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那女子在听了他这番话之后,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真的是不肯原谅母亲的。(书=-屋*0小-}说-+网)好吧,既然你不肯苏醒,不肯回归,不肯原谅我。那我就由着你好了。你不是想走吗?那你就走吧。不过,母亲跟你打赌。早晚有一天,你还是会回到母亲身边来的。现在你走吧,回到你的爱人身边去吧。”

    “那我走了?”王落辰听她絮絮叨叨地说着让自己离开的话,心里一阵高兴,便赶忙趁机转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母亲想了一下。或者你刚才并不是真的不想理我。而是神力也意志被这幅躯壳给限制了,无法体现出来。所以才有些懵懂的。嗯,一定是这样的。那样的话,为了让你早点儿回归,我便着手帮你摆脱这躯壳的限制吧。”

    当王落辰欣喜万分地将要带着那只母兽离开时,却突然有被这女子给叫住,说了另一番莫名其妙的话。

    她这是又要闹哪样儿啊?什么帮我摆脱这躯壳的限制?难道说她想要将我的神识给抓走?

    心里这样想着,王落辰不禁有些害怕了。

    这不不怪他,怪只怪对方实力太可怕了。让他不得不怕啊。

    好在,那女子所说的帮他摆脱躯壳的限制,好像跟他理解的意思不太一样。因为,她并没有向他出手,而是笑着对他说:“看得出来你有些惊恐。孩子,你不用这样。难道你还担心母亲会对你怎么样吗?我所说的要帮你,只是说要以乾坤混沌之法让你开窍儿,以窥见宇宙天地之玄奥,提高你利用宇宙天地能量的能力。并非别的意思。”

    “真的吗?只是要达成你说的这种开窍,我该怎么做呢?”王落辰听出她话语里满是善意,便猜想她或许真的是要帮助自己,便怯生生地问了一句。

    “呵呵,怎么做。很简单,只要你现在就去和那名女子行那阴阳调和之事,并在这个过程中按照我所说的心法与那女子一起放开身心,与天地乾坤中所蕴含的奥义融会贯通,那你们两人便可双双开窍了。哦,也就是你们这个世界所说的超凡入圣。”那女子再次将王落辰给招到自己身边,笑着向他解释了所谓开窍的方法。

    “阴阳调和之事?是不是就是那样啊?可是,我和她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的。恐怕她是不会同意的。还有就是,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对身体有妨碍啊?”

    王落辰听她说阴阳调和之事,一下子便想到了男女之事,不禁脸红了一下。随即,他便想到,这件事没有沙傲云的同意,似乎不大可能实现。便向眼前这个女子说明了情况。

    另外,他还怕若真是按照她的办法去做了,会产生一些不利于自己或者沙傲云的后果。便也一起向她询问了。

    “这两点你都不用担心。这是心法,你记下后尽管回去。待会儿只需将这个心法教给那女子。其它的,就全交给我好了。我自会帮你们开窍儿的。放心,母亲这是要帮你。不是要害你。再说,天底下哪有当母亲的害自己的孩子的。所以,孩子,你尽管去吧。”

    说着,她便向王落辰的神识中打入了一道光,将一套修炼心法复刻在他的神识里。然后,便轻轻一招手,将他连同那只母兽一起给送回了那间有祭坛的大厅。

    他的神识回归本体,便苏醒了过来。才一醒转,就看到沙傲云正和那两只像鹿非鹿的动物亲昵。

    他便向沙傲云说:“云姐,这只母兽回来了,就让它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师弟,你真厉害,一出手就马到成功。我代表这只小兽谢谢你。”沙傲云见他醒转,边一脸喜悦地朝他走来边向他说道。

    “行啦,云姐,咱们两个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王落辰拉起她的手说道。

    “也是啊。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另外,既然它们母子团聚了,就按照你说的那样,要它们走吧。只是,既然它们要走,那咱们呢?咱们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沙傲云问起了下一步行动的计划。

    王落辰心里有数,便跟她撒谎说:“它们走它们的。我看这里的雕像很有意思,想要在这儿再参详一会儿。说不定,从这雕像里面,就能够参悟出一些天地间的奥妙呢。”

    “哦,这样啊。那好吧,我这就去让它们离开,然后过来陪你一起参悟。”沙傲云不知道王落辰心里有其它的想法啊,听他这样说,便信以为真。然后,转身去送那两只动物了。

    见他们向门口走去,王落辰便慢慢登上了祭坛,站到了雕像的底下。心里默念着刚才那自称是他母亲的女子所给的心法,等待着沙傲云。

    由于不用送很远,沙傲云很快便回来了。

    她也登上了祭坛,缓步走到王落辰的身边,笑着问:“看你瞧这雕像瞧的那么出神,不知你瞧出了什么?”

    “呵呵,云姐,你还别说,就这一会儿的工夫,我还真瞧出些东西来。并且还想到了记载于咱们藏书阁中一本叫《天地奥义》的书上所记载的心法。觉得这个心法非常有助于参悟天地法则。怎么样,云姐,你要不要也参详一下。”王落辰又编了个瞎话儿,哄她说。

    “真的?那你不妨用你的神识给我传送到脑子里,让我也看一看,想一想。”

    沙傲云进入乾坤洞的目的,也是参悟天地法则以提高自己的战力的。现在听王落辰说有这样的心法,她自然是要学习领悟一下的。于是,便向王落辰提出了让他传送心法的要求。

    王落辰见她上当了,心里有些小兴奋,便立刻将自己神识中的心法给她传送了一份。

    不过,在传送之后,因为想到自己这是在骗她,他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但是呢,一想到那女子所说的他们两个只要修习了这个心法,便可以开窍,从而超凡入圣,也就是将战力提高到武圣级。他心里又觉得自己跟沙傲云所撒的谎,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没有什么的。

    至于说他待会儿会在那名女子的帮助下跟沙傲云行男女之事,得到她的第一次。因为他早已和她确定了恋人关系,并且在铁人营时以神识进行过那样的事儿。他觉得这也并不过分。

    反正,他和她早晚都是要走到那一步的。早一天,晚一天的又有什么关系的呢?况且,这种关系的发生在今天,还有利于两人战力的提高,他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一想,他心里的过意不去的想法便淡了许多。他将自己计划进行下去的决心,也便因此坚定了几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