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在他将心法传给沙傲云以后,王落辰已经没有退路了。

    不能退,便只能将计划进行下去。

    因此,他在沙傲云熟悉了一下心法后,对她说:“云姐,怎么样,这套心法是不是对你很有启发?”

    “嗯,不错。的确很有启发。特别是这心法中所说‘体内之能,亦分天地乾坤,需天地和谐,乾坤互补才能平衡’,让我心中豁然开朗。以前的时候,我总是拼命提高丹田压缩元力的能力,妄图依靠元力的增加来提高自己的战力。现在想想,单单只片面地追求元力的提高不注重元力的平衡,也是不行的。”

    沙傲云人也挺聪明的,仅仅只是参详了一会儿心法,就得出了一些感悟。

    听她讲了自己的感悟,王落辰说:“我也觉得这句话很正确。也同样有了一些想法。要不这样,云姐,咱们就在这雕像之下盘坐,仔细地按照这套心法修炼一会儿好不好?”

    “这样也好,把刚刚得到的感悟转化为战力,免得待会儿没有了这种感觉。而且,反正咱们也没什么地方去。就在这儿边修炼边休息一下也不错。”沙傲云同样了他的想法,便和他双双在这雕像之下面对面地盘坐了下来。

    两人坐下来之后,便开始闭目凝神,渐渐入定,开始修炼。

    就在此时,王落辰脑海中响起了那女子如吟唱般的声音。她在向他说:“孩子,现在我就要帮助你开窍儿了。待会儿,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默念心法放松身体就行。至于那女孩儿那边,你也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让她和你双修的。”

    “嗯,好吧。”到了此时,王落辰还能说什么,只能由着她施法了。

    随着王落辰同意了。他便听到自己耳畔响起了一种奇妙的声音,那声音带给了他暖洋洋的感觉。让他入定的更深沉了。

    而且,随着这声音的响起,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慢慢地飘浮了起来。

    他开始飘向雕像的顶端,开始从雕像头顶正对的位置飘出这座宏伟的建筑。

    飘出一段距离后,他感觉自己能够从远离建筑物的空中向下俯瞰,将座城市的全景尽收眼底。

    随后,随着他位置的提高,这城市的全景便在他的脚下变得越来越加渺小。他不由地产生了一种世界喂我独尊的感觉。

    “孩子,记住这一刻的感受,并且逐渐习惯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因为,随着你战力的提高。你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去以这种视角去看世界与世人。”

    好像能够看穿王落辰的想法,在他心中产生那样的想法之后,那女子是声音再次响起。然后,他就感觉自己飘向空中的速度更加的迅捷了。

    他不断加速,到了最后,整个人既然变成了一束光,飞快地离开了乾坤洞,离开了圣境,离开了地球星域,离开了太阳系,并飞出了银河系,向着更遥远更璀璨的星空飞行。

    最终,随着一个个比银河系还要美丽的星系变成了一星团和小光点儿。他感觉自己来到了宇宙的最深处。

    这里是一片混沌的虚空。一切事物,包括时间和空间,都仿佛是随时产生又随时湮灭的。

    而他和与之同来的沙傲云,便成了这虚空中唯一不生不灭的存在。

    “就是现在,在这宇宙创始和终结之地。你们两个尽情地释放自己的小宇宙,开始两个智慧能量体的结合吧。”

    正当王落辰在这虚空中静静漂浮,静静感受和思考的时候,那女子的吟唱又一次开始。

    这一次,随着她的声音响起。王落辰和沙傲云的身边突然就盛开了各种颜色各种姿态的花朵。香气也随之扑鼻而来。

    王落辰和沙傲云被这花的海洋所包裹,被这浓郁的香气所熏陶。这个人都好像喝醉了酒一样,变得微醺起来。

    脑袋晕乎乎的,没有了其它的想法。只有要跟对方结合这一种意念。

    “师弟,我是多么多么的爱你,你知道吗?”沙傲云脸颊绯红,和他拥抱在一起,以一种慵懒的鼻音向他表达着爱意。

    “我知道,因为你爱我的心恰如我爱你的心一样。是相通的。”王落辰也和她一样,以一种迥异于平常的语音,向她表达着爱意。

    “既然我们这么相爱,为什么我们还有保持那样遥远的距离?为什么我们还不贴得更近一些?”沙傲云在他的怀中撒娇道。

    “对啊,我们不该那么疏远的。那么,就让我们将这种疏远变成紧贴吧。”王落辰用双臂将她紧紧地箍住,让她和自己黏贴在一起,道。

    “不行呢,这样还是不够近呢。怎么才能更近呢?”被王落辰这样大力给相拥着,沙傲云似乎还不满足。

    “都怪这身衣服,这衣服太厚了,它阻隔了咱们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如让我们将它们给去掉吧。”

    王落辰也不太满意两人之间的距离,觉得还是不够贴近。便开始找寻原因。找来找去,便发现了阻隔他们贴近的东西,竟然是彼此身上的衣服。于是,他便开始着手将它们去掉。

    几件衣服,当然是很容易就去除了。

    没有了他们的阻隔,这一次,当他们紧紧相拥,便感觉贴得更近了。

    但过了一会儿,沙傲云又说:“不行啊,感觉还是不够近呢。师弟,你快想想办法啊。”

    “云姐,你有没有见过水乳交融的情形?也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形?你若想要贴得更近,那么便只有那样的法子了。”意乱情迷之下,王落辰同样想更近一步。便想出了一个办法。

    “既然有这种好办法,那我们还犹豫什么?就让咱们水乳@交融吧。”沙傲云催促他说。

    得到她的允许,王落辰便不再犹豫,按照自己的想法和她贴得更近了。

    但当他刚刚才和她融合的时候,沙傲云的眼神里却出现了一丝挣扎之色,她突然向他说:“不行的,这样不行的?为了家族的荣耀,身体,身体要留给家族。不能破。不能。否则就……”

    只是,她这一丝挣扎和这几句含含糊糊莫名其妙的话语,哪里还能够阻止得了王落辰的行动,以及她自己对对方的索求之念?所以,它们很快便为两人相互融合之后产生的欢愉给驱赶。变得不知所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