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动物离开灌木丛后,确认了一下王落辰他们依旧跟在自己后面,便快速地向那一大团迷雾笼罩的方向而去。而王落辰他们就飞在空中,紧紧地跟着它。

    迷雾越来越近,沙傲云提醒王落辰说:“师弟小心些,一般像密林迷雾什么的所在,都会有些隐藏起来的危险什么的。”

    “嗯,云姐,我会小心的。”

    王落辰嘴里答应着,将自己的元力之刃释放出来,在他和沙傲云周围形成一圈儿护盾,将他们两个被保护起来。然后,就随着那只领路的小动物,一头扎进了迷雾中。

    这里的雾气果然十分浓重,他们进入其中之后,简直就变成了睁眼儿瞎了。

    他们就连身前数米远的景物都看不到,更别说更远处有些什么了。这时候,若是有人或有某种力量对他们两人发起攻击,若是仅凭目力,他们肯定是发现不了的。

    幸好,虽然无法用眼睛视物,王落辰却有以神识感知外界的能力。所以,他们并不怕会被别人偷袭。

    同时,也因为有这样的能力,进入迷雾之后,王落辰他们一路之上并没有跟丢那只小动物。

    至于那只小动物,它进入迷雾后,大概是担心王落辰他们会跟不上自己,起初的时候将速度降低了很多。

    后来,当它发现王落辰并没有被自己给甩掉。便加快了自己前行的速度。

    王落辰靠飞的,追上他当然没有问题了。

    于是,他们这两人一兽,便在这迷雾中快速穿行着。直到他们到达了那只小动物所想要到的目的地才停下来。

    “呦呦!”

    它再次向空中发出了稚嫩的叫声。

    不过,这次不用猜,王落辰却已经明白了它的意思。

    它的意思肯定是想说,已经到地方了。

    因为,王落辰和沙傲云已经看到它所说的那个地方了。

    就在迷雾的深处,蹲踞着一座宛如巨兽一样的城池。它的身躯那样的庞大,以至于连迷雾都无法遮挡。

    它就静静的蹲踞在那里,给人一种历史的厚重。同时,也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庄严。

    “师弟,这里怎么会有一座城池?莫非,乾坤洞里也有人居住?”沙傲云遥望着眼前这座方圆足有数十里的城池,向王落辰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乾坤洞里果然是应有尽有的,竟然连城池都有。不过,云姐,这座城池在这里,但里面却没有生机的。也就是说,它只是一座空城。而且,从它的建筑样式和建筑的破旧程度来讲,它还是一座存在了很久的空城。”

    王落辰以神识仔细感知了一下这城池内的情形,回答说。

    “空城?哦,那倒是也不错,最起码咱们不用怕被它里面的居民给当成敌人攻击。只是,既然只是一座空城,这只小兽又为什么带咱们来这里呢?”

    沙傲云听了王落辰的话,看着在城池前面停住脚步的那只小兽,又向王落辰问。

    这个问题让王落辰的眉头皱了一下,然便只听他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既然它不辞辛苦地将咱们给引诱到这里,那它肯定就是有自己的理由的。咱们不妨耐心地等一等,看它下一步将有怎样的行动。”

    说完,王落辰便抱着沙傲云徐徐地降落到了距离那小动物不远处的地方。静静等着它的下一步动作。

    那小兽见王落辰他们落下,仿佛知道他们的心意似的,便再次向他们叫了几声,然后慢慢地向那座城池的大门口走去。

    这个大门口被建筑成某种凶兽大张血盆大口的模样,看上去很是吓人。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那只小动物到了它的近前,只是徘徊不已,却不敢走进去。

    这从它不停地转圈儿,回头向王落辰他们鸣叫的情形可以看出来。

    “师弟,它为什么不敢进去?仅仅是因为这大门有些吓人吗?不过,话说回来,这大门的样子确有些狰狞,好像咱们的飞行兽发怒时的样子。”沙傲云观察了一会儿,向王落辰说。

    王落辰以神识在那巨大的半掩着的城门扫了两遍,向沙傲云说道:“这座城门上有一股能量波动,散发着危险气息。所以,这只小兽才不敢过去的。不过,我想它是过于担心了。因为,这大门上虽然有这种能量波动,但却已经十分轻微了。显然,历经时间的洗礼,城门上的某种防御措施已经变得没有什么威力了。”

    “哦,这样啊。那既然是这样,咱们该怎么办呢?要不要去帮它一下?”沙傲云听他说大门处并没有什么危险,自然是想进去看一下的。

    王落辰明白她的心意,便一边向那只小动物走去,一边说:“云姐,我看咱们也只能是过去帮它一下了。不然,它说不定就会在这地方瞎转悠下去呢。”

    “对啊,看它样子那么弱小,恐怕是真的没有那么大的勇气走进城门去的。”

    原来,沙傲云要王落辰去帮那只小动物,除了是因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进去城池里去看一看之外,还因为她此时看到那只小动物无助的样子后,同情心爆发了。

    王落辰由此又看到了她性格中善良的一面,不禁对她的爱意更深了。便忍不住对她笑了笑说:“云姐,看不出你还挺有同情心的。哈哈。”

    “切,你这坏蛋,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是在说人家不该有同情心吗?”对王落辰这句话,沙傲云似乎颇有意见。因而便白了他一眼,假装生气,娇嗔了他一句。

    “不不不,云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我是想说,你不是号称沙千绝的嘛,杀人你都不留情,怎么会对这只小动物有这样的同情心呢?”王落辰见她似乎有些误解自己的意思,便连忙做出了一番解释。

    沙傲云听了他的解释,莞尔一笑,说:“这个嘛,怎么说呢?师弟,难道你不知道吗?有时候,有些人比动物都不如,他们是该杀的。而像这只小动物这种,反而要比他们更值得同情的。”

    沙傲云这话的意思,自然是说,她所杀的都是该死之人。所以在下手时,才会毫不留情的。至于对这只小动物怀有同情之心,当然是因为这只小动物比那些死在她手中的恶人有值得可怜之处。

    爱憎分明。

    这是她品质中鲜明的特征。

    这是王落辰从她身上所看到的又一个可爱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