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人家说了这样的话,你再要求人家想办法去解着网兜,倒是显得自己没有本事了。

    这便是王落辰他们不好强求于欧阳百知的原因。

    只是,这样一来,若不立时解开的话,阳斩星就要被裹着网兜儿里走回自己阵营去了。那对他来说,肯定又是一种羞辱。

    因而,他在听了欧阳百知的话之后,勃然大怒,就欲骂他几句出出气。但他还没有来得及骂呢,却被王落辰一摆手给阻止了。

    就只见,王落辰冲他摆手之后,一步跨到他的身边,用手指轻轻在他身上一划,轻描淡写地便将那在欧阳百知口中无比坚韧,不好解开的蚕丝网兜儿给切开了。

    切开之后,他随即笑着对阳斩星说:“阳师兄,今日之败,败在你战力虽高,心却不黑不狠这一点上。若是你刚才来验看欧阳师兄的伤势时,先以元力在他的手脚上切割几下,或者你就不会有今日之败了。”

    听他这样说,阳斩星十分羞愧,他红着脸向他和冷凌风说:“唉!什么都别说了。这场比斗失败,都是我过于自负所致。倘若我不那么轻敌,在对战时小心些,也就中不了这小子的算计了。算啦,说这些都晚了。师弟,下面就看你的了。”

    说完,他又转而向欧阳百知说:“欧阳百知,今天是大比的日子,我不跟你计较。但今日之后,你给我小心了。我随时会来向你讨教一二的。”

    “阳斩星,既然你有兴趣,那我便随时奉陪。”

    欧阳百知听他向自己叫板,嘴上并不怯阵,随口就答应了他的挑战。

    只是,这不过是他在人前说的大话,并非其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深知自己战力不如阳斩星,倘若跟他较量,必定再也不会像今天这样侥幸。恐怕,到时他是必败无疑。因而,他在说了这话之后,心里就暗自琢磨起自己以后怎么躲着阳斩星这难缠的家伙来了。

    阳斩星不知他有这样的想法,便在听见他说了应战的回话之后,冲他冷哼一声,扭头昂首阔步地向自己阵营而去了。

    他走之后,王落辰便让冷凌风去追他,以便安慰他几句。而他自己,则是留下来跟也已经到了场地中间的毕世明进行第三场比斗。

    “师弟,尽力就好。不要力拼,更不要受伤。我和阳师兄会在一旁全力为你压阵的。一发现你有落败迹象,必定过来助你脱离比斗。”

    冷凌风是冷泠弦的哥哥,很有可能将来就是他的大舅哥。自然对他是格外关心。因而,离去之前,特意嘱咐了他几句。

    他这话里,虽然透着对自己战力的没信心,但王落辰却因为品味出他这些话语里的浓情厚意,并不怪罪他对自己的看低。相反,他还很感激他的嘱咐,并对他说:“师兄放心,也叫弦儿他们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说完,他就走向毕世明,当胸一抱拳说:“毕师兄,请吧!”

    “呵呵,咱们已经较量过武技了。各有输赢。不如就直接从元力对抗开始吧。”毕世明也不废话,也不再以拳脚进攻,而是直接释放出自己的冰雪世界,以冰晶为武器,向王落辰袭来。

    “也好,刚才元力对抗的时候没打痛快,现在就再打过吧。”

    王落辰以法阵为护盾暂时挡住毕世明的进攻之后,边将神识集中到丹田中去调动自己刚刚构建出来的星团,边向毕世明说道。

    “师弟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不过,我请师弟放心,我跟欧阳百知不同,他是没有实力,所以只好出阴招儿。师兄我是有足够实力的。因而,并不会跟你玩儿阴的。”

    毕世明见王落辰还是以法阵来抵挡自己的元力拟态武器,只当他是没有克制自己的实力,便趾高气扬,虚情假意地向他许下了一个显得自己姿态很高的保证。

    他这话,三言两语,便把自己给捧得高高的。不免令王落辰感到一阵厌恶。

    他朝毕世明微微一笑,说:“我就欣赏师兄这样的人。为人光明磊落,堪称师弟们的楷模。只是,师兄,我希望你这话可不只是说说。更希望你无论自己接下来身处什么样的情形,都不要食言。好吗?”

    “那是自然,我毕世明既然这样说了,就必定会做到的。否则,我岂不成了言而无信的小人了。”

    毕世明见自己的话并没有令王落辰对他感激不尽,反而还说了些阴阳怪气的话来暗暗嘲讽自己,心中不免也对王落辰多出了几分恼怒。便不再跟他多说什么,直接向冰雪世界中灌注了更多的元力,将冰晶催动的如暴风雪中的雪片一般,向着王落辰暴击而来。

    王落辰瞧他加强到了攻势,知道他被自己刚才的话给激怒了。心中暗喜,心说,就是要你情绪波动,我才有机会找出你的破绽,把你给拿下。

    这样想着,他便将自己刚构建的那个星团暂时搁置在头部泥丸宫中,引而不发。还是将自己的元力之刃调集出来,去对抗毕世明的那些薄如蝉翼,但所蕴含能量的却足以斩钉截铁的冰晶。

    跟在巷道里所进行的比斗一样,王落辰的元力之刃和冰晶一对上,就立刻被其破掉,冻结。再也无法使用。

    毕世明见此情景,更加的肯定了自己刚才的判断。

    他心想,这小子果然是黔驴技穷了。那好啊,那就让暴风雪来得更猛烈些吧。

    这样想着,他便将自己向冰雪世界灌注元力的速度提升到了极限,将冰雪世界变成了暴风雪世界。

    冰晶抱成团儿以旋风的形态从王落辰的前后左右,一齐夹击。大有将王落辰给一举湮灭之势。

    王落辰见这阵势,并不惧怕。他在冰晶的重重包围之中,依旧面带笑容。

    他静静地看着自己法阵和元力之刃形成的护盾被冰晶慢慢销蚀干净,看着那些冰晶旋风向自己逼近,并且被它们困在其中,动也不动。

    “哈哈,王师弟,此时认输还不晚。否则,就别怪师兄我无情了。”

    毕世明见王落辰的防护,在自己的攻击下如摧枯拉朽般崩溃,得意急了,气焰嚣张地向王落辰下了最后通牒。

    “谢谢师兄。不过嘛……”

    面对他所下得最后通牒,王落辰语气平静地进行了回答。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讲完,便停止了。接着,整个人便一动不动地站着那里,任凭着冰晶的靠近,仿佛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

    怎么?他被我的攻势吓傻了吗?怎么不说话了。见他如此,毕世明心中大喜,暗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