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会儿后,王落辰和已经恢复正常不再咳嗽的沙傲云走进了这间房间。

    房间里没有灯光,也没窗户,什么昏暗。王落辰便将晶石灯拿出来,用作照明。

    灯亮了,房间里的一切顿时看得清楚了。但,在看清房间内的情形之后,他们两个都感到有些意外。

    “师弟,怎么这房间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沙傲云扫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然后向王落辰问道。

    “云姐,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上面,你看一下。”王落辰答非所问的回答。

    “哦,什么?”沙傲云被他提醒了,向上看了一下,然后更为吃惊地说:“这房间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屋顶?”

    “哈哈,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屋顶?我不是早跟你说了吗?这房间的主人身材很高大,所以他们所居住的房子,是不分层的。所以,才会有这么高的屋顶的。”王落辰颇为得意地笑着对她说。

    “对,你是说过。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沙傲云当然记得他在进房间之前所说的话,但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会早知道房间里面会是这样。难道他有预知能力?

    见她一脸的疑惑,王落辰嘿嘿一笑说:“我是怎么知道的?说出来很简单。不知云姐你注意到了没有,这里的房子都是没有窗户的。你想想,哪有高层建筑没有窗户的?”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无论尘世或者圣境,凡是分层的高层建筑,的确都是有窗户的。看来,这次还真让你给蒙对了。”

    经王落辰说了,沙傲云才恍然大悟。不由地笑着夸了王落辰一句。

    “怎么是蒙对了呢?云姐,这可不是蒙的,明明是人家观察能力和推断能力出众,所以才做出了准确的判断的嘛。”嫌沙傲云夸得自己还不够,王落辰抗议说。

    “行吧,你比别人能行了吧。不过,你要真那么能,你就给我推测一下这个房间里为什么是空的。如果这个你也能够说得准,那我才真佩服了你呢。”沙傲云娇嗔了他一句,指了指房间,给他出了到测试题。

    “这个嘛,还真有点儿难为我了呢。不过,也不算什么,就这个问题我可以做出一个自己的推断。我以为,他们的房间里空空如也,肯定是搬家了。也就是说,这座城池的主人们,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是主动撤离了这里而非被天灾人祸给灭绝了。云姐,我这样说,你认同吧。”

    王落辰没有具体说这房间里为什么会空空的。而是,说了一个大体的判断。

    这个判断,从逻辑上来说,自然是十分的合理的。因为,整座城市的建筑虽然说从外表看起来有些破旧,但总体来说都还算完整,并没有倒塌和破坏的迹象。

    而且房间里又清空的十分彻底,没有一点点仓皇出逃或者被人入室抢掠的痕迹。

    这种种迹象都似乎表明,这里的人们离开的很从容。不像是逃难,倒像是搬家。

    沙傲云一开始还不太认同这种说法。但随着王落辰领着她打开了更多房子的门,查看了它们的内部,发现它们都跟第一间房子里的情形一样之后,她也不得不信了。

    “看来还真有可能被你给蒙对了呢。这里的房子都是空的。难道说,这里的居民真的搬走了?可问题是,他们去哪儿了呢?像他们身材那么高大的人,恐怕离开熟悉的环境到陌生的地方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生存的吧。”

    沙傲云认同了王落辰的观点,但却又生出了新的疑问。

    “云姐,他们去了哪里,又该如何生存,这些问题就不是咱们所能凭空猜测的。得需要从这里寻找出更多的线索,才能够弄清。所以,咱们还是继续前进吧。”王落辰笑了笑,抓起她的手,边迈开步子向前走,边说。

    “你说的倒也是这么个道理。而且,这个小家伙似乎也很着急赶路。你看,它又开始着急地围着咱们转圈儿了。”

    他们探查着房子,又叽里咕噜地说了好一会儿话,那只像带领他们来的,像小鹿一样的动物,又急躁了。

    于是,他们两人一兽,便从城门附近的那一片房子离开,沿着正对着城门的大道,向着城市的中心走去。

    由于一路之上的建筑几乎别无二致,虽说街道两旁建筑物林立,却没有什么特别的美感。所以,也便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留意和欣赏之处。因而,他们很快地就穿过这条长长的街道,到达了这座城池的中心。

    到了这里,他们终于见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建筑。

    这建筑不再是水母状的了。而是像一只巨大的海星。

    这座星形样式的建筑,中间高,四周低。

    延展向四周的那些好像海星五条腕一样的建筑,两边都是台阶。从台阶上去,便是很多进入到建筑内部的门。

    这五条海星腕一样的建筑相交处,便是这整座巨大建筑物的主体,其上耸立着一座直插云端的尖塔。

    “师弟,你看,好奇怪啊。这座建筑怎么跟城中别的都不一样呢?”沙傲云仰望着高耸的尖塔,向王落辰问道。

    “这座建筑在城市的中心,又跟其它的都不一样。我估摸着,它要么是这管理这城市的官邸,要么就是一处神庙。反正,它应该是这城市里的人们聚集的地方就是了。”

    王落辰看了看这座宏伟建筑五那对着城市五条主要干道的五条“腕”,又瞧了瞧它的尖塔,略一沉吟,回答说。

    “嗯,差不多就是这种类型的建筑吧。那么,师弟,这样的地方咱们要不要进去看一看呢?”经他一说,沙傲云似乎对这建筑产生了兴趣,便想进去游览一番。

    “好啊,既然到了这儿了,咱们就进去看一看吧。只是,在进去之前,咱们还是跟在进城之前那样探探路吧。免得贸然进去会遇到危险。”

    进去当然是要进去的。只是,经过城门口的事情后,王落辰变得谨慎了许多。因此,他提出在进去之前,先用些手段探探路。

    然而,就在他刚刚说出这番话来,先前一直老老实实围在他们身边的那只小动物却突然一下子窜了出去,直接跑向了这建筑的众多入口处中间的一处。令他们心中一阵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