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好吧!我认输。”

    俗话说的好,听人劝,吃饱饭。眼看自己要输,同伴又在旁边不停催促,尽管心有不甘,司徒无言还是选择了投降认输。

    他既然已经认输,冷凌风便也不再和他计较。当下,便十分干脆地收回了自己的彩云追月,向着他一抱拳,说了声承认便退回到王落辰他们身边。

    “唉,可惜,他认输的太早。否则,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那小子给撂倒了。”见他回来,阳斩星替他错失一次教训重伤对手的机会而惋惜。

    “你啊,总是不怕事儿大。再怎么说他也是司徒长老的子孙,我若重伤了他,总是有些不大好的。算啦,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冷凌风显然是在对阵时留了一手的,因而当他听了阳斩星的话之后,解释道。

    “你啊,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过心慈手软。你今天放过了他,等到将来他实力超过了你,说不定就会反过来对付你的。我就不一样,我不会顾忌这些的。你们看着吧,待会儿我就直接下重手,狠狠教训一下欧阳百知,将从毕世明那里生的鸟@气发泄一下。同时,也叫毕世明知道知道,我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得罪的。”

    阳斩星听冷凌风这样讲话,心里特别不赞成他这种处世态度。便一边数落着他,一边向场中走去。

    “阳师兄,欧阳百知实力如何我们都没有亲眼见过,并且你跟欧阳百知这一局又事关咱们这次比斗的成败,所以请千万不要大意啊。”

    王落辰见他临战之时,心怀傲慢之情,心中不免有些不放心,便赶紧提醒了他一句。

    “放心吧!我肯定会让师弟你,清闲自在地度过此次大比剩下的这段时光的。呵呵。”

    阳斩星被他提醒了,扭过头冲他挤了挤眼睛,玩笑道。

    他这意思,就是说他一定会赢下这场比斗的。

    那么,根据比斗规则,三局两胜定输赢。他们这一方在连续赢得两场比斗后,就已经赢了。因此的话,王落辰和毕世明的第三场比斗也就不用进行了。如此以来,从他和欧阳百知的这一场比斗之后,王落辰可不就轻松了吗?

    王落辰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便向他说:“那可就得看师兄的了。呵呵。”

    “这还用看?赢他,就是轻松加自然的事儿。”

    阳斩星离开己方阵营前的最后这句话,说的特别大声。显然是故意要让对方听到。

    果然,欧阳百知真就听到了。他鼻子里冷哼了一声,离得远远儿地便向阳斩星说:“幸亏这里有屋顶,不然天上的云彩都要被你的嘴给吹跑了。呵呵,真是可笑。”

    “怎么?你不信我能赢你?好,那咱们就认认真真地过两招儿好了。我保证打过之后,你会后悔遇到我。哈哈。”

    见他不信,阳斩星用手快速地撩了一下自己鬓角特意留的一缕长发,朝他扬了扬眉,挑衅道。

    “你这狂徒,就冲你这句话,我也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因为出身尊贵,欧阳百知也是极为自负之人,哪里容得下别人比自己气势更牛?因而,便也决意要给对方一个教训。

    于是,他此言方出,两个都想要教训对方的家伙,就各自加速,以奇快地速度打在了一起。

    他们这一场,依旧如刚才冷凌风与司徒无言的比斗一样,先以拳脚见高低。

    因为,他们两个虽然都有些轻狂,嘴上嚷嚷的也很有厉害,但实际上内心里却都明白自己最好是不要伤人太重,与人结仇的。尤其是那些身后有势力的人。

    因而,他们才选择拳脚,而不是元力进行比拼的。毕竟,拳脚这东西,打来打去,对于他们这样的武者来讲,也没多大危险的。

    只是,他们的想法虽然很好。但却都忘了,正因为拳脚伤人不重,以他们的身体素质,挨上几下并没有什么大碍。所以,他们以这种方式比斗,注定是很难分出胜负的。

    也就是说,这种方式,费力不讨好,取不到应有的效果。他们早晚都得放弃,并进而将比斗的方式升级为元力的对抗。

    果不其然,他们两人过了百余招儿,使出了浑身解数,并没有将对方给击倒,更别提让对方屈服,投降了。

    这样一来,他们两个便有些焦急了。并且随着这种焦急情绪的累积,他们终于忍不住了。

    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两人心中都做出了升级战斗的选择。于是,两人的元力化形武器便在同一时间被催生出来了。

    但见一只金色三足金乌,周身环绕着摇曳不定的团团红色火苗猛地从阳斩星头顶冒出,飞速在空中壮大,尖叫一声,向着欧阳百知喷出了一道金光。

    那金光好像一支利箭,直接无视空间距离,带着耀眼的光辉和灼热的热度,瞬间便到了欧阳百知的面前,要将他给穿透,烤熟。

    “噗!”

    不过,欧阳百知也不愧是欧阳家的少主,他并没有那么容易就被伤到。

    就在那金光距离身前数尺之时,他的头顶冒出数支冰锥,将这道金光给系数挡住了。

    然后,他心念再动,冰锥开始旋转,直接像钻头一样穿透金光,向着阳斩星飞来。

    最奇妙的是,这冰锥在飞行的过程中,居然还生出了翅膀,变成了数只长翅膀的冰锥。

    这样的冰锥飞行速度更快,更平稳,因而进攻时命中目标的精度也就更高。

    它们飞到阳斩星的面前,马上兵分两路,一路进攻金乌,一路直接射向阳斩星的心窝儿。

    “靠,小样儿,出手挺狠啊?不过,我喜欢,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理由出重手教训你啊。”

    自己的金光被化掉,对手的冰锥奇袭而来,在阳斩星看来,都是小事儿一桩,根本就不值得他惊慌。

    因而,在冰锥到来之时,他连躲都不躲,任凭那冰锥打来。

    只是,跟欧阳百知一样,当那些冰锥距离自己身前数尺之时,他头顶的那只金乌周圈儿的火苗猛地脱离它的身躯,向着冰锥准确无比地迎了上去。将它们给一支不剩地破掉。

    接着,阳斩星不给欧阳百知再次做出攻击的机会,心念一动,便控制着自己头顶的那一只金乌,振翅向欧阳百知飞去。

    那金乌好像离弦之箭,速度贼快,且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和足以将人给烤焦的热度,令欧阳百知大惊失色,赶紧疯狂逃窜。

    但他哪里能够逃得了?只好一边以寒冰元力化作冰盾挡在身后,一边再次放出冰锥射向金乌。希望可以用这种方法,化解眼前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