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担心,沙傲云对着那只小动物喊了起来:“你干嘛去啊?快回来。(书=-屋*0小-}说-+网)小心遇到危险。”

    那只小动物果然是有些灵智的,它听到沙傲云呼唤自己,于奔跑中回过头来向她“呦呦”地叫了几声。好像在回应她的话一样。

    只是,它也就只是这样叫一下而已。好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跑出家门去玩儿的时候,随口跟自己的母亲打声招呼一样,它该怎么跑的还是怎么跑,并没有因为沙傲云的担心而停下来。

    “师弟,你看这家伙怎么这么不听话呢?里面要有危险怎么办呢?你快想想办法阻止它啊?”沙傲云唤不回那只淘气的家伙,只好向王落辰求助。

    王落辰此时却一扫刚才脸上的紧张之色,向沙傲云说:“云姐,别担心,我看这小家伙对这里好很熟悉的样子,大概它对这建筑物里面有没有危险,心里很有数的吧。否则,它肯定还会像在城门前那样,徘徊不前的。”

    “真的吗?”虽然王落辰这样说了,但沙傲云依旧很担心。

    不过,她这种担心在那只小动物一蹦一跳地从台阶上跑进那建筑里面去之后,就显得有些多余了。

    “看看,我就说嘛,它肯定是知道情况,所以才抢在咱们前头跑进去的。或许,它是见咱们刚才为进入这建筑物有没有危险而担心,所以才故意跑到前面向咱们证明这里并没有危险,要咱们无需担心的。所以,咱们只管放心大胆地进去吧。”王落辰向沙傲云笑了笑,说。

    “这小家伙真有这么聪明?不过,想想倒也是。从它一开始引咱们过来,到进入城门,再到抢先走进这建筑里去,这小家伙的确是有些灵智的。那既然它都已经证明这建筑的进门处没什么危险了,那要不,咱们就进去好了。”

    沙傲云望了一眼正站在眼前这座建筑的入口处,向自己发出叫声的小动物,便挽起王落辰的胳膊,要他和自己一起进去。

    王落辰任由她挽着自己的胳膊向那建筑物走去。

    从建筑门前的台阶拾阶而上,他们走到了那只小动物的面前。

    它见他们到了,便欢快地过来围着他们撒欢儿似的转了两圈儿。然后,便再次走在了他们俩的前面,带领着他们由条状建筑里面的长廊,向这巨大建筑的中心处走去。

    跟普通的房间不同,这座建筑物的内墙上镶嵌着许多散发着微光的晶石。

    这些晶石单个的光亮虽然很微弱,但它们所有的微光加起来之后,却将整个建筑内部给照得非常明亮。

    因为光线很好,王落辰便看清了建筑内部墙壁上有一层装饰性浮雕。

    “咦!云姐你看,这些浮雕上的场景好奇怪。怎么没有一点儿人物,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动物呢?”王落辰仔细看了一下浮雕上的动物形象,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或许,这里的居民特别喜爱动物嘛。不过呢,你看看这些动物长得都好另类啊。好像每一只都不是我们所见过的。这是为什么呢?”

    沙傲云觉得,浮雕的全是动物没什么奇怪的,大概只是这里主人的喜好而已。但浮雕的这些动物全都是自己没见过的,才真就奇怪了。

    为什么呢?你想啊?即便是这里的跟外界相比有所变异,也不可能这么巧,所有的动物都变异吧。

    对于这一点,王落辰略微想了一会儿,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说:“云姐,你不用感到奇怪了。因为,我想通了。你看,浮雕肯定是根据这里居民在日常生活中所见的场景创作出来的吧。那么它们就应该表现的是他们所生活的这个环境里的东西吧。也就是说,这些浮雕中的动物,差不多就应该是真实存在的才是。”

    “既然是这样,那么它们为什么都是咱们所没见过的呢?我想,对此只能有一种解释,那便是这里的居民本身就不是咱们这个世界的人。或者更直接一点说,乾坤洞本身就是不属于咱们世界的。你看,这些浮雕不正好证明了,我在城门前所做出的推断是正确的吗?”

    沙傲云听他又将这里的浮雕给当做证明自己猜想的证据,不禁笑了。她在他肩头拍了一下说:“你这家伙还没忘了你的外星人猜想啊?只是,师弟啊,你刚才的这种说法,你不觉得有些牵强吗?”

    “哦,云姐,这怎么说?哪里牵强了?”王落辰听沙傲云这样说,便反问道。

    “哪里牵强?说这里浮雕中的动物咱们都没有见过,就是证明这里居民是外星人的证据,这句话就是牵强的。因为,难道你没听说过,所谓的艺术变形吗?也许这些浮雕,正是由这里的居民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创作出来的呢?”

    沙傲云的这种说法也不无道理。艺术家在创作作品时,的确是会使用艺术变形这种手法的。

    但王落辰以为,这种艺术变形也是在世界原有事物的基础上进行的。经过变形后的形象,仍然可以看出它在这个世界中的影子。绝不应该像眼前的这些浮雕这样,完全看不出一点原型的痕迹的。

    因此,他便说:“云姐,你说得对。但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不过呢,这里不是争论的地方,不如咱们继续再往里走走,等到找到其它新证据的时候,咱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吧。”

    王落辰自然是不想和沙傲云争论什么的。因为,那样未免会让大家心里产生不快。

    所以,他便提出了继续前进。到前面寻找证明各自想法正确性的新证据。

    和他一样,沙傲云也不想和他争论。因而,便随着他向建筑物的更深处走去。

    这条长廊挺长的,他们走了大约十分钟才走到了一处类似于大厅的地方。

    这里,周围的墙壁陡然向上延展,在其内部形成了拥有宽阔空间的大厅。而在这大厅的中间,便是那座他们在外面见到的尖塔的基座。

    他们刚一进到这里,那只小动物立刻就向那基座跑去。但跟刚才进入这座建筑时的积极态度不同,它到了那基座面前,却在它那圆形的门前停了下来,不再前进了。

    它在那门前不停地转圈儿,并向王落辰他们俩张望,鸣叫。显然,就跟在城门前一样,它是想告诉他们。这道门有危险,它是不敢进的。必须要有他们的帮助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