眼神再次变得热切起来。

    接着,他们两个便按照她所说的,再次融合在一起,边默默运行着心法,边调动起了那些能量进行着又一次的交流。

    这种双修实在是很美妙,两人都很享受这种感觉。并且,它也的确让两人的战力在这种修炼中迅速得到提升。或许,正是因为尝到了甜头,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们便不停地进行着这种双修。

    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有多久,觉察不出时间在走的他们。像被催眠了一样,也记不清进行了多少次双修了。

    反正,是很多次吧。

    最终,当他们这种修炼达到了心意相通,难分彼此之时,两人的丹田中同时亮起一点光芒。

    并在与那光芒亮起的同时,他们的识海中也骤然凝聚出了一团混沌的气团。

    “恭喜你们,得到了和谐星烁和乾坤星云。这两者一个在丹田,一个在脑海。是你们开窍之后,所得到的能够孕育出生命原种的土壤。我的孩子,你们记住,只要你们以后勤加修炼,终有一天你们是能够练出生命原种,成为与星空同样永恒的存在的。好啦,我要走了,你们以后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可以随时来乾坤洞向我许愿,如果那时恰好我处于清醒状态,我就会响应你们的。”

    在他们两人身体出现了异象之后,那女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她又向两人说了一番他们两人都不怎么能够听懂的话。便将他们两人周围的花海撤去。

    那花海消失不见了,花香也随之没有了。沙傲云还在催眠状态,战力高体质特殊的王落辰顿时恢复了清醒。

    他回忆起刚才的种种,心中产生了不少疑问,不禁向那女子问道:“什么是生命原种?还有,乾坤洞不是每十年才开启一次的吗?我们怎么才能够随时进出呢?”

    那女子见他问出这样的问题,不禁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没有从这躯壳彻底脱离出来之前,真是什么都不明白的。不过,这样也好。因为,作为普通人的你,若是知道太多,反而不好呢。不如还是少知道一些吧。因此,关于什么是生命原种,我还是先不告诉你了吧。免得为你招来祸端。当然,虽然我不跟你说明,但我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随着你自己的觉醒,很快你便会弄明白的。”

    “至于进出乾坤洞的事儿。原来你们不能随意进出乾坤洞,是因为你们自身体质的原因。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是,你们这些人类就好像病毒,是受到乾坤洞排斥的。所以你们平时进不了它。只有当它自身的能量由于能量潮汐的作用,处于低潮时,你们才可以进入。不过,你现在与以往不同了,身体的能量变得跟乾坤洞和谐了。所以,你自然就能够随意进出,而不被它给排斥了。”

    “可是,即便是能够随意进出,你也要小心。因为,以你现在的战力,如果让别人知道你掌握了一个大宝藏。那么别人很可能会因此而对你不利的。你明白我这话的意思吗?”

    王落辰听了她的解释,点了点头说:“君子无罪,怀璧其罪。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所以,我会小心保守这个秘密。不让别人知道我和云姐可以随意进出乾坤洞的。”

    “很好。那我的孩子,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你也知道,我年岁大了。轻易不能动用自己的能量了。刚才为了帮你,我消耗了不少能量,实在有些累了。要去休息一下才行。否则的话,后果有多严重你是知道的。唉,只希望你快点醒来,好帮助母亲完成心愿,将那计划付诸实施。那样,我也就可以彻底地休息了。”

    说着,那女子的身形显现了出来。

    她最后看了一眼王落辰,然后就随手一挥。

    王落辰沙傲云便在她这一挥手之后,于一瞬间飞跃重重星团,从宇宙的最深处重新回到了乾坤洞的那个祭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