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世明真是没办法了才做出这样的选择了。因为,王落辰这家伙太狡猾了,他在将他给击败之后,并不像阳斩星那样靠近自己查看伤情。以至于他暗藏的反败为胜的暗器也用不上。

    而且,除了狡猾之外,这家伙还很狠辣。说出的话让你听了心里害怕。

    你想啊,若是真如他所说,杀了他之后再去领罪,到那时候他固然是会在戒律院里受到责罚。但那有什么用呢?到了那时,他毕世明早已经已经死翘翘了,王落辰受不受责罚的,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呢?

    因有此考虑,毕世明只得投降。

    而另一方面,王落辰早看穿他这人是空有一番英俊潇洒的外表,是个绣花枕头,没有什么真材实料,也没有什么胆量和骨气的家伙。

    没见到他的这些天,这家伙不知道被什么人以什么手段给快速提升了战力,达到了准武圣的程度。所以,便自觉有些依仗,敢于偷袭阳斩星这位年轻弟子中的绝顶高手的。

    不过,这件事情却恰恰印证了他的人品和性格。

    你看,即便是有了卓绝的战力,他也好像没什么自信。不敢明目张胆地去跟人家较量,而只是以偷袭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去找人家的晦气,招人家的骂。可谓没种到极致。

    正是看准了他这一点,王落辰才在自己占了上风之后,一鼓作气,连用大招儿,直接杀到他吓破了胆。然后再送上几句威胁的话,便将他给击败了。

    其实,若是他再勇敢一点,在被王落辰打得跌落地面之后,忍痛再向他反戈一击,已经元力耗尽的王落辰,反倒是招架不住了呢。

    但毕世明的性格注定他没有那样的胆子去冒险,因此他不敢使用这样很可能会跟王落辰同归于尽的招数。所以,到最后,输得就只能是他了。

    别管怎么说,反正他投降了。因此,捡了便宜的王落辰,心中十分高兴。

    他笑着向场边的自己人打了个过来集合的手势,便将冷凌风和阳斩星等人全都给召集了过来。

    他们到了之后,因为有了见证人,王落辰的胜利就算是真正地落实了。

    他就向同样赶过来的毕世明一方的人说:“各位,我们的比斗,毕师兄已经认输了。这样算起来,三场比赛,我们就赢了两场了。那么按照约定,我们就赢得了和你们的比斗。现在,应该按照约定,把我们的战利品,也就是你们的玄武令全都交出来了吧。”

    “什么?你说什么啊?难道你随便说一句毕师兄输了,我们就信了吗?这事儿我们得亲口听毕师兄说才行。”

    欧阳百知最无赖,他刚才在一旁观战,眼珠儿都没有错一下,已然将场中的战况全收眼底了。又怎么会看不出落败的是自己这方的毕世明呢?

    他这样说,无非是想让毕世明矢口否认自己失败,然后他们便编出新的理由赖掉对方的战利品。

    但王落辰怎么可能让他的奸计得逞呢?

    他早在欧阳百知刚一开口的时候,就以神识向毕世明传送了一道充满威胁意味的意念:“毕师兄,你最好不要反复。否则,我就将我刚才在你胸口以神识留下的一道法阵引爆。把你炸成肉泥。”

    “你好卑鄙!”毕世明以神识回应。

    “好说,咱们彼此彼此,你别以为我看不出你手中暗扣了一件暗器。刚才若是我靠你再近一点儿,你大概就会向我发动攻击了吧?呵呵,可惜,我不是阳斩星那样愚蠢呢。所以,你明白的。”

    王落辰再次威胁了他一句。

    他们两人以神识交流,传达意念的速度比欧阳百知的语速快了百倍,短短一瞬间,就将话给说明了。

    也因此,毕世明心里早已有了数,不敢不按王落辰说的做的。

    因而,当欧阳百知的那番话刚一结束,他便向其摆了摆手说:“算啦,我技艺不如人,心机亦不如人,同王落辰的这场比斗,我真的输了。所以,欧阳师弟,你就把咱们所得的玄武令都给他们吧。”

    “毕师兄!你,唉!好吧。”欧阳百知万万没有想到毕世明竟然不配合自己,心中不免对其不满。但这种不满,他却是不便当着所有人的面儿表现出来的。

    另外,既然毕世明已经承认了失败,他就是脸皮再厚,人再无赖,也不好再拒绝将玄武令交给王落辰他们的。

    因此,他只好命令欧阳靖等人把玄武令给交了出来。

    接住欧阳靖气呼呼扔过来的二十一快玄武令。王落辰呵呵一笑,以胜利者的姿态向他们说道:“这就对了嘛,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砸个坑,说好的事情哪能就反悔呢?再说了,大家都是同门,玄武令在谁手里不是一样?放心,等出了迷宫,我会交出一部分玄武令,由师门长辈去分配的。我想,以你们的身份,怎么着也能跟我沾沾光,得到一两块玄武令的。哈哈。”

    “王落辰,你,你,你再这样说,小心有人让你在五极门中混不下去。”

    王落辰的话刺激了欧阳和司徒两家的人。他们之中,司徒无言最是气愤不过,他听了王落辰的话以后,马上向他发出了威胁。

    “切,就凭你也敢威胁我?呵呵。真是可笑。你自己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你觉得你这些话我会怕吗?而且,不妨明白地告诉你,你就是有这样的打算,也是枉然。不信,你可以利用自己家族的势力去运作一下试试。”

    以王落辰如今的身份地位,已经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哪里还会在意一个司徒家少主的威胁。所以,他一脸不屑地回击了司徒无言。

    这时,已经到了王落辰身边的冷泠弦也帮腔道:“就是,一只幼犬也敢狂吠。我劝你以后莫要再说这样的话。否则的话,我师兄就撇下你五极门,到我们冷月宫里来。到那时,我看你还拿什么来威胁我师兄。”

    “就是,我妹妹说得对,你若真敢对我师弟不利,我们冷月宫第一个就不答应。定然会倾尽全教之力,保得他周全的。”冷泠弦之后,冷凌风也站出来替王落辰说话。

    “我们炽日教也一样。不要以为圣境就只有你们五极门可以安身立命。我们炽日教一样可以让王师弟大展拳脚的。”冷凌风话音未落,阳斩星也开腔儿帮王落辰说话了。

    欧阳和司徒两家的人一听,炽日教和冷月宫两家都支持王落辰,人家王落辰不愁没有去处,他们顿时没话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