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欣赏着沙傲云并同她交谈着,慢慢走近了那只在城门前徘徊的小动物。仿佛感觉到了他们两人的善意,这一次它没有再躲着王落辰他们俩。

    他们也因此看清了那只小动物的模样。

    它的体型的确很像一头幼鹿。只是身上没有小鹿那样的斑点。另外,头部也比小鹿大的多。这让它的脸颊和嘴巴都显得比小鹿更大。

    最奇怪的是它的皮肤。它的四肢和躯干上覆盖的不是体毛,而是像蜥蜴一样的角质层。

    至于它的脚趾,更让王落辰感到惊奇。它们不是如小鹿那样的硬蹄子,而是像鸟类一样五趾岔开的多关节脚趾。

    这所有的特征,让王落辰确信,它是自己从没有见过的动物种类。

    不过,现在这种时候,他没有闲工夫去考究它所归属的族群问题。他所要解决的是怎么样进入城门一探究竟,以找到这只小动物为什么要来这里的答案。

    “小家伙你好,呵呵。别怕,这城门没有什么防御力了。咱们可以直接进去的。”

    王落辰在靠近那只小动物后,用手朝城门比划着,向它说。

    对于他的比划,那只小动物似乎能够看得懂,但不知是出于胆小,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它并没有按照王落辰的意思直接走进城门里去。而是,在王落辰的身边边转着圈儿边发出“呦呦”的叫声。

    “师弟,它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向告诉咱们说,这城门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安全?”沙傲云见它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子,便怀疑它是在告诉他们什么信息。

    “嗯,很有可能。可是,我以神识探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啊?不过,看它这么谨小慎微的样子,似乎这里真有什么也说不准的。要不,我再用别的方法试试吧。”

    王落辰也觉得这只小动物之所以会这么做,应该不仅仅是因为胆小的缘故。为了安全,他决定再用别的方法试一试这城门是否可以通过。

    用什么方法呢?

    他想了想,便想出了投石问路的办法。

    所谓投石问路,就是当一个人不知道前路如何的时候,先将一个小石头扔过去,试探一下前路的状况。

    假如前面有恶犬或者歹人,或许就被这小石头的动静给引出来了。从而让后面的人明了了前路的情况,获得及时采取行动的时间。

    那么问题来了,要试探城门能否通过,王落辰所要用的石头是什么呢?

    其实,说到石头,他有两种选择。

    第一种,就是以法阵复刻到城门上去自爆,以测试其会不会有所反应。

    第二种,则是用元力之刃去轰击城门,看看城门在遭到攻击之后,会不会做出反击。

    这两种方法,无论哪一种都可以。不过,威力却是不同的。

    因为,以王落辰现如今的战力,他元力之刃的威力已经远大于法阵。若是以元力之刃轰击的话,很有可能将这城门给轰塌的。

    考虑到元力之刃的威力大了点儿,以它去轰击大门,有毁灭文物古迹的嫌疑。王落辰考虑了一下,便选择了力道更为温和的法阵。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他便立刻开始复刻法阵。

    “法阵,复刻。”

    法阵以他的神识构建,在一定范围内自然是可以凌空飞渡的。

    所以,当他将注意力集中到那城门之上,法阵复刻完成后,它便在神识的引导下飞到了那巨大的城门之上。

    “法阵,自爆。”

    在它刚一附着到看起来乌黑似铁的城门上之后,立刻便被王落辰以神识引爆了。

    “砰!”

    法阵在飞行过程中所吸收的天地见的元力,一下爆射出来,发出了一声巨响。

    在这空旷安静的世界里,这一声自爆的动静够大的。但却没有令那巨门有一丝震动,更别说是有什么反击之类的行动了。

    看着纹丝不动的巨门,瞧了瞧半掩着的门后毫无动静,王落辰笑着对沙傲云说:“看吧云姐,我就说没有事的吧。”

    “是啊,这么强烈的冲击都没有一点儿反应,看来这城门应该就是安全的。”沙傲云点了点头,同意他的说法。

    “那既然没事,咱们就进去吧。”王落辰向她,同时也是向那只小兽招呼道。

    然而,那只小动物在见到王落辰所做的一切之后,还是不肯走进去。

    “小家伙,你听我说,这里没事的。你看,刚才我的同伴都用那么强烈的轰击试过了。你不用怕的,跟我们走吧。”

    沙傲云见它还是不肯动,便轻轻地靠近它,弯下腰去,用手抚摸了一下它的头,劝说道。

    被沙傲云这么温柔地对待了,那只小动物刚才焦躁的情绪平复了下来。它用鼻子在沙傲云的手心里碰了碰,释放了自己的善意。然而,它依旧还是没有挪动脚步。

    这让王落辰有些着急了,便生气地数落它说:“你这小家伙真是可恶啊。不是你把我们给领来的吗?怎么到了这里,你反而又忸怩起来了呢?我刚才做的,你不都看见了吗?难道你看不明白,这里是没有危险的?我们可以过去的。不信,你看着,我这就走过去让你瞧瞧。”

    王落辰见自己怎么说它都不信,便想亲自去走一下,让它亲眼看看。

    于是,便边说着话边向那城门走去。

    “呦呦!”

    或许是没想到王落辰会突然采取行动,那只小动物猛然从沙傲云的身边向叫着蹿出去,想要将王落辰跟拦下来。

    然而,由于王落辰急于想向它证明城门处没有危险,脚步走得很急,等它去追的时候,并没有追上。

    异变就在此时陡然发生。王落辰只感觉到前方突然传来了一股能量波动,并听得整个城池响起了一阵嗡鸣。接着,就被一道从城门上城池上空射来的光给罩住了。

    那光芒呈现紫色,罩住他之后,便传来了一股强大的威压。仿佛要将他整个人给强摁在地上一样。

    “这情形好熟悉啊。”

    当这种透着威压的光刚刚打在自己身上,王落辰心中就生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多像狂霸星人降临体育馆时的情形啊?记得当时也是一道光射下来,自己便被瘫软到了地面上。不过,那是以前。现在却是不会了。”

    没错,经过一番修炼,战力已经接近武圣的他,的确有资格持有这样的想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