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三人就出场顺序和对战对手的事儿做出了安排。接着,便是去和毕世明他们那边儿商量对战次序的问题。

    因为大家都明白时间紧迫,因而经过双方的简短协商,很快地便将这件事儿也给定了下来。

    具体的讲就是,第一场由冷凌风对阵司徒无言;第二场由阳斩星对阵欧阳百知;最后一场,不用说就是王落辰和毕世明的战斗了。

    场次排定,双方的比斗就正式开始了。

    只见冷凌风将自己头上那顶高帽子的系带紧了紧,挺直腰杆儿,精气神儿十足地走进了由双方人马围成的比斗场地。

    相比而言,个子既不高大,容貌也略显猥琐的司徒无言则在气势上就比他差了很多。

    两人往一比斗场中一站,就从观感上来讲,很多人就不自觉地感觉,司徒无言跟冷凌风对阵,肯定是必败无疑的。

    事实上,就是大家不这么感觉,司徒无言也是必败无疑的。

    因为跟王落辰他们这边安排王落辰跟毕世明比斗一样,由于他是三人中实力最弱的,所以他也是被派来送分儿的。

    这种意图,王落辰从他一出场时脸上的表情,就看出来了。他跟阳斩星相视一笑,然后向冷凌风喊道:“冷师兄,大家都是年轻人,彼此没有深仇大恨,待会儿下手不要太重才好。毕竟,大家日后还是要相见的。”

    冷凌风向听了之后,向他回应到:“师弟放心,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同门,我总要给你些面子的。哈哈。”

    说着,便猛地一蹬地面,犹如凌空飞渡的神仙一样,潇洒飘逸地弹向了司徒无言。

    司徒无言听到了他和王落辰的对话,心中气恼他们两个语气中对自己的轻蔑,便迎着朝自己攻击而来的冷凌风边打出了一招《丹枫折桂手》中的“举手摘枫”,边气呼呼地怒斥道:“冷凌风,你莫要嚣张,待会儿我就让你这冰轮一闪闪不出来。”

    冷凌风见他出招儿来挡,呵呵一笑,说了句“只怕你嘴上的工夫厉害,身手上却没那个本事”,便跟他战到一处。

    两人拳脚并用,你来我往,连续过了十余招儿,司徒无言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眼见对手越打越快,自己难以应付,心有不甘的司徒无言,突然后撤,顺势打出了自己的元力化形武器,一株高达数丈的荆棘。

    “你确定要进行元力比拼吗?”

    冷凌风见他被自己逼出了元力化形武器,知道他是被自己逼迫的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心中不禁窃喜。

    不过,他这人不比阳斩星。他比较心慈,并不想在这种争夺战中以元力伤人,便不由自主地提醒了对方一句。

    他这意思很明显是在告诉对方,你不要太拼了,赶快认输算了,反正你是来送分的。

    而且,既然你是送分的,我只要拿到你这一分就好,不想伤你的。

    他这样说本是好心,谁知被司徒无言听去,却觉得他这样说又是在讥讽自己。心中一点儿也不领情,反而还加快了向他的元力化形武器中灌注元力的速度。

    瞧他那架势,大有跟冷凌风拼命的意思。

    冷凌风看在眼里,觉得他这人真是不知道好歹,倘若真要伤到了他也怪不得谁了。便无奈地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彩云追月给催生了出来。

    见他也调出了元力化形武器,场边观战的弟子都知道他们这是要比拼元力了。害怕被他俩给伤到,便都纷纷后退了几步,将他们两人战斗的圈子又扩大了几分。

    “啵啵……”

    他们刚刚退开,司徒无言的那株荆棘上半尺长的尖刺便纷纷剥落,向着冷凌风激射而去。

    冷凌风见他的荆棘刺飞快地向自己飞来,也赶忙催动自己头顶上那一轮明月,放射出了点点三寸多长的寒光。

    尖刺和寒光聚集在一起,相互湮灭,发出了一串串元力激荡的声音。

    两人的尖刺和寒光便这样不断地发射,不断的湮灭着,并维持着一种相互抵消的平衡。

    然而,这种现象只是暂时的。

    是比斗就会有输赢。他们两人的这场比斗也不例外。

    随着两人元力在这种对抗中不断地被消耗低掉,他们中元力存量较少的司徒无言那种荆棘上所激射出的尖刺,便越来越少了。

    而与之相反,他对手的那轮弯月上,依旧在大量输出寒光。

    这种情形便导致,他的尖刺越来越比不过人家的寒光,以至于它们被寒光给给彻底围剿了。

    眼看自己的尖刺几乎是还没有发出去,就被人家的寒光给消灭的干干净净。司徒无言急了,便将自己体内剩余的全部元力向荆棘疯狂地灌注进去。

    荆棘得到了新元力的补充,开始疯狂生长起来。

    它一边继续激射着尖利的荆棘刺,一边伸展着自己的枝条向冷凌风缠绕过去。

    “师兄小心!他的荆棘枝条能够形成荆棘囚笼困住敌人。”

    见司徒无言又使出了这一招儿,曾经跟他交过手的王落辰知道他的意图,便赶紧向冷凌风发出了提醒。

    “没事儿师弟,这小子的这点儿伎俩对我没用。你看我怎么破了他。”

    说着,冷凌风也向自己的彩云追月灌注了更多的元力。

    那彩云追月被灌注了元力之后,变得更加地形象生动,就仿佛是真的云朵和明月一样。

    这是元力化形武器被武者修炼到无限接近元力拟态武器时,在形态上的表现。

    这种形态,虽然还是元力化形武器,但已经具备元力拟态武器的威力,完全可以克制司徒无言的荆棘。

    只见那几朵彩云托着那轮弯月飞快地迎着荆棘布满坚持的枝条飞去,在接触到那些枝条时,枝条便好像受到了特别巨大的挤压一样,纷纷爆掉了。

    这还不算什么。

    在那些枝条爆掉之后,那轮弯月突然从彩云之中穿出,向一把镰刀一样在荆棘的主干上砍削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把那荆棘数尺粗细的树干给砍出了一道深深的缺口。

    “好啦,司徒,快认输吧。你不是冷凌风的对手的。要知道,他还有绝招冰轮一闪没出,你的元力化形武器就已经支撑不住了。若是他使出绝招来,恐怕你这会儿就该躺在地上了。”

    眼看荆棘就要被冷凌风的明月拦腰折断,欧阳百知向司徒无言发出了提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