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傲云听了他这话,便带着那只小动物退后了一些。

    王落辰便开始放出神识,去探查那雕像顶端正对的屋顶。

    他将神识投射过去,发现这里的屋顶是透明的,而且还散发出一种犹如玉石般的光泽。

    “不知到这屋顶上面是什么,待我去看一看。”

    王落辰见这屋顶有些特别,便将神识分出一缕,企图穿透它到上面去看一看。

    神识慢慢地接近屋顶,并且渗透进去。王落辰便在神识接触到屋顶的一刹那,产生了一种眩晕的感觉。

    接着,他的神识便感知到一片无比灿烂的光芒。

    “哎呀,好强烈的光啊。不知是什么发出的。”

    王落辰的神识被那光芒给照耀的有些难受。但越是这样,他越觉得这光芒不简单。因而也便越想去探究它的源头。

    于是,他的神识逆光而上,去找寻发出这光芒的物体。

    这段追溯光源的旅程,好像很漫长又好像很短暂。大概,这是因为他在这一过程中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能力吧。

    反正,当他的神识终于穿越了仿佛无限远却又无限近的距离之后,他来到了光芒的尽头。

    到了那里,他便看清了是什么在发光。

    那是一个浑身散发着圣洁之光的女子的双眸。

    只是,由于光芒太过强烈,站在她的面前,王落辰仅能看到她的体态,确定她是一名女性,却无法看清她的容貌。

    不过,既然能够确定她是一名人类而非其它奇怪的东西,那么他在接近了她之后,自然是要问一问关于塔里面将那只动物困住的囚笼的事了。

    “你是谁?为什么你会在塔顶?是不是你释放的囚笼,将那只母兽给掳走了?”王落辰以神识向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他的疑问发出后,那女子的一只手轻轻动了动,毫不费力地就将王落辰的神识给招了过去。

    “孩子,经过千百世的轮回,你终于来了。这就是你现在的形态吗?嗯,看起来还不错。只是,你的力量好像弱小的很。是这个种族的躯壳限制了你的缘故吗?也是,毕竟只是一种低等智能生命体。于你来说,真的是不合用的。”

    那女子用她眸子里的光芒将王落辰浑身照射了一番后,以一种非常和谐近乎吟唱般的语言向他说道。

    这声音在帮助星族修复宇阵的时候,王落辰曾经听过,现在又听到,感到非常的诧异。

    于是,他便向她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一再跟我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我是谁?我是谁?时间太久远了,我又拥有太多的名字,我自己也记不得了。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要知道我是你的母亲,你是我的孩子就行了。其它的真的不重要的。”

    那女子听王落辰发问,好像陷入了迷茫。沉吟了一会儿,才回答出这样一番令王落辰更加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因为搞不清她这话里的意思,他不禁再次追问:“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啊?你怎么可能是我的母亲呢?我可是有母亲的。你这样说,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啊?算啦,既然你脑子不清楚,我还是别跟你浪费时间了。我只问你,我要找一只母兽,你见没见过它呢?如果见过的话,就告诉我它在哪儿。我好把它给救出来,送到它孩子身边去。”

    “那只母兽我当然见过了。但它并不是谁抓走的,而是自愿献祭的。因为,它到了这祭坛后,感受到了神的召唤,便主动走向了神域。如果你想让它回去,我也是可以满足你的愿望的。只需将它的神性去除,让它重归平凡就好。”

    说着,那女子随手一招,向王落辰的身边射出一道光。等光芒散去,那只王落辰从小兽的神识中所见过的母兽,便显现了出来。

    本来,听说是她将母兽给弄走的,王落辰对她是充满了敌意和警惕的。但当这只母兽被她给送到了自己身边,这种敌意和警惕便消失了大半。

    “谢谢你放它回来。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回去向它的孩子交差了。”王落辰以感激地语气向她表示。

    “呵呵,好说。这对我来说,只是小事儿一桩。你不用表示感谢的。可是呢,你看人家都母子团聚了。咱们母子是不是也该团聚了呢?孩子,你什么时候才回归母亲身边来呢?母亲真的好想你的。”

    对于王落辰的致谢,那女子一笑置之。然后,又开始说起令王落辰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对于她这些话,王落辰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从她刚才举手投足间就将自己给招到她身边,以及随随便便就把这只母兽给释放出来所表现出的实力来看。这女子的实力简直就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至少,是他这种战力的人所招惹不起的。

    因此,王落辰不想得罪她,免得她一不高兴把自己给灭了或者再将那只母兽给抓回去。

    但同时,如果要他按照她所说的那样认同她当母亲,那在他看来,是非常的荒谬的。也是他万万不可能去做的。

    因此,他在它说出了那番话之后,不免有些犹豫了起来。

    仿佛看出他的犹豫和为难,那女子以温柔地语气说道:“怎么?经过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母亲?可是,你应该很明白的。那一刻终究会到来。因为,只有那一刻到来了,你才能真正成为新的主人。我也才能够放心的离去。这并不是以母亲的意志为转移的。是无穷演化到了最后阶段必然要导致的结局。非神力所能阻止。即便是你的母亲,也是无能为力的。所以,你就不要跟母亲置气了。好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根本就听不懂的。你这么说,叫我好为难的。要不然这样吧。你把你跟我,不,准确地说是你跟你儿子的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地跟我说一下好吗?若是那样的话,我还能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可以跟你多交流一下的。倘若是你还是这样说话,对不起,我真的很难再跟你交谈了。既然交谈不了,那我只好失陪了。”

    王落辰实在受不了听她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了,便向她说明了自己想要离开的意思。

    他料定这个女子神经有些问题,肯定是说不清她和她儿子之间的事情的。那样的话,他便可以趁机离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