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的他,不禁身体的强度和硬度都超越了常人。并且,还拥有了强大的元力。他怎么可能会再被这种带有威压的光给按倒在地呢?

    因此,当那道光将他给罩住,并向其施加威压的时候,王落辰便以法阵护住身体,以元力之刃跟其对抗了起来。

    然而,元力之刃打在那道光上面,根本就毫无作用。

    这倒并不是说元力之刃不够厉害,而是说,那道光就仿佛真正的光一样,在元力之刃切向它时,并没有任何阻碍地就穿透过去了。

    这样的情形,让它的元力之刃根本就找不到着力点。

    没有着力点,它怎么产生攻击效果呢?

    “不行啊。元力之刃根本就毫无作呀。威压还在一点点地加大呢。若是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麻烦了呢。”

    王落辰见元力之刃无效,心中生出了一丝危险感觉。

    从他被光给罩住到他以元力之刃反击,不过就是心中心念一动这么短时间内的事儿。因而沙傲云并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

    当她看到自己的师弟被光给罩住并以元力做出了反击,但这种反击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之后,她赶忙向王落辰惊呼:“师弟,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云姐,我没事儿。你不要过来,这道光有困人的能力。”生怕沙傲云会向自己跑过来,王落辰赶忙向她示警。

    “可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困住啊。快说,我要怎么帮你。”见他不让自己过去,沙傲云焦急地喊道。

    “没用的。我的元力攻击对它都没作用,你也没用办法的。不过,你也不要着急,让我再用别的方法试试。”

    说着,王落辰便将自己新构建的元力拟态武器璀璨星域,给释放了出来。

    无数的星点在王落辰的头顶上冒出,形成一片色彩绚烂的星域。

    这星域一飞出,体型便飞快地壮大,并在王落辰的身边不停地旋转。这让王落辰看起来,好像他一下就成为了宇宙的中心一样。

    只是,尽管声势十足,但却依旧没什么用。

    压在王落辰身上和神识之上的威压还在不断的加大。

    这种压力,好像是能够穿透他的身体,直达他的脏腑一样,将他的里里外外都给压迫得死死的。令他越来越难受。

    “这可怎么办?我的元力化形和拟态武器对这种压力根本就没有反制之力啊。”最厉害的手段都用了出来,但却依旧没有脱困,王落辰心中不免产生了一丝急躁情绪。

    “笨蛋,为什么每次遇到危险都要我来救你?难道你自己不长脑子吗?明明有克制这种引力波的手段,你为什么不用?”

    就在王落辰心中暗自着急之时,他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懒懒的声音。

    “天一生水,小水水,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快说说,这种叫什么引力波的东西该怎么反制?”

    这个懒懒的声音,王落辰自然是非常熟悉的。它属于自己脑袋中那个强大的人工智能天一生水。

    与以往一样,当他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这家伙又及时出现了。

    而且,令王落辰感到欣喜的是,这家伙一出现,就点破了自己所承受的压力是什么样的力量,且向他言明了它知道反制这种压力的办法。

    于是,他便连忙向它征询方法。

    “这种引力波,是基于物体质量产生的时空之力。当然不是一般的能量所能够反制的了。除非,像你丹田中的五彩轮盘那种可以中和天地所有能量的精密法阵,才能够和他抗衡。所以,现在你不要说这么多,赶紧将五彩轮盘从体内给释放出来。将这种引力波给吸收掉吧。不然你的小命儿就要不保了。”

    天一生水对什么是引力波说的语焉不详,但王落辰此时正处于危险的境地,来不及去深究。他先救自己的性命要紧。

    因此,他在天一生水说出了五彩轮盘可以反制引力波之后,赶紧地以神识去催动五彩轮盘从丹田中升起来,出头顶百会穴以抗击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压力。

    与以往不同,这次五彩轮盘很顺利地就从他的体内被激发了出来。

    它一下飞到了王落辰的头顶,马上扩大至直径三尺左右,将王落辰的身体给罩住了。

    接着,它便飞速地旋转了起来。

    果然被天一生水说中了,这五彩轮盘对紫色的光芒也能够吸收。

    就只见那些光束照射在它上面之后,迅速地被分解成五色,分别注入它的八个轮齿之中。然后在经由轮齿,进入位于它中心的黑白双鱼,转化成一元。存储在它的中心里。

    经过它的一番吸收,王落辰身上所承受的压力顿时没有了。

    他赶忙趁此机会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沙傲云见他回来,马上一下抱住他说:“吓死我了。看到你用元力拟态武器都没有将这紫光给挡住,我都急坏了。正想着上去和你同归于尽呢。”

    “哈哈,云姐,什么同归于尽啊?我又不是你的敌人。”王落辰听她着急忙慌的,连措辞都用错了,为缓解这种紧张气氛,不禁同她玩笑了一句。

    “所谓饥不择食,急不择言。人家这也是着急的嘛。不过,师弟,你从身体调出来的这个才是的圆盘是什么啊?好厉害啊。”

    沙傲云听他取笑自己,在他胸口轻轻捶打了一下,说道。

    “那个圆盘嘛,是我温养在体内的法阵。用来帮我吸收天地元力的。没想到,它居然在关键时刻救了我一命。”

    虽然,绝对信任沙傲云,并无需对她隐瞒些什么。但王落辰觉得这时候没有必要跟她多解释什么。于是,便将五彩轮盘说成了和自己平时所复刻出的法阵相同的东西。

    沙傲云听了这话,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她笑着说:“想不到你已经将法阵给使用到了这样的程度。连在体内都可以复刻温养它们。真是厉害。”

    “嘿嘿,也不是我厉害啦。只是人家脑子比较聪明,修炼五极元体之后,神识有了极大的提高,比较适合参悟法阵而已。”被沙傲云给夸奖了,王落辰脸上忍不住露出得意之色,摇头晃脑地跟向她假谦虚了一下。

    “你啊,说你胖你就喘了。呵呵。还聪明呢,刚才的事儿你怎么不说?轻易以身犯险,害人家担心。该打!”

    沙傲云看着他臭显摆的样子,不禁满心欢喜地在他耳朵上扭了一下,教训了他一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