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被扭了耳朵,但沙傲云亲昵的动作,却令王落辰觉得心里甜蜜蜜的。(书^屋*小}说+网)他冲她嘿嘿一笑,说:“我刚才不是也没想到嘛。谁知道明明连用法阵爆了都没事,人走过去却被攻击了呢?唉,或许,这座城池的防御系统在采取攻击行动的时候,有识别生物和非生物的能力吧。”

    “识别能力?这也太高级了吧?师弟,你说的这也太玄了吧。这可是一座古城哎。难道你以为它有那么智能化吗?”对于王落辰的这种说法,沙傲云提出了质疑。

    “云姐,谁说古城就不具备智能呢?我的意思是说,它或者并非是一座普通的古城的。那样的话,它拥有智能就不奇怪了。”王落辰继续为自己的说法找可以成立的理由。

    “并非普通的古城?那又怎么说?”沙傲云听了他这话,又问。

    “比如,非地球人类的。”王落辰回答道。

    “非地球人类的?那又是什么意思?哦,我明白了,你是说它是属于像狂霸星人或星族人那种外星人的建筑,对吗?”

    王落辰的观点脑洞开的很大,沙傲云需要想一想才能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对啊,我就是这个意思。云姐,你想啊。既然宇宙中存在着星族和狂霸星人这种科技水平远远超过咱们的外星种族,那么在乾坤洞里出现一座拥有智能的年代久远的城池,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毕竟,以外星人的科技发达程度,即便是数千甚至数万年前,他们也有可能拥有超过咱们的科技的。以他们的能力,建筑一座智能化的城池,也是可能的。”

    王落辰展开了自己的想象力,就自己的观点进行了进一步的阐述。

    “嗯,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的确是有这种可能的。只是,师弟,这么高科技的东西,怎么就到了乾坤洞里面来了呢?”沙傲云认可了他的观点,但是还是心中还是有些疑问。

    就她这个问题,王落辰仔细看了看眼前这座城池,又想了一小会儿,说:“这座城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恐怕就得让我们来猜想一下乾坤洞到底是什么了。我以为,从前辈们的描述,以及咱们自己所感受到的乾坤洞神奇之处看来,或许,乾坤洞本身就是不属于咱们这个世界的东西。”

    “哦,这又是你的一个新奇想法了。师弟,你真是敢想。你说的我都理解不了了。你看,乾坤洞不是明明就在咱们这个世界里吗?你怎么又说它是不属于咱们这个世界的东西呢?”王落辰越说越离谱,沙傲云自觉自己跟不上他的思想了。

    “这也不难理解吧。因为,云姐你想啊,圣境中的人并不是从最原始的时代就发现乾坤洞的存在的吧?这就说明,乾坤洞或许并非和圣境同时生成的。换句话说,它很可能就是从外界飞来的。那么它从哪里飞来的,又到底是什么呢?让我们不妨再设想一下。它会不会就是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或是一块外星文明的星球碎片呢?毕竟,你也看到了,它这里面的环境以及生活在这其中的生物都是跟外界很不一样的。对吗?”

    见沙傲云不理解自己的意思,王落辰便详细地向她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师弟,你可真敢想。而且还想的挺像那么回事儿的。我还真就差点儿被你给说服了。不过呢,我心里却是很明白的,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想罢了。我就当故事听听就好了,当不了真的。呵呵。”

    沙傲云虽然挺佩服王落辰的想象力的,但却并信他所说的是真的。

    听她这样说,王落辰笑了笑,说:“呵呵,这些的确都是我的猜想。不过,我感觉我自己的这个猜想很可能比较接近事实真相的。不信,咱们走着瞧。现在呢,咱们还是别说这个了,先进城去吧。也许,到了城中就能找出一些证据来证明我的观点呢。”

    王落辰和沙傲云说话的同时,五彩轮盘已经将光束全给吸收干净了。

    因此,王落辰便将它给收回体内,并要沙傲云随自己进城。

    在他同沙傲云说这话的同时,见他已经平安无事的天一生水也在他脑海中对他说话:“好了,你已经没有危险了。我的任务完成了,该回去睡觉了。你呢,就继续陪着你的女朋友继续浪吧。”

    “切,什么叫继续浪吧?你这家伙就不会说些好听的话吗?不过,虽然你是如此的讨厌,可我还是得为这次你再次救了我而谢谢你。”王落辰以神识同他交流道。

    “谢我就算了吧。我只求你下次聪明点儿,别老劳动我来救你。你知不知道,人家这样活动是很累的。好啦,不啰嗦了,趁着还没累趴下,我去睡觉了。”

    边说着话,天一生水就哈欠连天地跑去睡觉了。

    王落辰搞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一天到晚都这么困,或者这家伙还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吧。到底是什么呢?

    不过,是什么天一生水不想让他知道的话,他也无法弄明白的。因而,他便决定不去管他,而是继续和沙傲云说话。

    而且,这时沙傲云也正在回应他刚才的话,就听她说:“师弟,你确定你还要进城吗?会不会再像刚才一样遇到危险光柱?”

    “云姐,这个你不用担心的。因为,或许因为这座城池真的很久远了。历尽千万年之后,它用来发动防御的能量已经耗损殆尽。也就是说,刚才所剩的只是它仅存的能量了。现在,它再也发动不了攻击了。所以,我们这样进去,至少是城门这里,已经不会再遇到危险了。”

    听沙傲云担心,王落辰又以神识仔细查看了一下城门,发现它连一丝能量波动都没有了。便确信这次它再也不会攻击人了。

    沙傲云听了他这话,高兴地说:“真的吗?那太好了。那样的话,咱们就可以陪着这只小动物一起放心大胆地进去了。”

    说着,她便在那只小动物的脑袋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朝它比划了一下城门,告诉它这回可以进去了。

    或许具有感知危险的能力,这小动物好像也意识到危险已经不存在了。在沙傲云跟它比划了之后,没有丝毫犹豫地就向城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