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木长老的命令,大家便纷纷向各自的师门长辈们行礼告别,随着刘大头去了那传说中的神秘山洞洞口旁。

    那洞口直径大约有十米左右,并不是很大,但却十分规整,正好可以让五极门奇巧院制造的大型升降机架设其上。

    所谓的升降机,便是一种大型的绞车。由绞盘和罐笼组成。架设在洞口,便可以将人员送到洞底去或提升到外面来。

    罐笼直径六米,高三米,一次可以送二十人下去。也就是说,他们这一百人,无法一次下完,要分五次才能够全部下到洞底。

    按照排队的次序,王落辰是第三批。正好跟自己吴梦雪沙傲云他们一块儿进洞。

    在没进洞之前,王落辰在前面的人进洞的时候,通过绞盘转动的圈数,计算了一下这洞口的深度。算出它大约有一百多米深。

    由于这个深度,他产生了一个问题,便向自己身边看守乾坤洞的军士问道:“请问师兄,乾坤洞这么深,里面会不会缺少氧气?”

    “氧气,氧气是什么?”那名军士大概很少接触尘世中的文化,所以对王落辰所用的名词不太了解。在王落辰问话之后,他非但没有解答王落辰的问题,反而还回问了他一句。

    “哦,师兄,所谓氧气嘛,就是咱们喘的空气。如果不理解,师兄可以不用管这个名词的意思的。只需要帮忙给解释一下,大家深入那么深的洞穴里,会不会被憋死就好了。”

    见他听不懂自己的话,王落辰便换了一种问法。

    “哦,你是说这个啊。嘿嘿。我明白了。这位师弟,你完全不用担心的。因为,据将军们说,这洞里面,只要是你能够想象到的东西,什么都不缺的。只是,这些东西,有些你得不到,有些即便得到了也带不出而已。”

    那名军士倒是挺有耐心的,在听了王落辰的第二种问法,明白了他所说的是人下到洞里以后怎么喘气儿的问题,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了他。

    “凡是所能够想象到的,便应有尽有?这么神奇吗?啧啧!听师兄你这么一说,我都有些跃跃欲试了。”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脑子里一下涌现出很多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便忍不住搓了搓手,高兴了说出了自己此刻的心情。

    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他,还有他身边的人。

    尤其是卓应儿,她在听了那名军士的话之后,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了堆成山的金子和钻石珠宝。心情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她一把抓住自己表姐冷泠弦的手说:“表姐,你听见了吧。乾坤洞里果然是什么都有的。看来,这次咱们真要发财了。”

    “应儿,你怎么还在想着发财的事儿?木长老的话你没听到吗?钱财乃身外之物,只能给你带来祸端,没别的好处的。”

    冷泠弦见她还记挂着发财,心里不免有些为她担心,便以木长老所讲的道理来规劝她。

    卓应儿听了,嘿嘿一笑,说:“表姐,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人家只是说说而已嘛。又不是真的会在进到洞里以后去寻宝。好啦好啦,别担心了,也别说话了,咱们该进洞了。”

    “弦儿,应儿这丫头就是个小财迷。进了宝山,你不让她去寻宝,那不等于是要逼她得抑郁症儿吗?算啦,她要去寻宝,就让她去寻好了。但有一条儿,进了洞之后,绝对不可以离开我们独自行动。否则,就算是你寻到宝物,我们也会一件都不让你带出来的。”

    王落辰听到了她们姐妹两人的对话,想起自己身上还担负着照顾小师妹的责任,便在进洞之前,给卓应儿立下了一个规矩。

    “什么啊?你这样的规定也太不和情理了吧?要我跟着你们一起行动。你们都去参悟什么天地法阵,根本就不考虑寻宝的事情,我跟着你们,恐怕屁宝贝也得不到一个的。”

    对他所制定的规矩,卓应儿发出了自己的抗议。

    但她的抗议是无效的。因为,王落辰的这个规矩在提出来之后,马上就得到了冷泠弦、吴梦雪、沙傲云等人的一致赞同。

    他们见卓应儿抗议,便一起替王落辰将她给镇压了。

    这下,卓应儿没咒儿念了。她只好表示遵从王落辰的规矩,绝不擅自行动。

    他们这里正给卓应儿立规矩,送第二批下去的罐笼已经由绞盘给提升上来了。

    他们是第三批,罐笼一上来,就该轮到他们进入其中被升降机给送到洞底去了。

    于是,等罐笼停稳,大家便在军士们的帮助下,逐个进入了罐笼。

    等到上够了二十个人。负责指挥升降机操作的军士,便向大家说:“罐笼下去的时候,会有轻微的摆动,会让人产生眩晕感。但大家都不要惊慌,这是正常现象,只要你克制一下,很快就会没事儿的。另外,虽然不提倡大家中途从乾坤洞里出来,但如果你真有需要出来的理由,只需在下面向上喊话或打出灯光,我们都会及时将你给提升出来的。”

    对于他这种善意的提醒,大家自然是十分感激的。便纷纷向他道谢。

    他笑着向说有人摆手,然后说:“大家不要客气了,这些都是我的职责所在。好啦,大家都站稳了,我们要开始把你们送下去了。”

    说完,他便将自己插在腰间的两面旗子举起来,向升降机的操作手发出了让罐笼下降的指令。

    他的指令一下达,大家便感觉自己的脚底下猛地一空,身子发飘、晃动,便知道罐笼已经开始下降了。

    罐笼下降的速度挺快的,他们很快便随着它离开了洞口的光明区域,下到了洞里的很暗区域。

    不过,到了这里,也不用害怕,因为罐笼里是有照明的晶石灯的。

    那些灯光将罐笼里面照得很明亮,同时也将乾坤洞的洞壁给照得清晰可见。

    大家因此可以看到从上到下,整个洞壁都如琉璃一般光滑,显得非常的奇特。

    “师兄,洞壁为什么这么光滑呢?难道是有人故意打磨成这样的吗?”冷泠弦看着不断地从自己眼前划过的洞壁,向王落辰问道。

    “应该不是。因为,你想啊,即便是咱们三教的前辈们以前进入乾坤洞,也都是来探险和寻宝的,他们哪里有那闲工夫将洞壁给打磨成这样呢?”王落辰听了她的问题,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对啊,不可能是咱们的人打磨的。这里只能是自然形成的。”冷凌风从旁赞同了王落辰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