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傲云听王落辰这么说,并没有气恼,而是自我解嘲式地笑了笑说:“也是,我替人家的长相操心是有些多余了。毕竟,人家这里的人类自有自己的美丑标准嘛。好啦,我操这些心既然是多余的,那我就不操了。所以,接下来咱们还是操心一下领咱们来这儿的小家伙的事儿吧。你看,它进到这里面之后,就四处寻找,不知道再找什么呢。师弟,你快帮帮它吧。”

    王落辰刚才只顾着观察那尊雕像了,没有注意到那只小动物。现在,经沙傲云这么一说,他才想起它来。便赶忙去关注它的情况。便发现它真如沙傲云所说的那样,正将鼻子紧贴着地面不停地嗅着到处转圈儿,好像在寻找什么。

    “小家伙,你要找什么?我可以帮你吗?”王落辰向它招了招手,要它到自己身边来。

    那只小动物见了,大概是出于无奈,只好乖乖地跑到了他身边,眼巴巴地望着他,好像在祈求他的帮助。

    沙傲云见此情形,忍不住在它脑袋上轻轻抚摸一下,向王落辰问:“师弟,你要怎么帮它?它又不会说话,无法告诉你它的诉求。”

    “这个问题嘛,让我想想。”沙傲云的话让王落辰开动脑筋思索了起来。

    想了一会儿,他一拍自己的大腿说:“哎,有了。它虽然不能说话,但我看它却是有些灵智的。这样的话,就好办了。只要它有灵智,必定可以感知这个世界。有感知能力,那么它的脑子里就难免会有神识的存在。而只要有神识的存在,我就能尝试着以自己的神识与其进行沟通。从而了解它的想法。”

    想到了办法,王落辰有些兴奋向沙傲云解说了一番。

    “真的吗?这可行吗?毕竟它只是动物啊。”没想到王落辰还有这种能力,沙傲云有些不可置信地问。

    “可行不可行的,可以试一下嘛。来,云姐,你让开,让我这就通过神识看一下这小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又为什么带咱们来这里的。”

    说着话,王落辰便来到这小动物跟前儿,伸手搭在了它的小脑袋上。

    那只小动物好像明白王落辰这是要帮自己,任由他的手搭在脑袋上,不闪也不避的。

    王落辰的右手轻轻接按在它的脑袋上,然后将自己神识释放出一小部分,慢慢地渗透到它的脑袋里去。

    神识小心翼翼地在它脑海里寻找,终于找到了它的记忆。

    在找到它的记忆之后,王落辰的神识一点一点的将它给包裹了起来。

    随着神识将它的记忆给完全包裹住,王落辰看到了它记忆里的内容。

    那些内容不像人类的那样是意念和形象混杂在一起的。它们只是一幅接一幅的画面。

    那些画面起初都是这只小动物跟着一群比它高大许多的动物吃东西,喝水,嬉戏,休憩的场景,属于它的日常生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随着王落辰不断地翻看它的记忆。终于在它记忆的最底层,发现了一些对王落辰有价值的画面。

    那里,一只它紧紧追随的大概是它母亲的动物,从自己的族群中离开,领着它穿越草原和灌木丛,到了这座城池。

    在城门口,这只雌性动物带领着它巧妙的避开城门的攻击光束进了城。

    它们在这城市里寻找一种生长在建筑物上的苔藓类植物。目的,好像是借助那种植物驱赶它们肚里寄生虫。

    那雌性动物似乎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所以,对这个城池显得轻车熟路的。很快的就找到了一些它们所需要的苔藓。

    但吃过那些苔藓之后,它并没有带着自己的孩子立刻离去。而是在这城市里一路穿行,来到了这座有着尖塔的建筑物里面。

    那雌性动物对这里依旧显得很熟悉,没用费什么力气,就避开了入塔圆门处的光束攻击,进到了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房间里。

    在这里,它在祭坛边转了一圈,好像在寻找什么。但没有找到。它可能是急了,便向着这祭坛上的雕像发出“呦呦”的叫声。

    但就在它发出叫声的同时,异变发生了。

    那雕像头顶正对的屋顶的某一处,突然降下一只由五彩光芒组成的囚笼,将那只雌性动物,也就是这只小动物的母亲给困在了其中。

    它被困住后,便想冲出来。但试了几次,都没有用。于是,它便绝望了,向跟随自己的孩子发出了让它离去的叫声。

    它的孩子很无奈,明白自己帮不了它,只好离开了。

    它离开这里以后,就开始到处游荡。最后,当它到达那座森林时,恰巧看见了一道光芒从天而降。便迅速地向那个方向跑去,于是就发现了被传送到森林边缘的王落辰。

    刚见到王落辰的时候,它很害怕,就逃开了。然而,过了没多久,大概它以为从天而降的王落辰他们俩就是神灵之类的存在吧。它居然又跑了回去。

    接下来的事情,都是这只小动物和自己相遇之后的情形,王落辰便不用再看下去了。于是,他就将自己的神识给收了回来。

    “原来是这样啊。”王落辰收回神识后,回想着刚才所见到的那些画面,并向雕像头顶正对的位置看了两眼,说道。

    “哪样儿啊?师弟,你快说说呀。你有没有成功?发现没发现这只小动物领咱们来的原因和它在这里找什么?”沙傲云见他从神识离体中醒转过来,便赶紧问他以神识探查的结果。

    王落辰听她问起,便将自己所见到了这只小动物的记忆,都跟沙傲云说了。

    沙傲云听过之后,充满恋爱地抚摸着那只小动物的脑袋说:“原来你是回来找你母亲的。唉,可怜的孩子啊。”

    说完,她也向雕像脑袋正对着的屋顶看了看,然后对王落辰说:“师弟,你可不可以用神识看看那屋顶上面有什么?为什么它可以降下那么厉害的囚笼。一下子就把它母亲给困住了。还有,你说它母亲不是被那囚笼给困住了吗?可为什么现在又没有了呢?你看看,这塔内又没有人。它能被弄去哪儿?”

    “云姐,我正有此意。只是,需要你们先避开一点儿。免得待会儿我以神识去查看的时候,触发了那屋顶的装置,再降下来囚笼什么的把咱们给困住。”

    王落辰要沙傲云和那只小动物走开,好让他在探查屋顶的时候,心中无所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