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莹的冰锥闪着寒光迎向浑身笼罩在火焰中的金乌,气势十足,似乎可以一下就将金乌给刺落。

    然而,金乌并非死物,也并非任人宰割的无能之辈,当冰锥袭来,它猛地一振翅膀,裹挟着炙热的火焰冲向了冰锥。

    在即将和冰锥撞上的时候,它的金色尖喙猛然张开,接连喷出数道金光,将欧阳百知发出的所有冰锥全都给破掉了。

    破掉冰锥之后,半刻也不耽搁。它紧接着就以自己的尖喙为武器,向欧阳百知刺了过去。

    从它击落冰锥到它再次向欧阳百知发起进攻,速度快得惊人,令欧阳百知躲闪不及,被它给一下子扑到了身上。

    “噗通!”

    欧阳百知被金乌给击中,向前一扑,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哈哈,看看,看看,咱们两个到底是谁教训了谁啊?”

    他倒下后,阳斩星到背着手,迈着得意的步子,一脸喜色地走向了他。并且,趁此机会,还特意向全场观众指着欧阳百知,炫耀了一下自己的战绩。

    见他靠近欧阳百知,深怕他对其不利,毕世明这边的人赶忙向他们两人的位置跑过来。边跑着,嘴里还向阳斩星发出了警告:“阳斩星,你想干什么?休得伤害我家少主。”

    阳斩星听到他们的威胁,不仅没有停下来,还加快了向欧阳百知移动的速度。

    以他的战力,要跨越百米的距离,也不过是在眨眼间,因而欧阳家的人又怎么能够快过他呢?

    所以,他便先了他们数十步到了欧阳百知的身前。

    “喂,欧阳百知,你还活着吗?活着你就动一下。”

    在扑倒在地的欧阳百知身前站定后,阳斩星用脚踢了他一下,问道。

    “动一下就动一下。哈哈。”

    谁知,他的脚还没有收回呢,欧阳百知便大笑着以手撑地,猛然跃起,随手向他打出了一件物品。

    由于距离很短,阳斩星对欧阳百知还有这一手儿完全没有防备,那件物品一下就打在了他的身上。

    那东西也不知是什么做的,一碰到阳斩星的身体,马上就“嘭”的一下散开,喷射出无数道丝线,形成一张正好可以将一个成人给包裹住的网兜儿,把阳斩星给装了进去。

    “你,暗算人,好卑鄙!”

    阳斩星被这网兜给包裹住,用力挣扎,但却无济于事。这网兜很结实,以他的战力居然挣不开。

    这种时候,敌人近在咫尺,他却被人家给制住了,想要召回金乌攻击于他,已经来不及了。他所能做的,也就只剩下痛骂人家两句了。

    “呵呵,阳斩星,同场竞技比斗的不光是武力,还有智慧。我早就看出你这人狂妄自大,因而在和你比斗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对付你的计策。这缚龙丝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怎么样?厉害吧?挣脱不了吧?告诉你,这丝线乃是化极峰顶上的‘噬冰寒蚕’所吐,坚韧无比,就算是真正的武圣,也挣不断的。更别说你了。所以,你还是省省力气,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这下,该轮到欧阳百知得意了。他伸手在阳斩星的头顶上拍了一下,数落起他来。

    这是一种羞辱,尤其是对阳斩星这个平素十分自负的人来讲,更是如此。因此,他在被欧阳百知拍了,并且受到他言语的奚落后,肺都快气炸了。

    他不停挣扎着,咬牙切齿地对欧阳百知说:“你这无耻的小人,居然将卑鄙的暗算当计谋,你还要不要脸?告诉你,尽管落在你的手里,但我却绝对不会向你认输。哼,只要我不认输,这场比斗就不算你赢。所以,你这么做是徒劳的。你有种的话,还是把我放开,重新和我打过吧。”

    阳斩星怎么甘心就此认输呢?因此情急之下,他使出了激将法,希望可以让欧阳百知动怒,然后将自己放开,和他继续以真才实学比斗下去。

    但他错估了欧阳百知脸皮的厚度和其因为无耻而磨练出的心理承受能力。他根本就不为他的话所动,只是看着他笑了笑说:“愚蠢!而且,你自己蠢,你以为别人都像一样蠢吗?羊既然入了虎口,你见过有老虎主动将羊给放掉的吗?哈哈。再说,你不认输就不算输吗?你可别忘了,这里除了你我之外,还有观战的众位师兄弟们呢。你问问他们,你都这样儿了,算是输了吗?”

    欧阳百知故意将这话问得很大声,好让全场的人都听见,以争取他们的支持。

    由于他这话里的道理,似是而非,颇有迷惑性,一些人在一时间并不能明辨他这道理的正确与否,只是觉得既然他将阳斩星给捉住了,就应该算是他胜利了。便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尤其是跟他一边儿的人,更是高声应和了起他的话来,叫喊着要阳斩星赶快地认输,好结束掉比赛。

    欧阳百知听见场边的喊声,向阳斩星说道:“怎么样?你听到了吧。大家也都认为你输了。”

    听了他这话,阳斩星还是不肯认输,正欲再跟他理论,王落辰和冷凌风以及对方的毕世明和司徒无言却是已经到来了。

    他们到了之后,王落辰便直接向欧阳百知说:“欧阳师兄,虽然你手段不怎么光明,但由于我们在比斗之前,并没有就不得使用暗算这样的手段协商一致,做出规定。因而,这一局,只好算我们输了。但有过这一场的事情,下一场,我希望咱们双方都不要使用这样的阴招儿。大家同意吗?”

    王落辰这话,直接替阳斩星向对方承认输掉了比斗,比他自己说出来在心里的感觉上要好了很多。算是多多少少的为他保留了那么一点点自尊。阳斩星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而毕世明那边呢,既然已经赢得了比斗。他们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有毕世明说:“如此甚好,第三场比斗,我定然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对他这话,王落辰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对欧阳百知说:“还不放人?”

    谁知,欧阳百知听后却出人意料地说:“嘿嘿,不好意思了三位。这种噬冰寒蚕丝做成的网兜没有活扣儿,不能灵便地解开,只能用元力慢慢地切开。但是,我若用元力替他切开,因为他现在情绪不太稳定,我怕他会趁机报复我。所以,还请你们回去自己处理吧。”

    他这话不知真假,但却是占了几分道理,能够自圆其说的。王落辰他们倒是不好强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